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纪的孤独 民族的孤独——《百年孤独》之孤独心理解析

作为一部情节离奇,想象丰富的作品,《百年孤独》是一部不朽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从社会历史的角度看,这是一部真实生动的民族史,它展示了一个家庭的兴衰过程,实际再现的却是哥伦比亚农村近百年的历史。而从心理学的角度看,《百年孤独》又是一部记载着家庭与民族的心理症结的病历档案,它用多种手段剖析着一种普遍心理状态的病态表现,并冷峻地指明了这种病症的最后发展结局。 作者马尔克斯毫不隐避他的创作意图,给小说冠以醒目的标题:《百年孤独》,让“孤独”一词先入为主地凸现出来,表明了其创作思路。同样,在文中他亦不厌其烦地强调布恩地亚家庭中每个成员的孤独,以及弥漫于整个马贡多镇每一处空间的孤独。可见,在小说中孤独是一种普遍的心理症结,它存在于集体而非个体当中。而且这孤独是祖先遗留的一笔债务,世代须为此负责,不容推诿。 一、坚韧的遗传基因 布恩地亚家庭散漫而自闭,每个成员都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各自画地为牢,甚至对自己都感到陌生。他们不愿与外界联系,即使在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03年01期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在无爱中播种,在无望中求生——试论《百年孤独》中的女性

奥古斯丁曾说:“人的创造,都来自一种爱的源泉。”家庭是感情之国,是生命的庚续,是社会存在的基本方式,而女人则是家庭的天使。她们以温柔、亲切和爱的神秘使一个家庭有序,进而使整个社会有序。女人们习惯于在爱情那里寻找心灵的安宁和生命自由体现的感觉,强烈的渴望理解,寻找心灵的依靠。然而,布恩地亚家庭的女性却给人另一种感受。这是一群奇特的女人,一群令人心颤的女人。她们在与世隔绝的愚昧、落后、闭塞、冰冷的土地上播下一粒粒孤独的种子,又在一群好功尚武、放纵情欲、耽于幻想的男人们无休止地破坏与重建中竭力维护、支撑着整个世界,以她们令人惊异的坚韧维护着整个家族的秩序,企图以自己的双手挽住历史不断转动循环的轮子,以免陷于虚幻之中,陷于毫无意义的轮回之中。可是,她们又挣不脱锁在自己心灵上的铁锁,每个人都试图挽一把他人,却终究只能遥遥相望,眼巴巴地看着他人及自己苦苦挣扎于那一方方的格子之中。面对命运,她们在不断重演的历史悲剧面前无处逃遁,无法掌握自己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

理想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冲突——解构《红楼梦》与《百年孤独》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百年孤独》是拉美文坛的杰作。它们都以描写一个大家族数代人从发迹、鼎盛到衰败的百余年漫长的过程,表达出整个社会的滞重。在创作手法上却各具特色,《红楼梦》是一个由社会—贾府—大观园—怡红院组成的空间向心环状结构,《百年孤独》则是从第一代的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分成阿卡迪奥与奥雷良诺两个系统直至第七代长猪尾巴的奥雷良诺,是一个按时间顺序的链状结构。中西两位伟大小说家都是以几代人为基础建立循环式的小说结构,极力把各种纵横交错的母题组成一个协调的整体。长篇小说的主要成就就在于它能以批评的态度来重建一个新的世界观。它根基于现实,却要越进一个假想的“非现实”层次里去。《红楼梦》与《百年孤独》的作者的伟大就在于他们创造了一个发自内心的世界,它不是现实世界的重复,而是要谴责它的丑恶和虚假,因此他们探求,他们重建,他们发明。对这个世界和这个时代,他们既不进行复制又不使其理想化,也不简单地加以歪曲。他们从中截取的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2015年03期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

析《百年孤独》的后现代主义特征

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通过讲述马贡多小镇布恩地亚家族七代人的离奇命运及小镇的创建、发展、繁荣、衰败直至消亡的历史,将小镇最初的原始荒凉、外来文明的入侵、连年的内战,外国势力的压迫、新工业的兴起等现实和大量的印第安神话传说、圣经故事、民间故事、夸张、幻想或虚构的事情糅合在一起,使读者感到扑朔迷离,似是而非,惝恍怪诞,不可思议。本文拟从不确定性和互文性出发,通过分析小说在时间、空间和人物形象的不确定性以及小说与其他文本的互文性,小说内部要素之间的互文关系来探讨《百年孤独》的后现代主义色彩。一、后现代主义及特征后现代主义是指20世纪中叶以来广泛存在于西方文学、哲学、历史和艺术等众多人文社会科学中呈现出的一种具有反传统色彩的哲学与文化思潮,具有极大的包容性、多样性、开放性和延展性,作为后工业社会和晚期资本主义的产物,后现代主义是对20世纪欧美社会动荡不安的社会现实的批判反思及其时代精神的反映。虽然后现代主义文学具有纷...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丛》2013年01期
南方论丛

“爱自己的敌人”——《百年孤独》链接神话之叙事

马尔克斯喜好用预言性的句式,比如《百年孤独》的著名首句,以将来过去时态合成,营造文本某种寓言品格。由于寓言具有枯死与繁荣、消亡与创建的二元辩证性,可以远隔时空依旧呼唤意义的执著,拉丁美洲魔幻现实借用此术,是当然。半个世纪以来,全世界都不能否认拉丁美洲文学带来的旋风,但若将如此文学语言的冲击仅仅局限在一个家族从“猪尾巴”到“猪尾巴”,或者是创世到消亡,实在太表面。故此本文认为有必要讨论《百年孤独》建构历史的话语方式,即深入文本语言表层去探究其要素关联的深处。正如笔者他文指出的“操控死亡时间”,叙事者喜欢用一种如同“上帝”般的百无不能百无不知的语气:在最有骨气的老军人赫里奈多·马尔克斯在“无法想象”的“凄惨”雨天由送葬队伍扛着经过时,乌苏拉许下等到天晴就死的诺言。她晃着“传令天使”般的手姿对棺木中的将军告别:“再见吧,赫里奈多,我的孩子,”她喊道,“请代向我的亲友们问好,跟他们说等天晴时我们就见面了。”[1](p300)这位将军似乎...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下)》2017年03期
美与时代(下)

《百年孤独》的艺术特色及现实启示

《百年孤独》的艺术风格十分独特,作者马尔克斯站在时代毫不相关的东西,可以通过梦魇魔术般的捏合在一起制造的高峰,开辟了一种新的艺术视野,既气势恢宏又奇幻诡丽,既神奇。《百年孤独》奇异的情节非常之多,这也是它与传统现实荒诞离奇又虚实相生,作品想象丰富、构思奇妙,粗犷处寥寥主义文学故事的不同之处《。百年孤独》中的故事带有虚幻性、离数笔,就将十年内战的血腥冷酷描绘得淋漓尽致;描写热恋中奇性,既荒诞离奇又虚实相生,魔幻与现实交织得错落有致,更情欲的煎熬,却又是那样的细腻、传神,如慕如诉。马尔克斯深刻地刻画了1830年至19世纪末哥伦比亚的百年孤独。《百年以深刻而又犀利的笔墨,展现了拉丁美洲近百年来那“孤独”的孤独》中的魔幻事物虽然不是真实的,不是客观存在的,但是,现实和深厚的历史文化意蕴。作为一部丰富的、多层次的小说,却从一定意义上再现了拉丁美洲原始信仰意义上的现实生活。《百年孤独》将现实的世界置于魔幻之中,在艺术表现上谲诡多二、《百年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