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史上最牛古玩商

收藏业的火爆离不开古玩商这一中间环节,中国封建时代漫长,“士农工商”中,商人地位最低,排在末位。但古玩商中也有见多识广、精于鉴赏者,凭借着广博的知识和精准的眼光,或被皇家所用,走上仕途;或著书立说,被后人尊重;或干脆转行,成为收藏大家。唐代的穆聿、宋代的毕良史、明代的吴其贞、清末民国时的孙殿起、仇炎之就是其中的代表。穆聿,咸阳陇右人,生活在唐朝中期,年轻时以贩书为业,具有鉴别书画的能力,知道贵族收藏的秘密。唐肃宗下令搜访天下书画时,穆聿告密说,王方庆家还藏有一批王羲之真迹,因为告密有功,被提升为金吾长史,并改名为胡祥。一名地位低下的商人当上朝廷官员,让很多人都愤愤不平,所以史书上说他:“白身受金吾长史,改名祥,乘危射利。”与穆聿相比较,宋代古玩商毕良史受到重用,还有点顺理成章。毕字少董,蔡州(今河南汝南)人。年轻时就在京城买卖古器书画之类,经常出入贵族豪门,时人都叫他“毕偿卖”,连米芾的《画史》中都有记载,名声相当之大。他还能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极光》2017年03期
北极光

白玉手镯

省城古玩行最近有点不平静,原因是业内收藏大佬兼学者林子楠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本来是他受一个古玩商所托写的以求提升自己身价的吹捧文章,但是没想到的是,林子楠虽然点评和肯定了这个古玩商的几件藏品,但是也旁敲侧击地批评了他的功利和对玩家偶尔的不负责任,这让古玩商心里七上八下,夸也夸了,骂也骂了,到底是捧还是踹,业界众说纷纭,私底下都在互相议论。林子楠是和田玉鉴定专家,也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大藏家。在省城古玩行,谁想提身价,赢得公信力,那得林子楠说话,换言之,林子楠说话,那就是钱,是价值。当那个想提升身价的古玩商看到林子楠为自己写的文章之后,脑门就冒出了汗,他知道,自己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褒贬之间,话锋犀利,林子楠嬉笑调侃中就把该说的说了,该骂的骂了,等于是把古玩商给架在了火上。这样下去不行,必须把林子楠请出来再写个续篇,为自己正名,换句话说,就是只吹捧不批评,这样才能给自己赚回面子,再提提身价。古玩商给林子楠打了一个电话,盛情邀请他来藏...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深交所》2008年06期
深交所

古玩商人的言语奥秘

古玩商人说话,既要和蔼可亲,又不能“太俗”。不和蔼可亲,又臭又硬,没有人跟你打交道、做生意;唾沫横飞,一嘴垃圾,故吹乱捧,也显不出古玩商人的“深沉”。古玩商人“捧”要捧在点子上;“贬”要贬在要害上。古玩商人的言语,即谈吐,要有利于自己的生意。古玩商人不论文化水平高低,却都是在文化人堆儿中“薰”出来的。古玩商人买到一件古玩,绝不会买了马上出手卖给别人。他们要拿回店里或家里,反复摆弄、琢磨,认识点字的人要查书,不识字的要问熟人。这在古玩商人中叫“弄明白”。这个弄明白的过程,实际就是学文化的过程。他们要吃饭要赚钱,不学也得学。卖了一件古玩,古玩商人也就学习了一课;买卖“打眼”(买了假货;卖漏精品)了,也是给自己上了一堂重要的课。同时,平日为了表示自己古玩商人的身份,也要开口“三代”,闭口“清中叶”(只要够上晚清,就说“清中叶”),什么“青藤白阳,四王八大”,随口就说,俨然是大学问家。实际上,这都是在古玩店当学徒时偷听来的。中国教育向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深交所》2007年09期
深交所

古玩商人开店秘诀

可谓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如李鸿章、何绍基、梁诗正、曾国藩、翁同龢、陆润庠、康有为、潘祖荫、张伯英、华世奎等名家。古玩商人为了挂上一块好牌匾,无不费尽心古玩商人开店,就是开始创建自己的字号,因此,非常注意店容店貌,要请名人给古玩店写牌匾。古玩店内要根据做买卖的需要自成格局,还要设计特殊需要的设牌,就是俗语说的牌匾儿,目的是让游人或顾客看了,在心理上产生首因效应,即让别人感受到“瞧,这家古玩店了不得!”门脸未开,先要请名人写块牌匾,先声夺人。施。为什么?古玩商人不是无缘无故这样布置,其中有古玩商人的目的。古玩商人有了资金、有了货源,就要开设自己的古玩店。古玩商人一定要创造自己的品1.名人写牌匾儿北京琉璃厂的古玩店,家家都有名人墨宝的牌匾。北京城大大小小的商店不计其数,但牌匾最讲究的,还得数琉璃厂古玩商人的牌匾。既有清代名臣、状元、老翰林,还有近代文人雅士的墨迹,血。宝古斋创立于1944年,经理邱震生是书画鉴定名家,很喜欢翁同龢独具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收藏界》2005年08期
收藏界

中国古玩商情月报

净健刃叮,乃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一代》2012年03期
新一代

清朝雅贿

即使在清朝末年,官员还是害怕“清议”。庆亲王总理国政时,只在汇丰银行存有百万两私财,尚畏惧三麟公司参奏,何况等级在他之下的官员。如果年体不及百两的官员,10年后拥有千两以上的房产地业,非为御史所必参,亦为社会所不容。而古玩无定价,故官史均以收藏古玩来隐藏其财富。清朝官场最主要的行贿目的是巴结上司,谋求官位。如某官出缺卖价万元,若以现银奉纳,非但欠缺雅相,且留有贿赂痕迹。如果卖官者以不值一元的破铜烂铁送至古玩铺,索价万元,而求缺者即以万元买下,则形迹悉泯。清朝地方督抚想了解京都政治动向和巴结朝臣大员,无不通过北京的大古玩商。古玩商与朝臣最易接近,对各朝臣喜怒禁忌亦知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