分享到:

重建中国经济学的若干基本问题

始于20年前的中国经济改革已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中国经济以惊人的年增长率迅猛发展,但与经济实践相比,中国经济学本身的发展却不尽人意。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理论经济学的发展基本上沿三条主要线索展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社会主义经济学(包括“苏联范式”)和西方经济学(包括“美国范式”)。“苏联范式”在50年代末到1978年这一期间最为活跃,而1978年以后,中国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发生重大转折,“苏联范式”随着“文革”的结束而日渐式微。以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的广义马克思主义学派与中国改革实践相结合并进行理论创新,经济学的“中国范式”正在形成之中。与此同时,西方经济学作为人类创造的思想成果之一,与西方先进技术一起,被介绍和引进到中国来,并在中国经济学界大行其道。1994年初,笔者在《21世纪:重建中国经济学》一文中曾对我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阶段和前景作了总体判断,后引起连锁反响。①目前,理论经济学研究呈现出预料中的百家争鸣...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福建论坛(经济社会版)》1999年11期
福建论坛(经济社会版)

论马克思经济学的社会性视角

政治经济学,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其研究对象究竟是什么?这是关系到政治经济学发展与创新的重要问题。当蒙克莱田置“政治”于经济学前之时,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范围已由自然物资扩展到社会经济问题。只是边际学派产生后,数学分析工具的应用和资源配置问题的凸现,才在杰文斯、马歇尔的示范下,经济学被分化出来,政治文化问题在经济学的研究视野里被淡化乃至消失。当前,中国经济学界的相当数量的学者,特别是某些青年学者,极度崇拜主张研究资源配置的西方经济学,而置社会制度文化背景于不顾。实际上,经济现象、经济系统是社会现象、社会经济系统的一部分。只有把经济系统当作包括政治、文化、制度等因素在内的社会大系统的有机部分,才能科学地解释和说明经济现象和经济运行。马克思从创立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之时起,确立了科学的研究视角:社会性,揭示物的关系背后的人与人的社会关系,构建了科学的劳动价值论,超越了古典经济学派。发展与创新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必须理解和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1999年03期
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

论马克思经济学中的唯物史观的意义

马克思的经济学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研究对象,而在对这个“具体”的研究中马克思还得到了一些更为一般的认识,这些认识具有方法论的意义,因为它可以用于指导许多具体的经济研究。其中,马克思所得到的唯物史观的重要性是勿庸置疑的。一、马克思、恩格斯自己的评价马克思认为,从总体来看,经济学自斯密和李嘉图以来就没有什么进步。马克思希望他所进行的理论工作“为我们的党取得科学上的胜利”。[1]马克思对自己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非常重视的,马克思认为这是他十五年,即他一生的黄金时代的研究成果,而且是第一次科学地表述了对社会关系具有重大意义的观点。对于《资本论》,马克思认为它在理论上给资产阶级一个使它永远翻不了身的打击。另一方面,马克思并不认为他的理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在答复俄国马克思主义者查苏利奇的问题时,马克思郑重指出《资本论》所揭示的历史必然性“明确地限于西欧各国”,并不适用于俄国,因为“在这种西方的运动中,问题是把一种私有制变为另一种私有...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外国经济学说与中国研究报告》2010年00期
外国经济学说与中国研究报告

西方学者对马克思经济学态度的演变过程及其原因

本文以20世纪30年代“大危机”(以下简称“大危机”)的爆发、冷战的开始和结束为三个转折点,将西方学者对待马克思经济学的态度分四个历史阶段依次进行分析,其目的是为了能够更加客观地说明西方学者对待马克思经济学的态度及其原因。一“大危机”爆发之前马克思曾说,“德国资产阶级的博学的和不学无术的代言人”最初曾企图“用沉默置《资本论》于死地”1,不过,他所说的蓄意保持沉默的仅仅只是德国的资产阶级经济学者,而且,他所说的这种沉默仅发生在《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版出版后的一个短暂时期。从马克思写于1868年7月11日的一篇反驳文章看,在《资本论》第一卷出版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德国资产阶级学者至少已公开发表了两篇匿名书评。2值得注意的是,从现代西方经济学的角度看,当时德国经济学正处于历史学派这一非主流经济学派占统治地位的时期。马克思也认为,当时的政治经济学在德国“缺乏生存的基础”,“它作为成品从英国和法国输入”,这些“别国的现实在理论上的表现”,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家》2018年12期
社会科学家

马克思经济学对现代经济学的影响

一、引言2018年4月30日俄罗斯时事评论网刊载了一篇题为《马克思还活着》[1]的文章。文章称,中国为纪念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向马克思故乡特里尔市赠送了一座马克思塑像,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将亲自出席马克思塑像揭幕仪式,这表明“欧盟及其盟友内心精心掩藏着对马克思主义的忠诚”。无独有偶,早在2009年秋天,英国广播公司第四套节目(BBC4)在国际互联网上进行的“千年伟人”的活动中,马克思超越爱因斯坦、牛顿等人而位居第一。2018年5月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的纪念大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习近平同志高度评价马克思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理论是科学的理论,创造性地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马克思主义是人民的理论,第一次创立了人民实现自身解放的思想体系;马克思主义是实践的理论,指引着人民改造世界的行动;马克思主义是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始终站在时代前沿。虽然马克思一生涉猎极为广泛,正如恩格斯所...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78年10期
经济学动态

英美学术界近年来“研究”马克思经济学说的一些动向

从六十年代中叶以来,特别是近十年左右,英、美等国出现了一个‘研究刀马克思经济学说的浪潮。有的资产阶级经济学者,甚至把这个浪潮称为继二、三十年代“马克思学说的第一次复兴”之后的“第二次复兴刀。 英、美学术界近年来出现的这个“研究,马克思经济学说的浪潮,主要有那些征兆呢?大致可以提出以下五点: 第一,不少大学开设了有关马克思经济学说的课程。这是前所未有的。在英国,象伦软经济学院的威尔斯(Peter Wiles)和.赛(Meghnad Desai),格拉斯哥大学的米克(R.L.Moek)等开设了“马克思经济学”一课。据德赛在其1974年出版的《马克思经济学说》一书的序言里说,英国的大学原先井不开设马克思经济学说课程,主要在经济学说史里讲,近年来许多大学生对这种状况很不满,纷纷要求单独设课,因此一些大学陆续开设这门课了。 在美国,开设马克思经济学说课程的大学据说有十多家。讲授这门裸的主要是所谓激进学派的成员。如斯丹福大学,除1964年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