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评郭沫若同志的《奴隶制时代》(一)

前言 我国学术界关于中国古代史分期也就是关于周代社会性质问题的争论,已进行了四十多年,历史学家郭沫若同志则一贯认为周代是“奴隶制时代”。这观点或学说,近十多年来似乎巳成为“定论”,或被当作权威性的“定论”来看待。 但是,我认为,如果从先秦的全部第一手材料出发并以马克思的历史科学方法对之进行研究的话,那么,便很难认为这一观点或学说是符合中国古史的实情的。所以,我从来不同意这一观点或学说,三十多年来在著述上或在课堂讲授中,都曾提出过异议并作过反驳。当然,郭沫若同志是革命前辈,对他个人,我个人是极其尊重的,然而,比较地说来,我更尊重历史,更尊重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科学。更重要的是,对中国古代史分期的争论,是涉及到应该如何判断、认识周代和先秦的社会性质的问题。此间题不解决,则先秦的经济史、政治史、哲学史、文学史、教育史、军事史、风俗史都无法顺利地深入地进行研究。可见这一“争论”关系到如何认识中国历史的发展阶段和发展历程,其意义远远超过任何个...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东北师大学报》1982年01期
东北师大学报

评郭沫若同志的《奴隶制时代》(二)

郭沫若同志所谓的“奴隶”,竟能受到“超经济剥削”和“超额的剥削”,竟可以出现“应有的耕作之外的超额耕作”,其全部劳动不是“表现为无偿劳动”,而是按规定与“奴隶主”共同“分成”:“奴隶妙的生产“三分要献出二分”,留下“一分”以维持自己的“衣食”。郭沫若同志认为:“奴隶”的“耕作”是有一定的“定额”的;“奴隶主”对“奴隶”的刹削也是有一定的“定t”(定度)的。对于这样的“奴隶”,马克思则名之为“农奴” 由上述看来,可知郭沫若同志所说的“奴隶”乃是有“土地”、有“家室”、“有家业”的“被束缚在土地上”的、依附于大土地所有者的小有产者。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这乃是“依附农”或“农奴”。这说明,郭沫若同志在为“中国古史分期”时所谓的“奴隶”,是不同于马克思和一般社会科学中所谓的“奴隶”这一概念的。 正是由于对“奴隶”这一概念的认识不同于马克思,所以郭沫若同志认为周代的“奴隶乡竟能受到“超额的剥削”和“超经济剥削”,竟能将自己的农业劳动力与...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东北师大学报》1982年02期
东北师大学报

评郭沫若同志的《奴隶制时代》(三)

同样的原因,郭沫若同志宣称,这种所谓“奴隶”还有服兵役的义务,而且能够“披坚(坚甲)执锐(说刃),地“拱卫”奴隶$ll国家的“国王”。他是这样说:“这些“·…殉葬者,除掉可能有少数近亲者之外,必然是一大群奴隶,有何可疑呢?奴隶移会里,是兵。工农兵是没有十分分工的,耕田时是农,服役时是工,有事(骥:指战争)所以这些带武器的殉葬者也可能都是生产奴隶。即使是已经脱离了生产的时被坚执锐便(奴隶),有如 此多的脱离生产者拱卫死的国王,必然还有更多的脱离生产者(骥:指脱离生产的“奴隶”)拱 卫活的国王。”(86页) “在古(骥:指周初)工农兵是不分质的,即所谓‘寓兵于农,。有事时被坚执锐是兵,无 事时耕田种地便是农。(骥:据《酒浩》)只要饮一下酒便要杀,足见这些人的身分究竟是什么 了。(骥:意为这些人的身分乃是“奴隶”)”(1佗1页) 郭沫若同志在此说的“奴隶社会”“寓兵于农”,也就是“寓兵”于“奴隶”;“奴隶刀阶级竟要服兵役,“奴隶刀竟能...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文史知识》1986年06期
文史知识

奴隶制时代的中国

一、奴隶制时代的基本特征和我国奴隶制时代 一个社会究竟具备一些什么条件,才算奴隶社会?照恩格斯的著作看,首先要有农业与畜牧业的分工,接着是农业畜牧业与手工业的分工,最后是农业、畜牧业、手工业与商业的分工,商人阶级的出现。商人阶级独立出现之日,便是奴隶社会成熟之时。世界古史上的奴隶制时代的许多特征,可大致归纳如下:(一)铁的发现和使用,(二)农业及手工业的进步;(三)城市工商业的发达;(四)自由竞争的激烈;(五)奴隶阶级与奴隶主阶级的尖锐对立和贵族奴隶主与工商奴隶主(即平民)的斗争;(六)法或法制的出现;(七)宗教经典的形成,(/、)学术上的百家争鸣的激烈八九)统一集权帝国的出现八十)封建等级国的出现和没落。所有这些,在封建制时代未必完全没有,但第一次达到全盛,却在奴隶制时代。 关于我国的奴隶社会,我认为,不妨以公元前2200年夏朝开始之年为始,到公元二世纪下半期的东汉后期为止。这样讲,是不是有理由呢?从社会发展史的一般规律看,就...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北京社会科学》1987年02期
北京社会科学

郭沫若对《奴隶制时代》一书的增改手稿被发现

郭沫若对《奴隶制时代》一书的增改意见手稿在旧书中被发现了。这一珍贵手迹,写在《奴隶制时一代》一九六六年校样本上。 《奴隶制时代》一书是郭沫若研究我国古代社会的重要论集之一,写于一九五O年至一九五二年。一九五二年由上海新文艺出版社首次出版,嗣后经一九五四年人民出版社改排印行,一九五六年科学出版社新一版印行,至一九六六年,均未做较大更动。书中收录十六篇论文和两篇后记。 一九六六年三月初,郭沫若对此书作了一次较大的增改:增加了十三篇论文,增删了儿幅图版。从手迹上可以看出,郭沫若是经过认真考虑,反复修改的。遗憾的是,紧接着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使此书未能改成,作者的改版意见也被搁置下来。在这场巨大的变故中;郭沫若的改版手迹也遭到厄运,被遗失了。有幸,我们在十多年后又终于发现了这一珍贵手迹。 郭沫若一九六六年增改此书的目的,是为了使中国古代社会分期的论点更加充实,奴隶制的下限更加明确。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郭沫若学术思想的发展过程,有利于对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89年06期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论孔子的民本思想

春秋以来,民关系国家兴亡的思想有了发展,并在这一思想基础上,提出了“夫民,神之主也。”这标志着民的地位有很大的提高。孔子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仁”,从.而极大地丰富了民本思想,把民本思想推进到了一个新阶段。 “仁”是春秋时代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化、过渡时期,新兴个体私有制和氏族公有制对立矛盾中的产物,具有春秋时代的特征。正如郭沫若在《奴隶制时代》中说的:“新兴地主阶级和旧时代的上层奴隶主们争取生产者,生产者的价值、地位、身份都逐渐提高起来。这反映在意识形态上,对于人的看法不能不起‘改变。这改革,显著地表现在儒家所强调的 ‘仁’。,, 孔子的盆仁”有两个基本含义:一是“仁也者,人也”(《孟子·尽心下》),说人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只有人才有群体观念,才懂得爱自己的同类,只有爱自己的同类才称得上是人。二是“合而言之,道也”(同上)。“仁”是为人之道,是人类社会之道,要尊重人,帮助人,正确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从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