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政治经济学与城市管治

1 引言随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城市化的进程和社会、经济的发展 ,城市管治日益成为重要的议题。在发达国家 ,城市的政治和管理结构错纵复杂 ,城市规划、政府管理和私人机构的经济活动都会对各个利益团体产生影响。在发展中国家 ,由于城市不断扩展 ,城市化水平的提高 ,不少沿交通线的农村居民点转变成城镇 ,在大城市边缘或外围形成所谓“城乡结合体” (desakota) (McGee ,1 991 )。在这种范围广泛的都市化地区 ,如何协调基础设施和城市发展成为城市管治的重要课题。城市管治问题的出现实际上反映了改变现行城市管治模式的一种需要 ,试图通过对现行城市管理模式的探讨 ,寻找城市管治问题的根源所在 ,并试图提出解决办法。城市管治的焦点是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权力与责任的调整 ,主要是处理它们之间超越于市场经济范围之外的社会经济关系。也就是说 ,城市管治是要协调和改进在现行法律和市场规则下合法的关系 ,使这种关系更趋合理。城市管治首先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改革》2000年03期
理论与改革

突破政治经济学教程传统体例的思考

在我国 ,政治经济学教程沿袭至今的传统体例是 ,把政治经济学分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个部分 ,不论是题目截然分开还是篇章分开 ,总之 ,前一部分表述从简单商品经济到当代垄断资本主义经济的若干理论 ,后一部分论述社会主义 (主要是我国的 )社会经济过程。应当说 ,政治经济学教程的这种传统体例是人们对于社会主义经济过程的认识处于幼稚时期的产物。从斯大林时代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问世一直到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被废除为止 ,人们都遵从政治经济学教程的这种传统体例 ,不过是因为在这一时期中人们对于社会主义经济过程普遍抱有一种幼稚的看法 ,即认为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关系与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关系完全不同并且完全对立 ,资本主义社会运行的经济法则已被社会主义完全推翻 ,社会主义的经济过程按照与以往社会完全不同的方式和规律运行。于是 ,在这种幼稚认识的典型时期 ,人们以商品、市场、利润等范畴为鸿沟构造出范畴体系和概念逻辑不相干的两部分政治经济学 ;而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财专学报》2000年03期
黑龙江财专学报

对高校政治经济学教学内容改革的思考

一、必须重新正确认识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  1政治经济学本来就是经济学。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本来是同义语,但由于人们的误解,再加上我们所讲的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又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因此在教学过程中一直把它当做政治课,一直强调它的思想教育功能,却忽视了它作为一门完整系统的理论学科所应发挥的专业基本课的功能,因此有必要正本求源进行一些说明。从政治经济学名称的由来就可知道,他是相对于“家庭管理”而言,它的“政治”含义是指经济学范围已突破了家庭的局限,而扩展到了一个国家或社会的范围,完全是一个空间概念,不包括后来人们赋予它的那些涵义,西方经济学家一般均把“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作为同一语,可以替换使用。2重新认识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开放的科学体系,随社会实践发展不断更新理论,不同的历史时期所担负的历史使命也不尽相同,所要解决的问题也不尽相同。100多年前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指出“本书的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电大学报》2000年02期
天津电大学报

对我国现行政治经济学地位及作用的几点浅见

本文所言现行经济学是指适合我国当今经济发展要求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种政治经济学应是一种以马克思经济学中仍有现实意义的原理为基础,以中国经济建设的实践经验和理论总结为依据,以阐述现代市场经济理论为主线,同时吸纳古往今来一切有益的经济思想,借鉴当代西方经济发展中的科学因素,参考原苏联等一些国家的有关教训,并将诸多方面融汇贯穿、内在综合而构建成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体系。这种经济学饱含理论的科学性、前瞻性、深刻性和指导性,在我国社会主义经济现代化进程中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一、现行政治经济学的地位 (一)现行政治经济学是一门独立的经济基础理论学科 虽然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经济是基础,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但作为一门理论,政治经济学有着自己特定的研究对象(即生产方式),这就决定了在学科分野上,它应有自己明确的范围和独立的地位。因此应彻底摒除过去那种把政治经济学归属于政治理论范畴的作法,即把“政治经济学”当成“经济政治学”,当...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2000年04期
经济学动态

’99全国政治经济学学术研讨会述要

1999年11月23—25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主办的“1999年全国政治经济学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有关专家学者70余人出席了会议,就中国经济学理论的热点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一)改革时期经济学科建设的成绩和问题 周冰认为,改革20年来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发展演化的过程呈现出鲜明的阶段性特征,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从1978年至80年代中期,是围绕构建以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模式为中心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阶段;从80年代中期至1992年,主要是围绕着社会主义经济的体制模式和运行机制而进行的;从1993年至今,面临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目标已经确立后的理论体系的建立问题。改革时期中国学者在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建设方面取得的成绩十分显著,打破了苏联教科书体系的一统天下,形成了反映中国国情的多样化体系;然而还没有形成一套能够深刻揭示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生产关系和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的比较成熟的理论体系。之所以未能取得更大的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2000年01期
社会科学论坛

政治经济学:主义与方法

自配第以来,众多的经济学家就设想一种类似物理学那样的政治经济学,即抛开任何阶级、阶层、国度、团体歧见的“纯”经济学。这种设想在20世纪被简化成这样:只要“数学化”,政治经济学就可以加入自然科学的“科学之家”──否则,政治经济学就不是科学。虽然一个世纪过去了,“数学化”也往前走了几步,可是,距设想中的自然科学的标准仍不知几千里也!更令经济学家汗颜的是,在追求“数学化”的过程中,却将政治经济学的主体──观念和概念的发展忽略了,以致凯恩斯之后,几乎没有任何新的理论思路出现。 经济学家不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客观”地、“公正”地对待人群,并按上帝的旨意给人类以指导。经济学家都是现实的人,是有七情六欲和个人利益的,他们的利益又必然地归属于社会的阶级和阶层,并由此而纳入社会的阶级矛盾和经济矛盾之中。而且,他们所面对的,就是这种以阶级关系为主体的经济矛盾。不论是从“主观”──经济学家的个人利益,还是”客观”──作为对象的经济矛盾出发,他们都不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