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非农业地租并非由农业地租决定和调节——评古典地租理论的一个教条

马克思曾经指出:“亚·斯密的巨大功绩之一在于:他说明了,用于生产其他农产品(例如亚麻、染料植物)和经营独立畜牧业等等的资本的地租,是怎样由投在主要食物生产上的资本所提供的地租决定的。在斯密以后,这方面实际上并没有任何进步。”[1]694他又指出:“至于建筑上使用的土地,亚·斯密已经说明,它的地租的基础,和一切非农业土地的地租的基础一样,是由真正的农业地租调节的。”[1]874而“真正的矿山地租的决定方法,和农业地租是完全一样的”[1]876。显然,马克思和斯密都认为:其他任何形式的地租(包括城市地租和粮食种植业以外的广义的农业地租)都是由“真正的农业地租”调节的。他们所说的“真正的农业地租”,就是粮食种植业的地租。而我国的一些经济学家,至今仍然在重复斯密和马克思的上述观点,[2]也可以说,在马克思以后,这方面实际上同样没有任何进步。其实,“非农业地租由农业地租决定和调节”,是古典地租理论的一个教条,它没有任何理论上的和事实上的根...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00年06期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

“资本主义”地租

课本第5页:“另一些人则把土地租给别人经营,以收取地租”中的“地租”一词虽不能说错,但用得不准确,很容易使学生感到疑惑:收取地租的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财会学习》2015年18期
财会学习

浅谈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地租问题

一、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地租存在的理论问题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地租属于经典的经济学范畴,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总是将其与私有制、剥削联系在一起,对其进行革命,而在新中国建立以后就变得悄无声息了。共产党通过在会议上不断的提出相关的法案使得非劳动收入不等于剥削,不论在理论还是实践上,往后城乡居民收入的一个新的增长之处就是土地财产的收入。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已经包含了私有制劳动收入以及非劳动收入,地租与其是有密切联系的,所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体系也要包含地租。首先,土地承包经营权地租存在的基本条件就是农村的土地资源。中国本就有着比西方更为严重的人地矛盾,而新中国成立后人口的剧增,使得这一矛盾更加严重。并且耕地的污染又在不断的加重,农田的营养比例下降,农田产量不断下降。在对我国的耕地数量与质量的目前及以后的发展情况分析看来,我国的耕地供给有着很明显的完全无价格弹性的特点,所以稀缺耕地资源进行配置时,必须要地租其功能。其次,土地承包经营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海》2014年01期
学海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地租问题研究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地租之理论困惑作为经济学经典范畴的地租,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总是被与私有制、剥削相联系,当作革命的目标加以限制或取缔,在新中国建立以后很快销声匿迹。党的十六大提出了“必须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重要论断,2004年《宪法(修正案)》随后对加强保护公民私有财产进行了宣示,党的十八大又提出了要“多渠道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的号召,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不再把非劳动收入等同于剥削,今后土地财产性收入无疑成为城乡居民收入新的增长点。既然私有制与非劳动收入都已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容,与之紧密相连的地租也亟需纳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体系。自从李嘉图把地租称作“对使用土壤的天然而不可毁灭的肥力所作的支付”以后,经济学普遍认同地租是为使用土地资源所作的支付这一概念,只是在地租量的构成与决定机制方面还存在认识分歧。然而,地租这一流传久远的经济范畴之所以建国后从经济学视野中消失,主要与我们习惯于将经济问...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海》2014年01期
《历史档案》2013年01期
历史档案

清代雍和宫的香灯地租

香灯地租是雍和宫重要的收入来源,因此负责管理雍和宫的内务府设立了一系列制度保证地租的全征全解。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地租很难足额征收,以至于成为困扰雍和宫的一个重要问题。目前学界关于雍和宫香灯地亩的研究尚少,有关地租征收的研究亦属空白,本文依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与雍和宫管理处合编《清代雍和宫档案史料》中的相关档案材料,对清代雍和宫香灯地租征收、拖欠情况以及内务府的应对办法进行梳理,并揭示导致地租大量拖欠的原因。一雍和宫香灯地租的征收雍和宫的香灯地亩,分布于近畿的荣城、霸州、良乡、密云、顺义等29个州县,其地租专门供给雍和宫购买香供、开办道场、发放办事人员及诵经喇嘛钱粮等项目。作为皇家寺庙,雍和宫的庶务归内务府管理,其香灯地亩由内务府和理藩院负责购买,由所在州县官召佃耕种,地租征收由州县和三旗银两庄头处会同办理。征收完成后,交内务府广储司存贮,每月由雍和宫事务处呈请领取,按时向广储司销算。乾隆九年(1744年)雍和宫初立庙时,“蒙古...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新财经》2011年02期
新财经

谁在缴纳地租?

我们必须放弃“先买受益,后买付费”的地租征收机制,必须对房产占用的土地定期征收财产税上期我们说到,土地财政举世皆然,天经地义。其实,土地财政在现代条件下的重要性已经下降。工业化时代,物质生产对土地资源的依赖性较小,与土地相关的税收,对公共财政的重要性较之以食品生产为主的古代社会已大为降低。在前工业化时代,土地财政不仅天经地义,而且几乎是政府唯一稳定可靠的赋税来源。土地财政有两种说法,一曰地租,一曰地税,其实二者可以画上等号,租税本是一回事。政府画地收租(税),并负责保护领地内的居民,自古以来就是不同类型政府的共同做法,已经存在了至少数千年。而这本身就表明,土地财政不是不可持续的,恰恰相反,它是最可持续的。中国今天以卖地为主的土地财政之所以为人诟病,而且显而易见地无法长期持续,不是土地财政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卖地财政及土地开发模式出了问题。那么,导致这些问题的内在机制又是什么?要怎样才能避免?我们已经知道,在任何一种社会制度下,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