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现代散文的文体自觉

中国现代散文的成就昭示着五四文学革命的实绩,鲁迅先生认为“散文小品的成功,几乎在小说戏曲和诗歌之上。”[1]林语堂在1934年《人间世》发刊词中也认为“十四年来中国现代文学唯一之成功,小品文之成功也。”如果对这一现象作进一步审视,我们就不难发现在中国现代散文的初创期,新文学作家大多与散文结下不解之缘。鲁迅、周作人、郁达夫、朱自清、林语堂、茅盾、冰心、徐志摩、梁实秋、王统照等作家不仅向世人展示着他们独具特色的散文风格,更重要的是,他们中的许多人以其对散文独具慧眼的理解,创造出许多生动鲜活的散文体式,散文的文体在他们笔下,得到了真正自觉与自由的创造,正因为这一存在,现代散文的文体自觉才真正得以实现。一郁达夫《重印袁中朗全集序》中说:“大抵文学流派的起伏变化,总先有不得不变之势隐藏着了,然后霹雳一声,天下响应,于是文学革命乃得成功。”现代散文形成的情景也大致如此。周作人关于“美文”的一声号召,使浸渍了传统血液的散文猛然惊醒,现代散文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论周作人的散文文体

周作人是中国现代散文大家,其散文具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现代意义。自五四以来,周作人的“美文”提出至今,已近百年,对周作人散文文体的学习研究,逐渐成为专门之学,周作人散文大家的地位也确立于此。可以说,周作人是中国现代散文史上最具有现代意义的散文家之一,从文体角度展开研究可以更充分地认识其散文文体的独立性和内涵的丰富性。一,周作人阐释过多种散文文体,也创作过多种散文形式,美文、随笔、小品、杂文、笔记等文体都是他努力的对象。从文体概念角度对周作人所述的散文文体做辨析,有利于呈现其散文面貌,理清其散文观念,分析其散文特点。二,周作人的散文文体种类庞杂,形式多样,在创作中,周作人既坚持文体的独立性,使每一种文体形式有着自我的核心审美取向。但他在强调散文的独立性,净化散文文体的同时,又努力在散文文体中寻找突破的途径,使散文各体之间互相融合。三,周作人散文呈现出诗学特征。诗学特征是周作人是凭借语言符号所搭建的文体样式,周作人散文文体就是一个...  (本文共1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播电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3期
广播电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文体变革与现代散文的发展

在五四新文学运动之初,当“文学革命”的倡导者们致力于新文化建设的时候,散文也许不是最受重视、最被看好的文学门类。然而,“无心插柳柳成荫”,五四至三十年代中前期的创作实践表明:散文这一后来曾一度沦落到文学边缘位置的文类,在那时却是“绚烂极了”。[1]它的发展不但没有落后于诗歌、小说和戏剧,甚至“散文小品的成功,几乎在小说戏曲和诗歌之上”。[2]关于五四时期的散文小品获得成功的原因,已有不少研究者做过探讨,本文拟将文体变革作为切入点,进一步探寻现代散文发展的内在原因。一中国现代散文与小说、诗歌和戏剧相比,一开始就表现出了文体上的自觉与成熟。当时的新文学建设者一方面为现代散文进行文体上的溯源;一方面又认为应“彻底打破‘美文不能用白话’的迷信”。[3]于是,在这种双向的选择和创造中,建构起了现代散文的基本框架。这种文体上的选择,首先体现在“文类文体”的建设方面。我们知道,我国古代散文从文类角度讲是一个十分广泛的概念。它包括了韵文之外的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杭州师范大学
杭州师范大学

文体的“觉醒”-《骆驼草》周刊散文文体研究

创刊于1930年的《骆驼草》周刊,提倡“有闲”和“不谈国事”的趣味写作。这一看似“谈闲话、玩古董”式的写作,实际上却凭借其深厚的学养与明达的思想对多种散文文体进行了自觉的建构尝试。论文拟以《骆驼草》周刊作为研究原点,具体分析了在《骆驼草》周刊上的创作对于诗化散文、文化小品和笔记体散文三种散文的文体建构有着怎样的贡献,进而确认《骆驼草》周刊对于三十年代初期散文文体建构的意义。文章的主体部分共分为五章,导言部分在介绍《骆驼草》周刊的缘起以及现研究现状的基础上,总结研究的不足之处,进而确认论文的选题为《骆驼草》周刊对三十年代初期散文文体建构的影响。主体部分第一章对《骆驼草》周刊的基本运作模式和内容、主题进行探析,以期对《骆驼草》本身以及创作内容有一个较为全面的认识。在此基础上对《骆驼草》建构现代散文全新体式的“野心”做简要的概述。第二章主要探讨《骆驼草》对诗化散文意境的营造、性灵的彰显的影响,从题材、形式和写作手法等方面对于该类散文的...  (本文共10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自由的灵魂 闲适的境界

林语堂是中国20世纪的一位文化名人,也是一位有重要影响的散文大家。本文对20世纪30年代林语堂闲适散文创作进行深入研究。全文共分四部分:第一部分,30年代林语堂闲适散文的生成语境。从20年代林语堂开始倡导“幽默”入手,指明了作为客观条件的20年代末至30年代的社会、文化境况与他提倡幽默并着力创作闲适散文的关系,分析了他的思想和文学观念及其对散文创作的影响;第二、三部分分别从林语堂闲适散文的“思想内涵”和“文体特征”两方面深入分析了这一时期林语堂闲适散文的独特之处。在他的散文中,不仅体现出广泛而深刻的思想内容,而且还创造出中西合璧式的话语方式和文体模式,奠定了他在中国现代文学史、文体史上的地位。第四部分,对30年代林语堂的闲适散文创作作了力求客观公正的评价。在指出其历史局限的同时,重点阐述对当代散文创作、文化建设乃至人们的生活方式等方面的积极影响和有益启思,进一步阐明对这一课题研究的重要意义。  (本文共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文学评论》2007年05期
文学评论

论现代散文的文体选择与创造

曹聚仁先生在复旦大学的一次讲演中,曾提出了这样的观点:“由五四运动带来文学革命的大潮流,……弥天满地,都是新的旗帜,白话文代替古文站在散文的壁垒中了。就当时的情况来看,与其说是文学革命,还不如说散文运动较为妥切。代表文学的,只有幼稚的新诗,幼稚的翻译,谈不上什么创作;其他盈篇累牍的都是议论文字”①。曹先生出于对散文的偏爱,认为五四文学革命简直就是一场“散文运动”,甚至判定新诗、翻译以及其他文学品类都“谈不上什么创作”,这样的观点固然有其主观武断、贬低其他文类的偏颇,不过另方面也昭示了五四时期散文创作的辉煌成就。的确,在五四时期及30年代中前期,散文无论从创作队伍,从作品的数量、题材的广阔、表现手法的丰富多样和文体的成熟程度,都远远超过了其他文学品类。但对五四及30年代前期散文的研究,就目前来看还不够细致和深入。举例说,过去的散文研究者,一般较喜欢从科学民主,或从人的解放和反封建专制等方面来肯定五四以来的现代散文;还有的研究者热衷...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