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环境伦理学与人类中心论

自然界是否具有价值和权利,这对于人类来说并不是自古以来就成问题的,只有在人类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即人类耗费大量生态资源造成环境恶化的今天,它才成为人类急需探讨的问题。事实上,20世纪70年代才正式成为一门新兴学科的环境伦理学所关心的正是如何使人与自然界处于和谐状态,其中心议题就是自然界的价值与权利问题。应该说环境伦理学是对伦理学权利主体范围的又一次拓展。正如伦理学所考察的权利主体从拥有私有财产的白种男人逐渐扩展到奴隶、女性,现在人们又试图把权利主体范围扩展到自然界。莱奥波尔德(A.Leopold)就认为“伦理学的发展已经走了三步:最初的伦理学研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后来,伦理学扩展到研究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伦理学发展的第三步,是把它的研究扩展到人与大地的关系[1](P34 )。”只有深刻反思人与大自然的关系,人类才能重新建立起与大自然的和谐状态,解决生态危机问题,最终取得自身的发展。环境伦理学是人类对自己与大自然关系进行反思的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自然之思

随着生态危机的日益加剧和全球环境意识的逐步增强,生态伦理作为环境保护的伦理依据已日渐成为一门显学。对它不足百年的历史,西方学者做过广泛的探讨。然而,从哲学角度看,这些探讨极少以自然哲学为立论基础,还没有深入到生态伦理学所不可或缺的本体论基础和认识论基础。本文主要基于自然哲学同时兼涉本体论和认识论的视角,把生态伦理看成是解读人与自然关系的新范式,通过对西方生态伦理思想的演进历程、现实缘由、学理背景、逻辑框架等方面的考察,揭示和阐明西方生态伦理思想产生和发展的可能性、必要性和必然性,并据此预测其未来走向。全文重在回答两个方面问题:1.西方生态伦理思想何以产生?它产生的内部原因、外部条件是什么?2.西方生态伦理思想如何发展?其现有的体系应进行怎样的内部整合、外部融合才能达致超越?西方生态伦理思想孕育于18世纪后期至19世纪末。这一时期的法、英、德、美等国的浪漫主义思潮所表现出来的热爱自然、回归自然情绪感染着后世的思想家。梭罗就是在这种...  (本文共2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学习与探索》2008年06期
学习与探索

“环境进入伦理”的两种道德哲学方案——对人类中心论与非人类中心论之争的实践哲学解读

一、“环境进入伦理”与环境伦理学史的基本论争不论是在道德自我意识的维度上,还是在伦理承认方式的维度上,“环境如何进入伦理”之设问,代表了现代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之转变进程中,人们面对日益混乱的主观价值尺度和日益破碎的客观精神本质而试图重建我们时代的“价值理想”和“精神家园”的卓越努力。“环境如何进入伦理”的提问,落实到道德世界观上就是:我们如何在道德自我意识的主观价值尺度上超越自然与道德的二元论?进而认真地对待和反省各种互不相容的或者相互对立的道德主张或价值观念?同样,它在伦理世界观上的问题方式是:我们如何在主体间承认的客观精神本质上超越伦理与自然、义务与现实的二元对立?并深入地检讨我们认为是毋庸置疑的人性假设、文化约定和文明之预定?毫无疑问,任何一个现代人或现代社会都不可避免地遭遇环境道德观念和环境伦理的多元化。抽象的先验伦理学并不能有助于我们思入“环境如何进入伦理”的问题,它是专横的、褊狭的、自以为是的,它对同一性的迷恋与执著...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铁道师院学报》1999年05期
铁道师院学报

人类中心论:辩护与诘难

一、分清言说的层次与主题 人类中心论(或人类中心主义,anthroPocen-trism)是随着环境伦理学的兴起而逐渐引起人们注意的全球性话题。如果我们要想参与这一问题的全球性对话,提高对这一问题的讨论深度,就必须首先分清言说的层次,弄清西方的人类中心论与非人类中心论辩论的主题。 人们一般是在三种不同的意义上来使用“人类中心论”一词的。第一种是认识论(事实描述)意义上的:人所提出的任何一种环境道德,都是人根据自己(而非,例如,山羊或狮子)的思考而得出来的,都是属人(而非山羊或狮子)的道德。第二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人是一个生物,他必须要维护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在生物逻辑的限制内,老鼠以老鼠为中心,狮子以狮子为中心,因此,人也以人为中心。非人类中心论所反对的不是这两类人类中心论,这两类人类中心论是不必反对也反对不了的。 非人类中心论所要反对的是第三种,即价值论收稿日期1999一08一30一8一意义上的人类中心论。这种人类中心论的核心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曲阜师范大学
曲阜师范大学

对人类中心主义的批判性解读

不论是就西方环境伦理学的发展进程来看,还是就西方环境伦理思想诸范畴体系来说,人类中心主义范畴都具有毋容质疑的重要性。因此,要为合理形态的生态伦理学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彻底弄清人类中心主义的本质就成为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对人类中心主义的解读,不可简单、泛化地诉诸“人类”,而应紧密结合二元论思维来把握人类中心主义的特定内涵,并立足于把握特定历史阶段社会文化的固有局限,立足于透视特定社会生产方式及其制度的深层逻辑。人类中心主义与环境问题的关系是解读的关键所在,紧紧抓住这个关键点,有助于准确把握人类中心主义问题的根源和实质。学界对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解主要有三种:非人类中心论语境的人类中心主义、人类中心论立场的人类中心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视角的人类中心主义。非人类中心论语境的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论失误主要体现在:非人类中心论的哲学基础是情感主义,其理论有浓重的文学色彩或宗教色彩;非人类中心论不是在社会文化的意义上理解人,而是局限在生态学、生物学的...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国外社会科学》2009年03期
国外社会科学

西方生态伦理学研究的回溯与展望

生态伦理学(ecological ethics)也称环境伦理学(environmental ethics),是伦理学的一门分支学科。它最突出的特点是强调自然界的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将人对自然存在物的义务纳入伦理学关注的视野,进而将传统伦理学关注的人际义务扩展到代际之间。生态伦理学在西方发展的历史并不算长,但它对以人类为中心的传统伦理学提出了严峻挑战,以至于有人称它的兴起是伦理学上的一场革命。①受其影响,我国学界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加入到该领域的研究中,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本文即拟借鉴这些研究成果,对西方生态伦理学的发展历程进行全面回顾,在此基础上,对其未来的走势加以展望。一、西方生态伦理思想的孕育在西方,生态伦理思想的萌芽可以追溯到工业革命的早期。工业革命在促进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环境问题,从而促使人们对工业社会中人与自然的关系进行反思。但生态伦理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出现,则是西方特别是美...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