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纪的孤独 民族的孤独——《百年孤独》之孤独心理解析

作为一部情节离奇,想象丰富的作品,《百年孤独》是一部不朽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从社会历史的角度看,这是一部真实生动的民族史,它展示了一个家庭的兴衰过程,实际再现的却是哥伦比亚农村近百年的历史。而从心理学的角度看,《百年孤独》又是一部记载着家庭与民族的心理症结的病历档案,它用多种手段剖析着一种普遍心理状态的病态表现,并冷峻地指明了这种病症的最后发展结局。 作者马尔克斯毫不隐避他的创作意图,给小说冠以醒目的标题:《百年孤独》,让“孤独”一词先入为主地凸现出来,表明了其创作思路。同样,在文中他亦不厌其烦地强调布恩地亚家庭中每个成员的孤独,以及弥漫于整个马贡多镇每一处空间的孤独。可见,在小说中孤独是一种普遍的心理症结,它存在于集体而非个体当中。而且这孤独是祖先遗留的一笔债务,世代须为此负责,不容推诿。 一、坚韧的遗传基因 布恩地亚家庭散漫而自闭,每个成员都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各自画地为牢,甚至对自己都感到陌生。他们不愿与外界联系,即使在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03年01期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在无爱中播种,在无望中求生——试论《百年孤独》中的女性

奥古斯丁曾说:“人的创造,都来自一种爱的源泉。”家庭是感情之国,是生命的庚续,是社会存在的基本方式,而女人则是家庭的天使。她们以温柔、亲切和爱的神秘使一个家庭有序,进而使整个社会有序。女人们习惯于在爱情那里寻找心灵的安宁和生命自由体现的感觉,强烈的渴望理解,寻找心灵的依靠。然而,布恩地亚家庭的女性却给人另一种感受。这是一群奇特的女人,一群令人心颤的女人。她们在与世隔绝的愚昧、落后、闭塞、冰冷的土地上播下一粒粒孤独的种子,又在一群好功尚武、放纵情欲、耽于幻想的男人们无休止地破坏与重建中竭力维护、支撑着整个世界,以她们令人惊异的坚韧维护着整个家族的秩序,企图以自己的双手挽住历史不断转动循环的轮子,以免陷于虚幻之中,陷于毫无意义的轮回之中。可是,她们又挣不脱锁在自己心灵上的铁锁,每个人都试图挽一把他人,却终究只能遥遥相望,眼巴巴地看着他人及自己苦苦挣扎于那一方方的格子之中。面对命运,她们在不断重演的历史悲剧面前无处逃遁,无法掌握自己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百年孤独》追忆遗忘的“木头脸”叙述

(1)李政文摘译:《苏联杂志介绍加西亚·马尔克斯及其创作》,张国培编:《加西亚·马尔克斯研究资料》,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84年,第207页。(2)张志强:《世纪孤独——马尔克斯与〈百年孤独〉》,海口:海南出版社,1993年,第108页。(3)何榕译:《加西亚·马尔克斯在诺贝尔文学奖金授奖仪式上的讲话》,张国培编:《加西亚·马尔克斯研究资料》,第152页。加西亚·马尔克斯说:“要是想不起番石榴的香味,我就知道,我已经把历史和故土的联系丧失殆尽,因为我是在巴塞罗那写作。”(1)番石榴是南美洲一种常绿灌木,球形果实,香味浓郁,是马尔克斯的历史故土记忆。他认为:“精选素材有可能提炼出番石榴的香味。”(2)在《百年孤独》中,他通过“许多年以后”、“若干年后”、“当……时”等富有节奏的叙述时间,把涌动着的遥远忆想与叙述现时巧妙结合,充分调动读者的感官与经验,借助精选的拉美历史素材,“提炼出”故土记忆中的番石榴芳香。在1982年的诺贝尔...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灵魂孤独与人性救赎:《百年孤独》的魔幻叙事艺术

在魔幻现实文学领域中,《百年孤独》是一颗闪烁着夺目光彩的明珠。故事讲述马贡多小镇和布恩地亚家族的兴衰变化与传奇故事,记录了家族命运与百年历史,是重复地叙述相同而荒唐的命运,是拉美国家几百年命运的缩影,独具意味地隐喻着人类“文明”史的建立、发展与终结,在荒凉失落与荒唐可笑中诠释宿命式的轮回。[1]家族中人物名字是相同或相近的,预示着他们拥有殊途同归的孤独命运。《百年孤独》以布恩地亚被捆在树上为开端,以他被蚂蚁吃掉为结束,通过细腻丰富的笔触、大胆自由的想象、魔幻的叙事艺术,讲述布恩地亚家族命运与历史,刻画人物孤独的灵魂与自我救赎,进而体现出个人、家族及全人类的悲悯与孤独情怀,让人们重新思考时代发展与人性变化。一、《百年孤独》倒叙方法揭示灵魂的孤独倒叙是《百年孤独》中最具特点的叙事方式,在作品前讲述后来出现的故事,以此推动故事发展、表现人物性格。部分学者将此方式命名为“前瞻性叙事”。作品开端的叙述很有特点,“虽然经过很多年,每当奥连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天涯》2017年05期
天涯

并不“魔幻”的《百年孤独》

2017年6月15日的《伦敦书评》杂志,刊载了弗雷德里克·杰姆逊的文章:《没有魔幻,没有隐喻》,在文中,杰姆逊对出版至今已五十年的名著《百年孤独》做出了解读。杰姆逊指出,《百年孤独》的所谓“孤独”,不应被理解为情感上的痛苦——它首先应该被理解为“自主”:马孔多是世外桃源、是与旧世界没有关系的新世界;住在那里的人,是一个家族、一个王朝。而马孔多最初的孤独,就是一种纯粹和无辜、是一种与尘世苦难相隔绝的自由。从寓言的角度看,马孔多代表的是拉丁美洲在世界体系中的独特性,或者哥伦比亚在拉丁美洲中的独特性,或者甚至是马尔克斯的故土(加勒比海岸)在哥伦比亚和安第斯山中的独特性。所有这些视角,都标志着小说开端之新颖,及其乌托邦实验的企图。杰姆逊认为,《百年孤独》借用了诸多既有的小说形式,比如“家族小说”。小说里出现了很多家族,也正是这些家族故事,构成了马尔克斯所谓“魔幻现实主义”的内核。但是在这表象之下,《百年孤独》的家族故事又有新的特点:一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涯》2017年05期
《唐山文学》2017年04期
唐山文学

浅析拉美魔幻现实主义在《百年孤独》中的体现

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是拉丁美洲文化传统与现实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品,《百年孤独》即是拉美主义的结合体,也是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根基所魔幻现实主义下的代表作之一,对当今文坛起了重在。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作为传统现实主体的创新与要的启迪作用。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作为传统现实主发展,对后人观念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百年孤义的衍生品,其中不乏存在一些传统现实主义的韵独》是马尔克斯的代表作品,也是拉美魔幻现实主味。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中存在着“乡土文学”题义下的经典作品。本文主要以《百年孤独》和拉美材,而这些题材更加接近平民的生活实际,广受拉魔幻现实主义概念为出发点,提出拉美魔幻现实主丁美洲人民青睐,逐渐成为拉丁美洲文学主流。义在《百年孤独》中的体现。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从字面意义可以划分为: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也就是起源于拉丁美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是在近代从拉丁美洲逐渐兴洲,通过魔幻的表现手法来表现社会现实。从表达起的一种理念,影响力也是逐渐扩大,对后人理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