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言语共同体

虽然并非所有的交际都是语言的交际,但语言是最有力、用途最广的交际工具。所有己知的人类集团都拥有语言。语词系统与其它符号系统不同,由于其语法和语义结构的精巧的安排,它能够用来指称多种多样的客观事物和概念。语词的相互作用同时也是一个社会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人们根据社会所公认的规范和期望来选择话语。因此,语言现象既可以在语言自身的上下文(context)内,又可以在更为广泛的社会行为的环境内进行分析。在语言的形式分析中,人们注意的对象是一大批特殊的语言材料,这些材料是从语言所赖以产生的环境中抽象出来的,人们主要是从语言的所指功能的角度来研究这些材料。但是,在分析那些发生于明确限定的社会范围内的语言现象时,研究对象则是语言的运用,因为语言运用反映了更一般的行为规范。这种明确限定的社会范围就是言语共同体,即人类的任何一个集体,其特点是通过一些共有的语词符号而有规律地、频繁地相互作用,并依靠语言运用上的重大差异跟其它类似的集体区别开来。 ...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外语教学》2015年04期
山东外语教学

实践共同体:一个日臻成熟的社会语言学研究范式

1.0引言社会语言学领域两个典型的研究范式为言语共同体(Speech Community)和实践共同体(Community of Practice)。言语共同体又译作言语社区或言语社团,最早由Bloomfield(1926)提出,是社会语言学自20世纪60年代诞生起就广泛应用的一个概念和理论框架,过去50年间在揭示语言的社会意义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它自身存在一定的缺陷。实践共同体是近二十几年来社会语言学领域日益成熟的一个理论框架和研究范式,在语言和社会(尤其是语言和性别)的研究中已经显示出极大的优越性。国内学者祝畹瑾(2013)简要介绍了这一研究范式,武继红(2001)分析了实践共同体理论在性别语言研究中的应用价值,徐大明(2006)介绍了国外两项成功运用这一新范式的经典研究。本文旨在系统地对比以上两大研究范式的差异,进而探讨实践共同体的理论价值。为了梳理两个范式的前后发展脉络,下文有必要将二者分别作一概述。2.0言语共同体...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14年02期
学术界

“言语社区”与“言语共同体”——从历史流变谈社会语言学两个常用词

社会语言学主要研究社会与语言互动关系。语言方面一般用“言语变体”表示,通常简称“变体”;社会方面一般用“言语社区”“言语共同体”“言语社团”“言语社群”〔1〕表示,通常简称“社区”“共同体”“社团”“社群”。不少学者认为,“社区”“共同体”“社团”“社群”同出一源,都是来自对英文community的翻译,一词多译会造成混乱,故而应当按照学术用语“单义性”(monosemy)和“单名性”(mononymy)要求加以规范。对于将单义和单名作为术语规范前提,王宗炎表达过不同意见。〔2〕我们赞同王先生的观点,不支持以单义单名要求学术用语,但支持对其加以规范,包括对“言语社区”“言语共同体”“言语社团”“言语社群”加以规范。因为减少术语无谓分歧,明确其含义和用场,可以增强传释双方共识,促进学术研究顺利开展。弄清有关术语历史流变,对于规范化工作无疑大有帮助,下面的讨论将由此切入。在前述术语中,“言语社区”和“言语共同体”目前影响最大,讨论围...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理工高教研究》2002年02期
理工高教研究

言语共同体的相对共同性

()霍基特(Charles Hckett)在定义中强洞厂共问邱”“’一内部的共同语言:E。ch t洲g啪edef;nes。peech cotnn。n;-言语共同体(spe。h c。nity)或言语社团历来就是 V,the w比ie。t of l>001,le w讪。unlc。lie with。choth-语言学家感兴趣的话题之一,这个共同体是在语言的基or,一thrd*。t… or i]i。t【y,v1a t呐。1。g。g。·础上形成的。JOhn lyOll。对该共同体做出了最简捷的定(每一种语言界定出一种言语共同体,共同体的全体成员义,即:操某一种语言或方言的人组成的团体。这是关于 通过共同的语言直接或间接地相互交流。)言语共同体被人最广泛接受的定义。按照该定义的划 以上言语共同体的定义虽都界定了一个语言上拥有分,所有操英文的人属于同一语言共同体,操法语的人属 共同之处的团体,但各有所侧重,且各有其理由,充分体于同一语言共同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言教学与研究》2009年05期
语言教学与研究

“言语社区”理论的新思考——以在京农民工言语共同体为例

一言语社区对于“言语社区”的认识和理解,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发展过程。Bloomfield,Labov,Lyons,Hockett,Gumperz,Milroy等人,都先后对言语社区进行过界定和不同程度的研究。Bloomfield认为言语社区是借助言语相互影响的一组人员;Labov的言语社区模型是一个理想化的单语模型,没有考虑言语社区的复杂性和层次性;Lyons简单的将言语社区定义为“使用某一特定语言(或方言)的全体人员”;Charles Hockett认为一种语言确定一个社区,社区成员直接或间接的通过共同语言交际;Gumperz认为言语社区是凭借共同使用的言语符号进行经常的有规则的交流并依据语言上有实义的分歧而区别于同类集团的人类聚合体;Milroy通过实地调查研究,提出社会网络理论,靠人们在社会网络中关系的亲疏远近来确定言语社区。国内的一些学者也曾就此问题发表过自己的见解,如祝畹瑾在《社会语言学概论》(1992)中介绍了Labo...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9期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从“批判话语分析(CDA)”到“传播民族志”(EoC)——话语、传播实践与“钟情妄想症”的分析示例

一、导言:批判话语分析(CDA)的传统自福柯(Foucault)以来,话语成为语言学、传播学以及社会学研究中的核心概念之一。约根森(Jrgensen)和菲利普斯(Phillips)将话语宽泛地定义为“一种谈论和理解世界(或世界的某个方面)的独特方式”(1)。在他们看来,话语并非孤立存在的语言现象或是文本,而是一种语言实践。此种实践“被视为一种重要的社会实践形式,并作用于社会身份、社会关系乃至整个社会世界之构成”(2)。福柯认为在任何一个社会中,话语的生产都是被一套既定的程序所控制、挑选、组织以及分配的。(3)话语首先是一种语言活动,然而此种语言活动却不同于日常的对话,话语是一种渗透了权力关系的语言主体在一定社会文化语境中完成的言语行为。因此话语不是简单地被编排过的语言行为,它同时是我们所处社会语境言说自己的一种方式。通过话语分析的方法研究媒介与新闻文本,历来是传播研究的一个重要方法论取向。通过研究新闻和媒介话语,范迪克(Van...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