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古代伊朗宗教文化特征初探

曾有多种宗教在古代伊朗(18世纪末叶以前) 产生、交汇、发展和传承,古代伊朗的宗教文化对世 界许多国家和地区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下面 主要探讨古代伊朗宗教文化的特征。 1多元宗教文化交相辉映 伊朗在历史上是袄教、景教、摩尼教、伊斯兰 教、佛教、印度教等多种宗教的汇合地,其中产生深 远影响的主要是琐罗亚斯德教、摩尼教、景教和伊 斯兰教。 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ism)在中国史籍中称 “袄教”“火袄教”“拜火教”,是古伊朗最重要的宗教, 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宗教ll]。它是在基督教诞生 之前中东最有影响的宗教,是古代波斯帝国的国教, 犹太教以及后来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受了它很大 影响。琐罗亚斯德教的神“密特拉”也进人到罗马帝 国的宗教中。目前,在伊朗偏僻山区和印度孟买一带 的帕西人(Pasis)中仍有很大的影响。琐罗亚斯德教的 经典为《阿维斯陀》,“阿维斯陀”(Avesta)意为“知 识”、“福音”。其中最古老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西域研究》2006年01期
西域研究

它山之石 典范之作——玛丽·博伊斯《伊朗琐罗亚斯德教村落》汉译本评介

玛丽·博伊斯(Mary Boyce)教授,乃驰名世界的伊朗学家和琐罗亚斯德教研究专家,其深厚的学术功底和卓越的学术建树,使其在国际学术界享有崇高的地位。她的论著被译成各种文字被各国学者广泛引用。特别是她深入伊朗边远山区琐罗亚斯德教村落,进行一年的实地调查后写成的名著《伊朗琐罗亚斯德教村落》,更是运用历史人类学研究宗教的典范之作,以其翔实的第一手资料,深入的分析,卓越的见解,大大丰富了人们对琐罗亚斯德教的认识,成为该教研究者的必读之书。可是,由于各种原因,她的著作一直没有译成中文。2000年,张小贵、殷小平两位年轻学子,经玛丽·博伊斯教授授权同意,在林悟殊教授的指导下,首次将博伊斯教授这一专著译成汉文,并由中华书局于2005年7月正式出版。笔者作为两位译者的同门,有幸先睹为快,掩卷之余,深感眼界大开、获益良多,既为博伊斯教授严谨缜密、深入浅出论证所震撼,又为中译者准确清晰、通顺流畅的译文所吸引。欣喜之余,略抒拙见,愿与学界同好共享...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18年08期
贵州民族研究

东伊朗人的琐罗亚斯德教与萨满教关系研究

琐罗亚斯德教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世界性宗教,对后来的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有深远的影响,历史学家因此称其为“世界第五大宗教”。国外学术界对琐罗亚斯德教的研究已经很深入,英国学者玛丽·博伊斯撰写的3卷本《琐罗亚斯德教史》是该领域研究的杰出成就。而国内学者林悟殊的《波斯拜火教与古代中国》、龚方震的《祆教史》则是国内研究的代表性著作。但对于琐罗亚斯德教与萨满教的关系,学术界研究的人比较少。本文以教主琐罗亚斯德创作的经典《伽泰》为研究材料,结合人类学和宗教史对萨满教的研究成果,对该问题进行一个探讨。琐罗亚斯德教因其教主名为琐罗亚斯德而得名。信徒在火前祷告而又被称为拜火教,传入中国被中国古籍称为“祆教”。琐罗亚斯德教的主要经典是《阿维斯塔》,其最古老部分《伽泰》被学术界认为是教主琐罗亚斯德自己创作,保留在《耶斯那》的28至34章、43至51章、53章。琐罗亚斯德教基本教义是尊阿胡拉·马兹达为至高神;主张善恶二元论,即善和恶是世界的两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新疆艺术(汉文)》2017年03期
新疆艺术(汉文)

新疆与中亚承兽青铜祭盘的琐罗亚斯德教文化意涵——从帕米尔高原吉尔赞喀勒墓群考古发现圣火坛中卵石数目谈起

吉尔赞喀勒墓群出土的木火坛吉尔赞喀勒墓群出土的陶火坛一、在吉尔赞喀勒墓群中的卵石发现2013~2014年,我们在新疆帕米尔高原吉尔赞喀勒墓群(1)考古发掘出土了一批亚欧大陆范围内迄今发现最富特色的明火入葬火坛。我们从M11、M12、M15、M14、M9、M23、M25、M35中提取出12件木质火坛和1件陶制火坛,其中装盛着数量不等的卵石。虽然由于年久腐朽导致3件木火坛碎裂,致使我们无法确认这3件木火坛在入葬时人为放入的卵石数目,但我们却从相对完整的9件木火坛中分别发现了14、15、8、10、8、46(白、黑各23)、14、1、27枚卵石并在1件陶制火坛中发现了10枚卵石。我们在对火坛中的卵石进行整理探究时,发现装盛在圣火坛中的卵石数目蕴含着一定的宗教寓意,代表了早期琐罗亚斯德教教徒所尊崇的神祇。而每一个圣火坛中卵石数目的特定数字“1”、“8”、“10”、“14”、“15”、46(白、黑石子各“23”)、“27”则进一步向我们表明...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赤子(上中旬)》2014年09期
赤子(上中旬)

琐罗亚斯德教(祆教,拜火教)在新疆的传播、发展、消失

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ism)是在基督教诞生之前中东最有影响的宗教,是古代波斯帝国的国教,曾被伊斯兰教徒贬称为“拜火教”。琐罗亚斯德教的创始人是琐罗亚斯德(前628年-前551年),他出身于安息帝国的一个贵族骑士家庭,20岁时弃家隐居,30岁时受到神的启示,改革传统的多神教创立琐罗亚斯德教,但受到传统教祭司的迫害,直到42岁时,大夏的宰相娶他女儿为妻,将他引见国王,琐罗亚斯德教才在大夏迅速传播,77岁时他在一次战争中,在神庙中被杀身亡。一、琐罗亚斯德教琐罗亚斯德教:亦称为“祆教”、或“火袄教”,在西方当今的资料中也称之为“帕西教”,其基本教义为:1.崇拜最高主神阿胡拉玛兹达。认为他是万物之主,也是光明、慈善的主宰,先创造了天体,而后创造了万物之灵,再由“灵”演生出万物,其善体现在万物之中。2.主张善恶二元论。世界存在善与恶两种势力,主掌善的圣灵是斯班塔曼纽,代表了光明、美德、创造、善行、真理与秩序;而主掌恶的生灵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欧亚学刊》1999年00期
欧亚学刊

波斯琐罗亚斯德教与中国古代的祅神崇拜

源于波斯的琐罗亚斯德教曾经由中亚地区流入中国,其始通中国的时间,学术界意见虽未统一,但至迟在北魏时期,即公元6世纪初,则殆无分歧。〔1〕该教在北朝和杨隋,以“胡天”、“胡天神”名之;而在唐代,则以教、火教著称,这已成为史家常识。然该教流入古代中国后,究竟留下甚么影响,则还是一个聚讼纷纭的问题。认为该教不向汉人传教、对中国人无甚影响的传统看法,固然遭到学界的质疑;但要使人们认同该教对古代中国深有影响,则嫌论据不足,理由不能令人信服。其作为一个外来宗教,如何影响古代中国人?表现在哪里?影响有多深?这些均非容易说清理顺。本文拟在既往学者研究的基础上,就这些问题作一探讨,旨在厘清波斯琐罗亚斯德教与中国神崇拜之间的关系,论证琐罗亚斯德教僧侣并未以其完整的宗教体系来影响中国社会,但由于其信徒大量移民中土,信徒对神的祈祭活动,作为一种胡俗影响了汉人,并为汉人所接受,遂使神崇拜成为中国古代的民间信仰之一。一、从元代俗文学作品看神崇拜的烙印古代中...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