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时期哲学社会科学功能再探

党的十六大召开前夕,在不到一年时间内,江泽民同志就加快发展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问题,连续三次发表重要讲话。胡锦涛同志对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也很关心。继江泽民同志和胡锦涛同志关于哲学社会科学的多次谈话之后,中共中央提出并下发了“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自觉地把思想和认识从那些不合时宜的观念、做法和体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教条式的理解中解放出来,从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在认识世界、传承文明、创新理论、咨政育人、服务社会方面不断作出新的建树。毫无疑问,这是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福音。本文将围绕哲学社会科学的理论创新在国家知识创新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问题,略呈一孔之见,从一个侧面表达学习中央文件的欣喜和某些体会。“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体系中的“创新动力论”江泽民同志在提出并发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过程中,胡锦涛同志在进一步阐发“三个代表”重要思...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时期哲学社会科学功能再探

党的十六大召开前夕,在不到一年时间内,江泽民同志就加快发展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问题,连续三次发表重要讲话。胡锦涛同志对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也很关心。继江泽民同志和胡锦涛同志关于哲学社会科学的多次谈话之后,中共中央作出了“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自觉地把思想和认识从那些不合时宜的观念、做法和体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教条式的理解中解放出来,从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在认识世界、传承文明、创新理论、咨政育人、服务社会方面不断作出新的建树。毫无疑问,这是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福音。本文将围绕哲学社会科学的理论创新在国家知识创新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问题,从一个侧面表达学习中央文件的欣喜和某些体会。一、“三个代表”思想体系中的“创新动力论”江泽民同志在提出并发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过程中,胡锦涛同志进一步阐发“三个代表”思想的过程中,都一再地论及“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兰州学刊》2017年06期
兰州学刊

国家创新体系:从概念到研究方法

“国家创新体系”(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这一概念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末期,其产生的理论背景主要是在新古典经济学框架下,经济学家们无法更好地解释技术、知识和创新在经济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这种情况引起了一些学者对主流经济学理论的不满,也促使他们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角度去探索更具解释力的新概念与研究方法,其中,“国家创新体系”概念的出现就是这方面努力的重要成果之一。现在,“国家创新体系”概念及其研究方法已经深入到了对各种创新活动的研究中。同时,这一概念也被不同地区、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学者们广泛使用,它已经成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欧盟、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等国际机构在创新研究领域中的主要方向之一。可以说,“国家创新体系”概念的出现是当代创新研究领域中最有意义的贡献之一。另一方面,虽然“国家创新体系”概念已经在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得到了成功普及与运...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天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天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价值哲学视角下的国家创新体系运行机制

一、国家创新体系的提出“国家创新体系”一词最早由Lundvall提出,后由Freeman在研究日本的经济运行、科技政策和经济绩效时给出了最初定义:国家创新体系是由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中的各个机构组成的网络,这些部门和机构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从而促成了新技术的发开、引入、改进和扩散[1]。此后,学者们开始从不同角度对国家创新体系进行了大量的研究。通过梳理不难发现,前人的研究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其研究成果主要集中于3个领域:国家创新体系的主体构成、运行机理与机制、创新绩效评价方法。第一阶段,国家创新体系的概念描述和主体构成界定阶段。在这一研究阶段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于对创新主体的界定,其主流观点认为国家创新体系是一个包括政府、企业、高校、各类研究机构(含企业内部的研发机构)等机构间互动、协作的网络系统。其中:政府是国家创新体系的指挥和协调者,承担宏观调控作用;高校和研究机构是新知识、新技术的供应者;企业则是新知识、新技术的需求者,负责...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化工高等教育》2017年04期
化工高等教育

基于国家创新体系的科技创新实践

大学是遗传和环境共同作用的产物,承担着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的使命。一流大学、高水平大学与一般大学的区别主要在于,大学在国家创新体系中承担了什么样的职责,为解决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一、高校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主体国家创新体系(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又称国家创新系统,是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一种理论。1987年,英国经济学家克里斯·弗里曼(Christopher Freeman)在其著作《技术政策和经济运行:来自日本的经验》中首次使用“国家创新体系”这个概念。弗里曼将国家创新体系定义为“由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中各种机构组成的网络,这些机构的活动和相互作用促进了新技术的开发、引进、改进和扩散”[1]。1995年,美国学者亨利·埃兹克维茨(Henry Etzkowitz)提出了国家创新体系的“大学-产业-政府”三重螺旋模型。在该模型中,大学是知识创新的主体,是原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现代管理科学》2013年04期
现代管理科学

技术能力与国家创新体系新思考:关于中国的案例研究

一、导言李斯特在1841年出版了《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从国家的角度研究后进国家的政治经济发展问题及相关政策;另一位经济学家熊彼特在1912年~1942年间的一系列著作,专门探讨了技术创新在经济增长过程中的作用和相关问题研究。1987年以后的经济学家主要是将李斯特和熊彼特的理念结合起来,并进行深化研究,使得国家创新体系的理论研究提升到新的高度。这其中主要以三位经济学家的研究为代表,分别是伦德瓦尔以“用户一生产者”相互作用为切入点进行的“国家创新体系”研究,理查德·纳尔逊对美国支持技术进步的制度———即美国创新体系的研究及C·弗里曼对二战后日本创新体系的研究。Lundvall以微观切入宏观的研究开创了国家创新体系研究的微观学派。他通过考察“用户一生产者”相互作用的微观机制研究了国家创新体系的各组成部分并探讨了国家边界在此过程中的重要意义。相对于Lundvall从微观角度来讨论宏观的国家问题,Nelson对二战后美国和Freema...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郑州师范教育》2013年04期
郑州师范教育

丹麦国家创新体系的构成和特点研究

21世纪以来,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知识经济的不断发展,各个国家日益重视创新在社会政治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把建立国家创新体系作为重大战略目标。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水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国家创新体系的完善程度。在《全球创新计分牌2008:国家创新绩效的动力》(TheGlobal Innovation Scoreboard2008:The Dynamics ofthe Innovative Performances of Countries简称GIS2008)报告中,丹麦位于“创新绩效较好的国家”群组之中。在由欧盟发布的《创新联盟记分牌2011》(Innovation Union Scoreboard2011)中,按照创新指标,把参与创新排名的27个欧盟国家分为四个群组:创新领导组(Innovation leaders)、创新跟随组(Innovation followers)、中等创新组(Moderateinnovators)和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