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话语系统转换的历史合法性——“五四”文化激进主义与白话文运动

“在我自己 ,觉得中国现在是一个进向大时代的时代 ,但这所谓的大 ,并不一定可以由此而生 ,而也可以由此得死。”[1] 这是上个世纪鲁迅所做出的清醒而充满热望的评判 ,面对生死际汇的“大时代” ,人们做出怎样的价值选择 ,以走出文化困境 ,成为民族新生的关键。“五四”文化激进主义以对传统文化的彻底批判 ,成为推动中国文化现代化转型的强力。“五四”白话文运动就是在这种强力推拥下发生新旧话语系统的历史性转换 ,并由此完成了中国文化生命力的新陈代谢。一、世纪末对“五四”白话文运动的质疑2 0世纪 90年代思想界展开了对文化激进主义的大规模的反思。“五四”新文化运动也在这个新的语境中受到了全面的质疑 ,并由此波及到思想的敏感带———文学。“五四”新文化运动确实是在具有激进色彩的“革命”氛围中展开的 ,而彻底被革了“命”的似乎只有文言文。因此 ,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极端思维方式引导下的语言断裂 ,“是强行改变一个民族的语言系统” ,不仅“自绝...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文学自由谈》2001年04期
文学自由谈

创作话题之拉锯──两种话语系统的并存与互动

你的《此时此地的写作》一文读过了。应该承认,就文章本身来说,是写得挺好,挺有见解的。此前我也读过你发表在报刊上的一些文章,对你这些年在文学批评上所表现出的锐气,深表赞赏。但有些观点我却心存疑惑,未必同意的。现特提出,以为解惑。在正式进入话题之前,我认为有必要确立一个讨论问题的前提,这个前提就是:当今我们是处在什么样的文化语境中答案是明确的:我们是处在一个多元的文化语境中。在这样的文化语境中,各种话语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平等交往、互动互补的问题,而不是孰优孰劣、扬此抑彼的问题。确立了这个前提以后,我们就好讨论问题了。就小说创作来说,当今的确存在着两种或者更多种的话语系统。一种是如同你所说的“对当下生活敏感、并乐于与卑微的日常细节相结盟的作家”的话语系统。这些作家所创作的作品,大多是面对着个体的日常生活,特别是比较隐秘的私人生活包括私人情感、情欲、性欲等等,这些作品用现在文坛上一种比较流行的说法,就是比较“个人化”或“私人化”的,是一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人民周刊》2016年19期
人民周刊

新话语系统背后的大众价值观

过去我们的话语系统包含一些明显特点和重要价值元素,比如官本位与级制度、统一思想与集中权力、全民讲政治等等。这已反映在各种社会活动中,比如经济活动中也充满了军事术语:“突击队”“排头兵”“大兵团作战”等等。作为比较,西方的话语系统也与其文化源头有关,即所谓西方文明有三个源头:古希腊文明、基督教文化、罗马法。在此基础上注入了文艺复兴时的人文主义,再加上价值观多元,从而形成与我们过去单一性话语系统大相径庭的话语系统。比如,我们关于南海问题原则立场的宣传片可以到纽约时代广场去播放,西方人觉得亦无不可。从社会结构和政治体制方面讲也是如此。社会主义制度是一元化领导,要求集中力量办大事,这就意味着政治上思想上的统一,因而必然构成大众的同一种话语系统。而西方的多党制和多元价值并存,必然形成多种话语系统或主流价值观基础上的多元并存,没人要求某一种话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苏教育》2017年39期
江苏教育

实践可能:班主任专业成长的灵感与行动

班主任专业化发展更多地立足于行动层面,从班主任工作所涵盖的一切领域入手。不过,从蔡舒老师的成长历程中不难看出,班主任工作的那份灵感却片刻也未曾离开过,这份灵感为班主任工作带来了更多的可能。―、铸就班级灵魂,建立属于自己班级的话语系统一个班级的灵魂就是这个班级具有象征意义的标杆,也就是这个班级的核心之所在。铸就班级的灵魂,便要建立属于自己班级的话语系统,这样的话语系统是一种氛围的熏染、环境的调适和向心力的聚集。蔡舒老师认为“孩子的教育需要爱的鼓舞,要帮助他们唤醒自信”。因此,她每接手一个新班级后,“便会帮助每一个孩子发现自己的‘绿手指’,发现自身的优点”。每一个孩子的“绿手指”的发现,便汇聚成了属于这个班级的“绿手指”,“绿手指”便是这个班级的灵魂,个体优点的积聚便形成了这个班级的话语系统,当这个班级以整体对外呈现时,各个个体的优点便形成了一道道屏障或是风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蔡舒老师是在为班级建设找寻着多样的可能。二、凝练班级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职业教育》2017年13期
现代职业教育

“互联网+”时代下高校人文教育话语系统面临的挑战及对策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互联网犹如一个生态的核心,正悄然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行为习惯和思维方式。网络语境不仅带来了新鲜的思想元素,也使得语言形式更为丰富,话语应用更为广泛,但同时,网络语境也给人文教育的权威性产生了一定的消解,高校也要与时俱进,根据时代特点和学生特点,寻求应对“互联网+”时代的新路径。一、“互联网+”释义“互联网+”战略是以互联网为平台,通过信息通信技术,将互联网和传统的各行各业“加”起来,可以表示为:“互联网+××传统行业=互联网××行业”,比如我们熟悉的“淘宝”,就是传统集市+互联网形成的。但是,这绝对不是两者的简单相加,而是以互联网为平台,以信息通信技术为媒介,使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进行深度融合,从而创造新的发展生态。比如在教育领域,就有面向中小学、大学等人群的开放课程,你可以足不出户在家上课,比如超星课堂、网易公开课、微课、慕课等。二、“互联网+”时代下高校人文教育话语系统面临的挑战固然,大学生“网来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公关世界》2016年07期
公关世界

政治话语系统:中国文化软实力提升的瓶颈

中国文化软实力与经济实力不相匹配,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原因何在?多种原因中很重要一点是话语系统的制约。关注中国参与的国际对话,不难发现一个很有趣同时引发思考的现象,来自中国政府官员与世界大多数国家官员的话语系统存在明显差异。习惯于“讲政治”的中国官员,无时无处不采用政治话语系统,这个系统很独特,往往让人听不懂,甚至误读。讲政治是我们的优势,但政治泛化和泛政治化,尤其不分场合讲政治,难免把自己置于尴尬境地。比如,到世界各国去办孔子学院,目的显然不能仅仅定位为汉语传播,很重要的是文化传播,让世界了解这个文明古国秉承的核心价值观,恰恰是“仁、和”,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种文化和价值观的传播是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应当大大方方,理直气壮,然而长期以来我们过度强调文化的政治属性,认定西方文化进中国是“文化侵略”,特别是西方核心价值观更带有“反动性”。既然反对别人的文化或价值输出是“文化侵略”,那么我们当然不敢言文化和价值输出,于是,一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