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王统照与新文学文体建设

在新文学初创期 ,文学体式的理论与实践 ,都是十分重要的课题 ,但都处于一种萌芽、试探的阶段 ,呈现出一种参差不齐的状貌 ,有关作家的贡献 ,也多显示出一种个人化的态势。王统照在这一领域里 ,虽然算不上权威人物 ,但其建设性的成绩 ,也是不容忽视的。举其荦荦大者 ,至少有以下几点 :一是多样化的文体创作实践 ,二是小说体式的创新与探求 ,包括叙述视角的变换和抒情小说的试验 ,三是文学批评体式的研究与呼唤。一、多样化的文体创作实践 ,是王统照文学事业的突出特点之一在他纵贯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 ,对多样化的文体追求 ,始终未曾放弃。五四时期 ,他是小说、新诗、散文、文学批评乃至戏剧等几大领域里均甚称活跃的青年作家 ,在文学研究会作家群里 ,他所涉足的文体 ,似乎是最为多种多样的。冰心的成就 ,集中于新诗、散文和短篇小说 ;叶圣陶的短篇小说和童话 ,最为人称道 ;许地山以短篇小说和散文著称 ;朱自清的散文和新诗的成就为人瞩目……。在其他...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7年25期
名作欣赏

“童心”开启百年新诗——以王统照诗集《童心》小诗的诗艺为例

新诗开篇的"白话”与“真率"1917年2月胡适等率先在《新青年》发表《白话诗八首》,这已被文学史家认为是新诗起航的号声。胡适首选新诗文学创作样式遥相呼应其以《文学改良刍议》《文学革命论》为标志的“五四”文学革命运动,虽说他已有“尝试”做白话新诗的创作基础,但他最看重的还是白话诗“大胆的解放,充满着新鲜的意味”,更具有彻底与旧文学决裂之象征。“五四”新文学对中国几千年传统旧文学的变革,作为学者文人的胡适最初打出“八不主义”的反叛信号,也只是言辞平和的“改良”,而不是陈独秀+分激烈的“打倒”“革命”。关键是要寻得一种新文学思想精神的元气,胡适正是在白话诗的写作中获得了灵感。新文学如何“接地气”,怎样使得“丰富的材料,精密的观察,高深的理想,复杂的感情”,“跑到诗里去”??他不仅用心尝试以大实话、口语人诗,而且注重新诗的一种新的思想观念的传导,即“以今世历史进化的眼光观之,则白话文学之为中国文学之正宗”?。胡适认为,他提倡的文学革命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06期
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评阎奇男新作《“爱”与“美”—王统照研究》

作为山东现代文学第一人,王统照在诸多领域里都成果斐然,但文学史对王统照的评价及定位,与之对新文学发展的贡献却无法相称。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部分学者提出,应该进一步提高王统照的历史地位。作为王统照研究的新成果,阎奇男的《“爱”与“美”———王统照研究》一书重新评价王统照其人其文,再次发掘王统照的文化文学意义。王统照在美学和文艺批评等理论方面的贡献长期被忽视和低估,而本书第一编“爱”与“美”的理论,则是对王统照理论著作的专门研究,这是本书的一个重大突破与收获,其中有对王统照美学观、文艺观、文学批评的综合阐述,也有对其散文文体、诗、创作的细致镂析。作为文学研究会的一员,王统照主张文学是“为人生”的,他丰富的文艺理论和文学实践都坚定地贯彻了这一观念,这早已是众研究者的共识。阎奇男在《为人生乎?为艺术乎?》用大量的事实说明王统照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为人生论者,他还是一个为艺术论者。通过对泰戈尔与叶芝的研究,王统照将两者糅合,使为艺术与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东社会科学》2005年05期
山东社会科学

评《“爱”与“美”——王统照研究》

站在21世纪的地平线,仍依稀可闻身后的历史浪潮中惊涛拍岸的声音,文学的20世纪是一个多舛的百年,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百年,尤其是前30年奠定了整个中国现代文学发展的基础,因此在世纪之交“重写文学史”的研究中,重新打捞历史、重估经典作家作品等一系列的旧问题新探索,纷纷进入当下研究者所关注的视域。新世纪的文学地图上,我们仍在孜孜不倦地探寻着先辈们的足迹,“五四”时期是一个“巨人的时代”,那一批“时代的巨人”所留下的财富所引发的思考太多,我以为在“重评”的热流中,重要的决非是简单的对某些“经典”的“颠覆”,而进一步的发掘与新的建构意义更大一些。在大浪淘沙的年代,彪炳史册的除了永立潮头的主将之外——如鲁迅、茅盾、郭沫若等人一直是文学史研究中的焦点,还有一批人的名字不是那么响亮,然而却用一生的身体力行书写着文学、诠释着文学、建构着文学,让历史上被忽略或被遮蔽的“金子”重新放出光来,这不是一种时尚,而是一种必要。作为五四新文学运动的中坚和文学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前哨》1958年01期
前哨

祭王统照先生

王就照先生的逝世是文艺界的很大揖失。他为人歌篱,治学严裁;近年来对社会主义的文化事业建殷具有热情。这样的人是死不得的,我们需要他! 他与我同岁,自从初歉到如今,三十年如一日,始胳是最亲密的好友。他的死使我极其伤心。但是,一想到文艺界怎公需耍他,我就更伤心了土 解放后,他每逢来到北京,必来看我。他的身体一次比一次弱,有时候速靓韶都感到困难。可是,他不肯休息,熟到北京来就到北京来。他把工作摆在第一,个人的病痛放在其次。晃了面,尺管靓括因难夕他还是尽量地淡工作,歌文艺,歌自己的写作酥划。他的劳动热情压倒了病痛。到了实在不能再靛下去的时候,他还是亲热地看着我,仿佛是靛:这点病不算什么,相信我吧,我还会作静多静多的事清。及至我劝他应当多休息、休息,他便只那么笑一笑,表示必镇抓紧时简,作出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前哨》1958年01期
《人民文学》1958年01期
人民文学

悼王统照先生

‘栽峭从圈外回块,就听到了王排照先生的服耗.过个不幸而令人悲伤的消息使我沉默了好几犬,鹅写不出~个字来真悼他。熟言的悲戚不是平常的人对予最沉军的寡悼之感的~般的表现久?娜到心琉此较安静下来的时候.~桩桩、,件件的回忆瀚都涌琪在心头了。一个平常的小事,足仪令你突然的感泣起来。一件当时看来很平凡的燕足辄草的淤韶。这时都会阱你追想起来,心姆按痛。四十年来的交情是不平常的。常常有亘五年或七八年不相旱了,却彼此相信得过,彼此如摘是在工作眷在努力着,在不辜食彼此的期传而肉着正确的光明的道路上走着, 王婉服先故是~位恳挚粗率的人,他有时很沉默,但夹在是很喜欢融括的.而他的新永远是那样的亲切而动人I如今仿佛还在耳边响着他的一句接漂~句的迅禅而略有模糊的目昔,然而我们却再也听不到他那熟悉的声骨了I凡是和他鹅悉的人.想到这里能不暖泣久, 他在~九~九年五四运动的时候,就投身到反帝反封建的斗争的最前摊。那时他是中国大学的一个学生。他和几位同学一同椒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