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公共空间的双重逃逸

今天,西方社会已经发展到信息化资本主义阶段,中国社会也正在经历迈向“信息时代”的巨大变迁,毋庸置疑的的是,网络逐渐或已经成为人的第二生存空间。尤其是,人们通过网络QQ以及手机短信进行的聊天日渐普及,“聊天”重新成为这个时代一个时尚的术语,并正在成为一种全新的“全民交往方式”。我们发现,从互联网聊天软件诞生至今,网上聊天不仅经历了参与者数量的巨幅攀升,而且正在经历聊天人员结构的巨大变化———从最初少数IT从业者,到部分中小学生和一些大学生(在时间上相对更多的“闲暇”,在经济上相对更加灵活的支配权,学习和生活压力的相对减小,以及互联网作为学习工具和作为休闲工具界限的模糊,已经让大学生成为互联时代规模最大、最为稳定的网上消费群体),再到目前相当部分的成年工薪族。聊天的场所,也已经从作为社会活动场所的办公室延伸到作为私人活动场所的家庭。可以说,互联时代,“聊天”的浪潮几乎席卷了各种年龄、身份、性别、职业、场所以及文化教养的人群。学术界对...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社会》2003年03期
社会

拓展公共空间,我们缺乏何种理念

近年来,由政府主导的社区建设蓬勃发展。关于社区的研究也成了学术界的热点。许多学者把社区建设看作公共空间发育的契机,期待其成为社会力量成长的舞台。然而,另一方面,他们又不得不承认,中国第三域的发展极为幼稚,公共空间的拓展任重道远。其原因何在?已有的讨论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试图从理念精神的层面作出回答。为此,本文将探讨如下问题:西方第三部门兴起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其背后有怎样的价值理念作支撑?我国社区建设中公共空间拓展的困难何在?我们缺乏何种相关的理念基础?这种理念的缺乏造成了怎样的障碍?西方第三部门运动兴起的时代背景 一个具体的社会,由于结构、功能的分化,可以划分为三个既相互关联又彼此独立的领域:政治领域、经济领域和狭义的社会领域。政治领域指国家,经济领域即市场,社会领域则是介于前两者之间的第三部门或公共领域。 20世纪60年代以来,英、美等发达国家掀起了一场范围广泛的“第三部门”运动。这场旷日持久的运动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社会》2003年03期
《安徽建筑》2003年04期
安徽建筑

城市地下公共空间标识系统设计

城市地下空间作为一项宝贵的自然资源日益为人们所重视,有效地开发和利用地下空间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发展趋势。尽管如此,仍然有许多因素影响制约着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特别是在比较复杂的综合性地下公共空间中,人们不易定位和确定方向会产生潜在的心理压力和紧张情绪。它往往给人们带来不便,造成时间和精力的浪费,遇到紧急状况时,还会导致人群疏散的混乱,造成较大的损失。日本曾对地下公共空间进行调查,发现超过80%的顾客在地下公共空间有过迷路的体验;而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市的一些主要地下商场,人们对它们总是避而远之,其主要原因是害怕迷路,而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因素就是缺乏完善的标识系统。所以,有效利用地下公共空间的最直接手段便是设置明确的标识系统。健全的标识系统,有很强、很准确的指导性,即使人们进入到一个陌生的地下公共环境,也应该能依靠完善的标识达到目的,更不用说标识系统对那些有语言、肢体障碍的特殊人群的必要性了。因此,标识系统在地下公共空间中的重要作用不容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贵州财经学院学报》2003年02期
贵州财经学院学报

社会公共空间与西部农村的发展——以贵州省安顺市J村的调查为主的社会学分析

最近几年 ,我国的西部开发运动虽然对西部的发展起到不少作用 ,但也存在很多局限性 ,比如缺乏对民间发展力量的培育 ,缺乏对发展主体多样性的重视 ,忽视了微观社会的收益问题等。这些局限性限制了西部开发对西部农村发展的直接和明显的带动作用。笔者从对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J村的调查中 ,似乎找到了西部农村发展的另一条路径———即利用当地的传统社会和文化资源以及与外部社会的交往 ,培育民间社会发展主体 ,以实现可持续发展。一、西部农村发展面临的社会结构性问题通过对东部与西部的发展条件的比较 ,我们会发现 ,西部农村发展存在着严重的社会结构性问题 ,这可能既是西部农村地区不发达的结果 ,又是他们难以获得发展的结构性障碍。按现代化发展的要求(现代化首先应是人的现代化 ) ,一个地方要发展 ,必须具备拥有相当资金、从事非农活动、掌握一定技术或拥有广泛的社会关系网络的社会群体 ,没有相当数量的中间阶层和上层阶层的出现 (包括外部进入 ) ,就不可能...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社会》2003年01期
社会

以公共空间形式进入中国的麦当劳

有人对中国的餐饮业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发展感到大惑不解:像麦当劳、肯德基这类完全不符合中国人饮食习惯的食品,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后,竟然受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的欢迎。究其原因,许多学者归结为麦当劳本身和营销学者所推崇的服务、效率、清洁和物有所值。然而,从麦当劳在中国及亚洲地区的发展来看j并非如此。麦当劳等类似餐厅能在这些地区取得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它能在当地社会中承担起公共空间的功能。 作为~个餐馆,麦当劳本来就是一个消费的公共空间,应该为消费者提供足够的空间以完成消费过程。然而,在其原产地美国,麦当劳是以汽车餐厅的形式进行销售的:几乎不必为消费者提供空间。有的地方即使有桌椅,也特意设计一些坐上去很不舒服的椅子,让人们快吃快走,几乎谈不上什么公共消费空间j、 与之相反的是,在中国乃至东亚地区,麦当劳所表现的公共空间功能却十分明确。城市中的人们需要公共空间作为进行精神交流的共同场域,但在中国(不论是香港、台北还是北京)这样的共同场域则非常稀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社会》2003年01期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6期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虚拟型公共空间与乡村共同体再造

一、乡村公共空间中的微信嵌入乡村公共空间是村民围绕公共话题(活动、事件)展开交往、沟通的公共场所,对维系乡村社会秩序,营造乡村共同体具有重要意义。改革开放40年以来,随着市场力量深度嵌入乡村社会,村民逐渐个体化,乡村社会逐渐空心化,乡村共同体渐渐解体。已有的河道旁、房前屋后、祭祀现场等村民交流交往的开放性乡村公共空间逐步解体。虽说集市、学校、小卖铺等尚能发挥作用,但公共空间的应然功能正慢慢丧失[1]。相关研究表明,市场力量对乡村社会的渗透为乡村公共场所、公共活动、公共权威、公共资源等支撑乡村公共空间的重要因素带来负面影响[2]。为此,理论工作者与实践工作者不断地探寻新的路径来拓展乡村公共空间,并形成两个研究取向。一是强化基础性权力作为乡村公共空间拓展的基础。乡村基础性权力主要包括乡村两委、乡村理事会。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全能型乡村治理结构的解体,乡村内生力量还未建立,由此带来乡村公共空间的衰败。为此,有学者指出,应该强化国家权力介...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