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康德哲学的“纯粹”特征

一般认为 ,康德哲学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其调和经验主义与理性主义的努力 ,这种努力首先表现为针对理性主义传统中形而上学因素的批判主义 ,其次表现为针对经验主义的不足提出的先验主义原则。对于康德哲学的批判主义与先验主义特征 ,前人已经做过大量的阐述 ,然而 ,在阐述康德哲学的这两大特性时 ,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它们 (特别是“先验性”)与“纯粹性”的区分 ,往往把二者混为一谈。事实上 ,康德对于纯粹直观、纯粹知性以至纯粹的美的追求并不能完全用“先验”原则来概括。并且 ,虽然不论是“纯粹直观”、“纯粹形式”还是“纯粹知性概念”都属于“先天”与“先验”的概念 ,但是首先 ,“纯粹主义”倾向是因 ,“先验主义”、“批判主义”特征是果 ,前者贯穿于康德哲学的各个阶段 ,并能够说明康德哲学之所以表现出先验主义与批判主义的基本思路 ,要认识康德思想自身的发展轨迹 ,从而用发展的而非静止的眼光去研究康德思想 ,就不能只是在最终结果上将这一特征与先验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2004年05期
中国社会科学

开放的康德哲学——重读“物自体”

康德哲学的“物自体”概念是康德批判哲学大厦的基石 ,是康德哲学智慧的结晶 ,更是康德哲学整个系统赖以运转的轴心。在康德学界 ,耶可比的“困惑”是为大家所熟知的。耶可比( 1 743—1 81 9)是康德的同时代人。在评论康德的《批判》时 ,耶可比深有感触地说 ,没有物自体的预设 ,就不能进入康德哲学 ,有了这种预设 ,又不能继续呆在康德哲学的体系之中。这就是耶可比的“困惑”。耶可比的“困惑”确实是触到了康德哲学的内在矛盾。由此看来 ,如何理解康德的“物自体” ,实质上是如何看待康德哲学的内在矛盾的问题。一、黑格尔对“物自体”的批判自从康德哲学问世二百多年以来 ,耶可比的“困惑”一直是康德学者挥之不去的“梦魇” ,后康德学派 (费希特、谢林、黑格尔 )就是致力于消灭“物自体” ,以排除康德哲学的内在矛盾 ,力图建立这种或那种形式的一元论。这是对康德哲学的最大误解 ,也是康德本人的不幸。在消灭物自体的理论活动中 ,黑格尔的影响最为深...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怀化学院学报》2018年12期
怀化学院学报

论康德哲学及其宗教观

康德哲学是近代哲学的界标和丰碑。康德之前的哲学勇士们前仆后继地向神学和专制政治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占领了一个又一个理论要地,但总的说来,流于琐碎。封建秩序以及附于其上的宗教、哲学、艺术是一个宏大的体系。攻其一端、断其一指是容易的。但要彻底取代这个体系,就必须建立能与之匹敌并高出一头的理论大厦。康德扎根于新时代的沃土中,用其精巧的理论建筑术,采百家之长,创立了近代第一个巍然矗立的哲学宫殿。汇集了一泓又一泓的智慧之泉,康德哲学成就了一派汪洋并流惠后世。笔者认为,康德哲学是整个资本主义秩序恰如其分的哲学形式。鉴于康德哲学的精密性和系统性,要完整准确地把握康德的宗教思想是不能不联系其哲学体系的。因此,洞察康德哲学体系的秘密是考察其宗教思想的前提。一、康德哲学与时代课题康德哲学不是无源之水,影响康德的思想家很多,但其中最能体现时代精神并给康德决定性影响的却是牛顿和卢梭。彼时,牛顿的经典力学代表了真理,卢梭的民主思想象征着自由。真理与自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研究》2018年03期
马克思主义研究

恩格斯批判康德哲学的逻辑演进

康德哲学出入古今,弘博深邃,“是近代西方哲学发展中的重大转折点,也是整个西方哲学从古到今的发展中的界碑”(1),因而如何合理借鉴和正确评价这一哲学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理论问题。哲学家们对康德哲学的态度主要有如下几种:有的哲学家批判康德的不可知论和唯物主义,继承其唯心主义;有的哲学家批判康德的不可知论,继承其唯物主义;有的哲学家批判康德的唯物主义,继承其唯心主义和不可知论;有的哲学家则主张完全绕过康德哲学,等等。我国著名康德哲学研究专家郑欣先生说过,“超过康德,可能有新哲学,掠过康德,只能有坏哲学”(2)。这一精妙见解表明:吸收康德哲学的思想精华,克服其局限性,能助推人们在哲学领域取得新的突破和创新。诸如,继承和发展康德的辩证法思想是黑格尔成为哲学史上第一位辩证法大师的重要原因;继承和发展康德的唯物主义经验论,是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哲学形成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但由于阶级局限性以及世界观没有完全摆脱和克服唯心主义与形而上学,他们的批判均存...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伦理学研究》2017年02期
伦理学研究

论康德哲学中道德与法权的关系

道德与法权的关系问题是哲学和法学的共同主题,也是一个历久弥新的永恒话题。从古至今,从古罗马的西塞罗经德国古典时期的哲学家到当代英美学界的哈特与富勒,历代哲人都始终在探讨道德与法权的关系问题。而在关于这个问题的历史争论中,康德无疑做出了巨大贡献。德国学者曼弗雷德·鲍姆高度评价说:“康德要求成为把实践哲学内部的法权和伦理的现成的和必要的区分建立在共同的划分根据即自由法则之上的第一位哲学家。”[1](P5)然而,学界围绕康德哲学中的道德与法权关系的讨论总是聚讼纷纭,莫衷一是。有鉴于此,重新梳理康德哲学中道德与法权的关系显得非常有必要。本文从追溯道德与法权的自由本性开始,主张在康德哲学中道德是法权的根据和目的,而法权是道德的必要条件。一、道德与法权的自由本性道德和法权是康德实践哲学的两个核心概念,在本质上都具有自由的本性。在康德哲学中,它们的这种自由共性不仅表现在它们都共同地预设了一个先验的、实践的自由原则,并从它之中推演出来,而且表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清华西方哲学研究》2016年02期
清华西方哲学研究

康德哲学中的耶稣形象

众所周知,康德颠覆了传统基督教中道德与信仰的关系,不是将信仰作为道德的根据,而是反过来将道德作为信仰的根据,由此也就将理性而不是某种抽象设定的超自然存在者确立为信仰的根据。在传统基督教哲学中作为上帝抽象立法的逻各斯(或道)被转化为理性的立法,就人类是一种有理性的存在者而言,逻各斯被内化为人类自身的理性立法。康德通过对理性作为哲学立法之终极本体论根据的设定,将信仰和道德进步的主动权置于人自身,由此提升了人类的主体性地位。在这种思想语境中,耶稣的形象也具有了与《圣经》中的描述本质不同的面貌。在康德哲学中,耶稣被演化为一个有限但神圣的理性存在者,它具有绝对善良的意志,因而克服了人性的所有软弱,但与此同时毕竟仍是一个人,因而与现实中其他的人具有某种程度上的同质性。这种特殊地位使它成为道德法则在世间的化身,抽象的理性对人的受感性刺激的任意性意志的规定,被转化为如此这般的圣人对道德上不完善的人的规定。这就是康德定言命令式对意志的强制性规定的...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