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上士登仙图与维摩诘经变——莫高窟第249窟窟顶壁画再探

莫高窟第249窟开凿于北魏末至西魏初这段时间内,无论题材内容还是艺术形式,都是敦煌艺术的一个重大转折点。该窟窟顶壁画形象怪异,构图特别,难以辨识,长期以来专家学者们争论不休。 在拜读了前辈学者们的研究文章之后,我又翻阅了大量有关的文献资料和考古学上的新发现,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今不揣冒昧,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一、第245窟窟顶壁画的基本主题 第249窟窟顶壁画有两个基本主题:一是上士登仙图,二是维摩诸经变。 上士登仙图是窟顶壁画的主体部分.占据了南、北、东三披和西披的大部,这就使整个窟顶壁画连贯一气,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结构。全画以西披为中心。 西披上部中间画黄帝天官,正中是天门;其下为昆仑山,亦即登天之梯、两侧画雷公、电猪和风伯、雨师,他们原是黄帝的部属,后成为天宫的卫护神。空中点缀着旋动放光的星辰。中间站立者是率百隶驱鬼降妖的方相氏,双手上举托日月。两侧为青龙,再下两侧是祈木鸟和飞天。脚下是昆仑山下的弱水.水边有仙禽异兽。画...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美术研究》2017年02期
中国美术研究

《维摩诘经变》中的“不二”手势研究

维摩诘是古印度毗舍离城的一个在家居士,资产丰厚,家有万贯,辩才不断。其形象不仅大量出现在佛教经变壁画中,而且也是传统卷轴画中描绘的“主题传统”,古代美术史中的很多大画家都创作过他的形象。根据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的记载,早在东晋兴宁年间(363—365年),顾恺之就因画维摩像而名满天下,但他只是“画维摩诘一躯”[1],并不能称作严格意义上的维摩诘变相图。稍后的张墨、陆探微、张僧繇等人也画过维摩诘像,但他们画的到底是维摩诘像还是维摩诘变,目前还有待考证。刘洪石认为最早的维摩诘变相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创作于连云港的摩崖造像,不过这一说法却遭到了贺世哲的质疑。[2]目前学术界一般认为炳灵寺第169窟中的壁画是现存最早的维摩诘变相图。对于历代《维摩诘经变图》和《维摩诘经》的研究成果非常丰硕,有的着重于图像学考释和经变结构的研究[3];有的致力于搜集资料,梳理壁画的数量、名称及发展脉络等[4];有的从佛教本土化的过程出发研究《维摩诘经》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艺术设计研究》2016年04期
艺术设计研究

6世纪前期北方地区维摩诘经变的演变——兼论与南朝佛教图像的关联

维摩诘经变是依据《维摩诘经》创广大地区,而且波及朝鲜半岛、日本等地。作的佛教变相图像之一,南北朝隋唐时期,有鉴于此,南朝佛教图像对于北朝的影广泛盛行于中国各地。作为一种具有本响,一方面受到学术界高度重视,金维诺、土特色的佛教图像,有关维摩诘经变的李裕群以及日本学者吉村怜等都曾对此研究成果比较丰富,贺世哲、邹清泉等发进行过探讨;(2)另一方面,由于南朝佛教表过一些重要的论著,(1)然而,仍有一些图像留存极少,导致此课题的研究难度问题有待深入探讨。公元5世纪,维摩很大。依据北朝佛教美术等受到的影响,诘经变出现于中国北方炳灵寺石窟、云冈结合有关文献记载,可以视为研究南朝石窟等图像中,画面简单,样式古朴,6佛教美术的重要方法。笔者曾以南朝式图1:维摩诘经变,炳灵寺石窟第169窟北壁,西秦,壁画世纪前期,该经变盛行于龙门石窟、麦样礼佛图与天人骑兽图为例,分析过相积山石窟等石窟及造像碑中,无论就人物关问题,(3)本文拟以6世纪前期维摩诘经造...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敦煌学辑刊》2010年03期
敦煌学辑刊

敦煌维摩诘经变以窟门为中心的设计意匠——以莫高窟第103窟为例

文字与图像是佛教传播义理思想的两种重要载体,佛教经典的翻译注疏、石窟寺宇图像的创作一直受到佛教界的高度重视。5-10世纪期间,佛经在中土的翻译注疏工作得以充分开展,与此同时,开窟造像的工程十分兴盛。如何有效地传达佛教义理思想,既是石窟美术设计中追求的一个重要目标,又是推动洞窟形制、图像布局设计等不断创新发展的重要动力。敦煌维摩诘经变在以窟门为中心的设计,在继承云冈石窟开创的设计布局基础上,加以发展完善,从而创造出以《佛国品》与维摩诘、文殊菩萨之间建构的“品字形”设计。这种“品字形”设计最早出现于莫高窟第103窟。莫高窟第103窟维摩诘经变开创的这一设计,比较巧妙地传达出大乘佛教的义理思想,可以视为石窟美术设计中的典型个案,值得专题研究。一、敦煌维摩诘经变以窟门为中心的设计渊源维摩诘经变是常见的大乘经变之一,先后盛行于云冈、龙门、敦煌等石窟中。与石窟中其他经变相比,维摩诘经变以窟门为中心的设计独具一格。这种设计始创于云冈石窟,最终...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云南艺术学院学报》2005年03期
云南艺术学院学报

从中晚唐的维摩诘经变画看民众的佛教信仰

一﹑维摩诘变相在唐代的繁荣敦煌遗书中现存的七篇维摩诘经讲经文,是中晚唐讲唱文学兴盛时期的产物。被研究者视为俗讲僧手录的俗讲底本。在这些作品中,俗讲僧大量运用民间俗曲、诗人诗作、中土观念、习语及典故,从而使维摩诘经讲经文的文学叙事的功能明显增强。除讲经文以外,变相也在唐代经历了同样的变化。由于受到六朝以来造像风气的影响,随着佛教的普及,佛教题材的图画和石像也在唐代兴盛起来。两类变相画均在此时风行不衰:一类是为宗教目的而画在寺院墙壁上的变相,一类是为追福祈寿而请工匠画在家庭中的图绘。各种佛教题材的变相可谓遍及中国南北寺壁。例如初唐净土宗大师善导曾“造弥陀经十万余卷,画净土变相三百余壁”,致使出现“满长安城中并从其化”的盛观[1]。又如刘秀《凉州卫大云寺古剎功德碑》(《全唐文》卷二七八)所记西北地区的变相场景:“于堂中面画净土变,面西化地狱画、高僧变,并刊传赞……于南禅院回廊画付法藏罗汉圣僧变、摩腾法东来变、七女变。”此外宋陈舜俞《庐...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敦煌学辑刊》2016年01期
敦煌学辑刊

河西地区唐宋时期洞窟维摩诘经变与其他图像组合分析

莫高窟初盛唐时期维摩诘经变,逐渐由西壁主尊两侧转移至东壁或北壁,往往占据整个壁面,在洞窟内占有相当比重。中晚唐及五代,该经变常居于窟内东壁门两侧或北壁,要么占东壁或北壁整壁,要么在东壁或北壁与其他经变并置。宋代部分洞窟维摩诘经变仍延续中晚唐五代模式,另有部分该经变配置在前室西壁窟门两侧或前室南北壁,榆林石窟和肃北五个庙石窟的五代、西夏实例亦大体相同。可见,维摩诘经变自初唐以来,在同窟图像中占有一定比重,且常作为洞窟重要内容存在。学界以往有关河西地区唐宋时期洞窟维摩诘经变研究,未涉及与洞窟中其他图像的组合关系。探讨维摩诘经变与其他图像组合关系,可进一步明确该经变在河西地区唐宋时期佛教信仰中的意义。初盛唐时期维摩诘经变与其他图像的组合相对简单,中唐及其以后组合内容趋于繁杂。在初唐偏早洞窟中,维摩诘经变单纯的与千佛环绕式说法图组合,尔后转变为与净土类图像组合,如弥勒下生图像(或经变)、西方净土经变、药师经变(1)。中唐及其以后,维摩诘...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