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米斯特拉尔诗歌中的“母爱”主题

智利女诗人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GabrielaMistral),是194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是拉丁美洲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诗人。她一生经历了几次痛彻肺腑的恋爱却终身未嫁,她没有生育,却创作了大量以母爱为主题的诗歌。一米斯特拉尔3岁时,父亲弃家出走,不知去向。得知他的消息时,父亲已客死他乡。父亲是一位小学教师,能歌、擅唱、会写诗。“当我还小的时候,父亲走了,我翻着报纸,寻找把我引到这个神秘角落来的人的足迹。我发现他写的一些诗,很美,给我幼小的心灵以很大的震动。我父亲的那些诗是我最初读到的诗,激起了我对诗歌的热情。”①极少露面的父亲,不知不觉中充当了米斯特拉尔走上文学道路的启蒙者。米斯特拉尔的童年有太多悲苦的记忆:幼年丧父、7岁时被邻家男子强暴、小学时被女校长污蔑偷窃学校办公用纸、被罚“示众”,同学用石头袭击她、女校长还以“弱智”为由,向她的母亲建议让她退学。母亲克服困难送她进一所师范学院上学,以便实现米斯特拉尔做教师的愿望。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幸福(情爱)》2009年12期
幸福(情爱)

母性的诠释

先让我们倾听一段智利作家米斯特拉尔传递给我们的一位母亲的心声:“别以为只有我怀着他的时候才跟我骨肉相连。当他将来下地自由走动时,即便远在天边,抽打在他身上的风同样会撕裂我的肉,他的呼喊中有我的声音,唉,我的孩子,我的一笑一颦,其实都是你脸色的反映。”是呀!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一种最宝贵的东西叫“母亲”,这是什么?这就是母性的诠释。前几天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两则故事:第一个故事是一位母亲的儿子不幸患上了尿毒症,医生做出了最后的诊断:想让孩子活命,只有换肾。最后母亲毫无犹豫地把自己的一个肾献给了儿子,当时儿子极力反对。母亲说:“孩子,你还小,以后的路还长,妈已经四十多岁了,人生路已经走了一半,就是现在死了也没什么遗憾了,你是妈的心头肉,可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阅读与写作》1996年12期
阅读与写作

一首美妙动人的摇篮曲——米斯特拉尔《万事都如意》欣赏

睡吧,小心肝,笑得多么甜,巡夜的星辰,为你摇摇篮。享受了光明,你真有福气,只要有了我,万事都如意。睡吧,小心肝,笑得多么甜,可爱的大地,为你摇摇篮。你看见红玫瑰,像胭脂一样,紧紧拥抱世界,紧紧拥抱娘。睡吧,小心肝,笑得多么甜,上帝悄悄地,为你摇摇篮。 米斯特拉尔(1589一1957),智利著名女诗人,194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她出身于小学教员家庭,从小地.这种艺术天地,也就是诗人所追爱好文学,14岁起发表诗作,才华出求的安静与安祥的圣境。“享受了光众。她的诗歌,感情真挚深沉,语言明,/你具有福气,/只要有了我/清新隽永,在西班牙语文学界享有万事都如意”。这一方面反映了女主很高的声誉。她对西班牙语诗歌最人以“享受了光明.的生活的探切向重要的贡献在于开创了拉丁美洲抒往.另一方面表现了女诗人坚韧顽情诗歌的一代新风。由于个人命运强的性格。“只要有了我:体现了母的坎坷,她的早期作品充满悲伤的亲的伟力和母爱的伟大。还应当把情调。《死的十四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文化》2006年03期
世界文化

米斯特拉尔:超越死亡与爱情

1914年,智利文艺家协会举办了首届圣地亚哥“花节诗歌比赛”。诗歌的头奖,人们没有犹豫便投选了出来,因为它感动了几乎所有的人。但是,头奖作品并不是花一般理想或山川风光的吟唱,却献给了一个黑色字眼——“死”。1889年,一位将注定成为诗人的女孩,出生在智利北部一个名为维库尼亚的秀丽小镇。女孩的生活并不顺利。三岁时,他的父亲便弃家出走,家庭由此陷入困顿,这使得女孩没有获得进学校接受教育的机会。她的知识,来自担任小学教员的同父异母姐姐。通过姐姐的传授和自己的努力,女孩在很小便开始发表作品;16岁时,她还担任了一所小学的助理教师。1906年,17岁的女孩爱上了一个青年铁路工人。此后相当长的时间,女孩的全身心被爱情包围。爱情使她即刻成了诗人,她写道:“小路上,遇见了他。水面依然如故,玫瑰未开新花;可我的心灵却又惊又怕……他哼着小曲/本是漫不经心,可一看见我/歌声就变得低沉……他边走边唱/带走了我的目光/在他的身影后面/芳草一如往常。这有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诗歌》2016年07期
中国诗歌

米斯特拉尔.G.诗选

死的十四行诗[三首]一人们将你放在冰冷的壁龛里,我将你挪回纯朴明亮的大地,他们不知道我也要在那里安息,我们要共枕同眠梦在一起。我让你躺在阳光明媚的大地,像母亲照料酣睡的婴儿那样甜蜜。大地会变成柔软的摇篮,将你这个痛苦的婴儿抱在怀里。然后我将撒下泥土和玫瑰花瓣,在月光飘渺的蓝色的薄雾里,把你轻盈的遗体禁闭。赞赏这奇妙的报复我扬长而去,因为谁也不会下到这隐蔽的深穴里来和我争夺你的尸骨遗体!二有一天,这长年的苦闷会变得更加沉重,那时候灵魂会告诉我的躯体,它不愿再在玫瑰色的路上拖着包袱行走,尽管那里的人们满怀着生的乐趣……你将觉得有人在身旁奋力挖掘,另一个沉睡的女人来到你寂静的领地,待到人们将我埋葬完毕,我们便可以畅谈说不完的话语!到那时你才会知道为什么你的躯体未到成年又不疲倦,却要在这深深的墓穴里长眠。在死神的宫殿里也有光芒耀眼,你将明白有星宿在洞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黄河之声》2013年11期
黄河之声

读米斯特拉尔

卡夫列拉·米斯特拉尔(1889-1957),智利女诗人。原名卢西拉·戈多伊·阿尔卡亚加,历经坎坷,自学成才。先后在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布鲁塞尔和美国,担任智利的驻外代表。她的主要作品有《绝望》(1922)、《柔情》(1924)、《塔拉》(1938)和《葡萄压榨机》(1954)等。卡夫列拉·米斯特拉尔的诗如同一条爱之河,我读她的诗歌,就好似在这爱之河捧起甘冽醇香的爱的河水,让它缓缓地浸润我的心田。她的诗歌还似一坛老酒,因为它并不缺少炽烈如火的热情。爱是卡夫列拉·米斯特拉尔诗歌的主题。如《孤独的婴儿》所颂扬的母亲之爱:听到哭声我停在山坡上,走进路边小屋的门廊。婴儿欢快的目光,从床上投向了我,甘甜似美酒使我陶醉异常。婴儿的哭声让诗人停下匆匆的脚步,她缓步走进路边的小屋。婴儿疑是母亲归来,投以欢快的目光。正是孩子渴望爱的目光让诗人如痴如醉:母亲迟迟未归,躬身操劳在耕地上,孩子醒来寻找玫瑰色的奶头哭声凄凉,我把他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