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技术与时间架构中的人学思考——对《技术与时间:爱比米修斯的过失》的理性审读

我们置身其间的这个转型期社会,既有人文精神的失落,人文价值的丧失,人文关怀的淡漠和人文理想的贫瘠,也有不懈追寻人文意义的呐喊与实践,法国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所著的《技术与时间:爱比米修斯的过失》一书为我们审思人学问题提供了新的视角。法国伽利略出版社推出的《技术与时间》,在法国文化界引起了较为强烈的反响,被视为1994年法国哲学界最具影响力的著作之一。《技术与时间》全书共分三卷,“爱比米修斯的过失”是其中的第一卷,中译本由裴程翻译,译林出版社2000年1月出版。《技术与时间:爱比米修斯的过失》一书的学术视阈开阔,显现了作者的胆识和理性自制。该书由古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和爱比米修斯兄弟的故事切入,综合了以西蒙栋、吉尔、勒鲁瓦-古兰等为代表的技术进化理论和以海德格尔为代表的生存现象学理论,通过对人类固有的两大品质———“代具性”和“缺陷存在”的阐析,重新探讨了技术与时间在人类本性中的地位和功用,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2018年02期
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

论斯蒂格勒的“知识无产化

在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的哲学思想中,“知识无产化”无疑扮演着重要角色。在他看来,作为“良药”的技术在数字化时代已经异化为一种统治力量,即技术代管人及人的知识,也就是说,无论是大众还是知识分子,其生活知识与行动知识均已脱离自身而仅仅存在于机器中,一旦离开技术设备,人们将是知识上的“无产阶级”。斯蒂格勒将这一现象称为“知识无产化”。他认为,“知识无产化”是一种“非经济”的包括消费者在内的资本主义新型剥削形式,是对人们思想与知识的掠夺,它将进一步导致个性化的缺失以及情感与欲望的迷失。正因此,要想解决“知识无产化”,就必须为异化的技术所操控下的时代和人寻找“解毒”方案。在斯蒂格勒的哲学中,这一方案主要是贡献经济力和普遍器官学,借助于这一方案可以帮助人们走出技术“座架”,从而走向一个充满“负熵”的未来。一、技术对人与知识的代管众所周知,无产阶级是在历史唯物主义视域中对生产资料以及财富无占有的阶级,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93年03期
经济学动态

西方经济学家关于经济组织及制度研究的深化和宽化

一、斯蒂格勒与产业组织理论 斯蒂格勒是芝加哥学派在微观经济学方面的代表人物,他是产业组织理论或称产业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斯蒂格勒之所以在1982年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因为他在产业组织和政府管制方面的开创性研究。瑞典皇家科学院在授桨公报中这样评价斯蒂格勒的主要成就:“通过长期和广泛的实证研究,乔·斯蒂格勒为市场运行的研究和产业结构的分析作出了重大贡献。作为这一研究的一部分,他对经济法规如何影响市场作了探索。他对产生经济法规的诸力量的分析,已开辟了一个经济研究的全新领域。斯蒂格勒的成就使他成为市场和产业结构应用研究领域(产业组织)的学术带头人声他的独特的研究成果,还使他被公认为‘信息经济学’和‘管制经济学’的创始人,以及边缘学科—法律经济学的先驱之一。” 西方所谓的产业组织理论和经济学,是二战后迅速发展起来的一个微观经济学分支,是对微观经济学的细化和深化。它研究各种市场结构形成的原因、在不同的市场结构下生产者的行为方式及其对市场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哲学研究》2017年03期
哲学研究

信息存在论与非领土化的新型权力——对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的解读

德里达的弟子斯蒂格勒是当代法国最重要的左翼思想家,他的《技术与时间》的中译本陆续在中国出版。在《技术与时间》第2卷中,斯蒂格勒对信息技术革命之后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存在进行了深刻的哲学分析,这也是他后来对数字化资本主义进行全面批判的理论基础。特别是在第三章中,斯蒂格勒对网络信息时代中数字化商品生产与新型权力的关系进行了系统的思考,集中讨论了由信息技术生成的全新社会存在论和先天媒介综合构架,以及信息商品价值论,并明确指认了信息革命所带来的“非领土化”将导致一切传统社会权力的深刻改变。一、记忆工业:信息-编程化先天媒体综合在斯蒂格勒看来,去与境化的知识是对人的生物性种族记忆的中断,而技术义肢则是对人的存在的外延式替代。他想让我们意识到今天发展着的信息技术和编程工业正在建构出一种新的先天技术综合(synthétisant techniquement),它直接替代了康德已经剖析的先天观念综合。这里,康德是斯蒂格勒继胡塞尔、海德格尔和德里达之...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象学与哲学评论》2017年01期
中国现象学与哲学评论

“第三记忆”探赜与辨正——论斯蒂格勒技术现象学中的一个核心概念

斯蒂格勒关于技术现象学的多卷本著作《技术与时间》,把技术视为人的构造的一个重要环节,指出人(“谁”)是通过技术的代具(“什么”)而被发明的。而人作为此在,本质上又是由时间性所构成的,与此同时,向此在显现的存在也仅仅在时间性中显示自身。这就意味着,对于此在而言,时间和存在均通过技术代具而被构造。努力表明技术及其发展如何塑造时间性和此在之存在,特别是揭示在当今时代,确正性(orthothèse)技术和记忆代具(Prothèse)的工业化生产如何导致普遍的时间性的“迷失方向”和“存在之痛”,是该著作的主要贡献。在斯蒂格勒的上述工作中,技术代具之所以构造此在的时间,主要是因为技术作为第三记忆(常常也被作者称为“第三滞留”),扩展和重构了此在的时间性(它原本只具有原初滞留和第二记忆)。因(1)此,第三记忆是斯蒂格勒技术现象学的核心概念,“后种系生成(piphylogntique)”、“已经在那(dj1-l1)”(2)等其他重要概念...  (本文共23页) 阅读全文>>

《知识经济》2013年12期
知识经济

斯蒂格勒在信息经济学和管制经济学中的方法论建树

一、斯蒂格勒主要经济理论概述斯蒂格勒是芝加哥学派在微观经济学方面的代表人物,是信息经济学、管理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于198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认为消费者在获得商品质量、价格和购买时机等信息上成本过大,使得购买者既不能,也不想得到充分的信息,从而造成了同一种商品存在着不同价格,这是不可避免的、正常的市场现象,并不需要人为的干预。这一观点更新了微观经济学的市场理论中关于一种商品只存在一种价格的假定。在研究过程中,斯蒂格勒还把这种分析延伸到劳动市场。这些研究开创了一个被称“信息经济学”的一个新的研究领域。此外,在经济管制的研究工作是斯蒂格勒又一贡献。一方面,斯蒂格勒以其对自由市场原则的坚定信仰以及对市场运行的深刻理解,向我们揭示了真实市场运行的若干规律;另一方面,他以他的严谨的方法与态度研究和分析了许多经济政策特别是管制政策运行的确切后果,并以这些事实为依据,有力地为自由市场制度提供辩护。他力图论证“看不见的手”在当代仍可获得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