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球形闪电何以诡异

球形闪电一直都保持着它那神秘而诡异的面孔:一个闪亮的、柚子大小的蓝色火球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有时钻入居室,有时会出现在飞机周围,甚至还会从飞机那封闭的玻璃窗户钻入!有的持续几秒种,有的则持续几分钟之久,有的球形闪电还会发出嘶嘶的声音。谁第一次见到这怪火球,都会被吓倒。它们的出现和行为都如此诡异,因此长期以来,科学家都拿它没办法,无法对它做出合理的解释。虽然以前的科学家曾提出了很多猜测,有的认为是电磁辐射异常造成的,有的认为是反物质造成的,有的认为是在闪电击打下,物质颗粒缓慢燃烧造成的……但这些都只是猜测,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不久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科学家通过数学方法来描述离子积累的情况时,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技术与市场》2018年09期
技术与市场

神秘“球形闪电”为可控核聚变铺平道路

据国外媒体报道,科学家终于创造出了被称为Shankar斯格米子(Shankar skyrmion)的神秘粒子,距离它首次被理论提出已经过去了40多年。而且,科学家在这一过程中可能还模拟出了罕见的“球形闪电”现象——在量子尺度上。研究者表示,这一发现不仅将帮助解释风暴中出现球形电流的神秘自然现象,而且还可能为核聚变反应堆中获得更加稳定的等离子体铺平道路。这项新研究由美国安默斯特学院和芬兰阿尔托大学的科学家合作完成。研究团队在极端低温的量子态气体中合成了一个三维的斯格米子。这个三维粒子由玻色-爱因斯坦凝聚体(玻色子原子在冷却到接近绝对零度时所呈现出的一种气态、超流性的物质状态)的自旋场构成的扭结(knots)组成。研究人员称,这种奇特的拓扑结构可能与球形闪电有着某些共同特征。“从本质上,只利用两条反向循环的电流创造出合成电磁扭结,也就是量子球形闪电,这很不可思议,”研究负责人,阿尔托大学的Mikko Mttnen说,“因此,天然的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物理教师》2004年08期
物理教师

自然界的一个不解之谜——球形闪电

闪电是下层大气的放电 .闪电的本质是由富兰克林、罗蒙诺索夫和黎赫曼 (后者为雷电实验而丧生 )用实验揭示 .罗蒙诺索夫用验电器发现 ,大气中永远存在电场 ,而在雷电到来之前大大增强 .地球的电场位于带负电的地球表面和带正电的高层大气之间 ,它是由宇宙线和地球天然放射性活动 ,造成空气分子持续不断电离而形成 ,因此大气电场的方向自上而下 ,它的场强大约有 1 0 0V/m .带电云是雷电到来之前电场骤增的原因 .云里的电荷分布是这样的 :少量正电荷在云的底部 ,大量负电荷在中下部 ,大量正电荷在顶部 .因此总的来说 ,雷雨云下方是由地表指向云层的下部 .雷雨云中的电荷是从哪里来的 ?云中的水滴、冰晶受到大气电场的影响 ,在重力作用和上升气流的猛烈冲击下 ,发生互相碰撞、摩擦和破碎过程中会带上电 ,因而云中骤增着大量的电荷 .在赤道地区 ,这过程尤为激烈 ,雷雨多而强 ,上升气流可达 8~ 1 0m/s的速度 ,水滴破碎成更小的水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少男少女》2016年16期
少男少女

俄罗斯神秘桥梁神秘抖动

众所周知俄罗斯的伏尔加河是欧洲最长的河流,蕴藏着俄罗斯文化,当然也出现不少神秘传说,在它的源头梅德韦季察丘陵,屡屡出现奇特的现象。有专家分析,俄罗斯出现的幽浮,竟然都会穿越这个地方,还有当地的夏天都会有规律的球形闪电飞来飞去,实在很诡异。根据凤凰网报道,2010年俄罗斯南部伏尔加河大桥发生波浪状的离奇摇晃,当时好几辆正行驶在桥上的车子,也跟着不断滚动,景象十分可怕。警方紧急封锁了这座当时才通车半年的大桥,事后专家进行检察,发现桥梁根本没有裂痕没有损坏,为什么会摇晃让专家们大伤脑筋。这座大桥所在的伏尔加河又称窝瓦河,从莫斯科西北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星星(作文100分)》2017年06期
小星星(作文100分)

闪光的园丁

名师档案:黄国清,笔名猎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厦门市曲艺家协会会员。发表过各类文学体裁的作品900多篇,多次获得省级以上文学奖项,已出版《旷野中跳跃》《无名高地》《在》《四十之前》《球形闪电》等诗文集,有作品入选《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春》2017年08期
青春

何骋的诗

新雨诗我无法想到,多年后它将成为一道惊雷在无数个清醒的夜里滑动。像一块顽石,又像一个玲珑的结局。新雨初下,而我走上旧途。艰难的日子似乎已经过去,生活看起来光洁,如水汽缭绕的草坪。旋转餐厅梧桐恢复了往日的绿,小鹿涌现在街道,练习她们渴慕的颤音。“远道而来的挫败感,你好,妈妈,今天我想起一位远去的朋友。愿我们夏日的手风琴能为你拂去一些倦意。”二十二年,他沉默地藏在云中。穿过那些人群,我很清楚:像一只缓缓游动的巨龟,红叶李仍然密谋着深渊与球形闪电,在高处,俯视着越来越小的我。唯有自行车永久,忠于每一位伤心的骑士。“你说,猪肉脯是什么滋味?”他有时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青春》2017年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