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敦煌唐佛经写本谈有关唐代写经生及其书法艺术的几个问题

从敦煌唐佛经写本谈有关唐代写经生及其书法艺术的几个问题王元军唐代的音乐、舞蹈、绘画等等无不与佛教有着密切的联系,此已为世人所共知;而书法作为艺术与佛教的结合、产生了卷帙浩大的写经卷子却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写经卷子是以书法的形式展现佛教的教义,因此,可以说写经书法是佛教艺术中的一部分。这种佛教书法艺术与其他形式的书法艺术有着很大区别。关于写经卷子的抄经者及其抄经情况,关于佛教书法艺术风格的特质等问题,至今无人探索,今尝试阐述一二。一、写经生的身份及其抄经情况唐代主要写经者是官府经生与民间经生。(一)官府写经生此类经生大体是秘书省和门下省的“楷书手”(又称书手、楷书、群书手)。属秘书省的经生抄经如:斯1456《妙法莲华经卷第五》未题:“上元三年五月十三日秘书省楷书孙玄爽写。”当然,秘书省经生抄经隋代已有,如斯2295《老子变化经》未题:“大业八年八月十四日经生王侍写”,后署“秘书省写”。属门下省抄经的情况较多,如:斯2637《妙法...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丝绸之路研究集刊》2017年00期
丝绸之路研究集刊

北凉石塔刻经与写经生

刖B20世纪考古发现的五胡十六国北凉时期(397—439)石塔有十四座,在武威、酒泉、敦煌、吐鲁番等地陆续发现,其中十一座收藏在国内各级博物馆,三座流向国外。其中六座有纪年\这些有年代的石塔铭刻有供养人的名字与发愿文,有的石塔上还有石刻佛经经文,非常珍贵,益发凸显北凉石塔的文化价值。由于这是佛教传入中国,历数百年佛经翻译的历史后,在汉地出现最早的佛教刻经的石塔,其书写与镌刻关系到写经生与石刻工匠的合作发展,反映佛教由社会上层向大众普及的一个契机。本文首先从北凉石塔的出土地点,探讨其传布的地域特性。其次,将石塔的铭刻书法与另一座《凉王大且渠安周造寺功德碑》以及北凉佛教写经比较,说明国家译经、写经,写经生与石刻工匠之间的关联。一北凉国家佛经翻译与宫廷写经生北凉石塔的铭刻题记发愿文反映了这是一批佛教信徒为了祈福、报恩所供养的石塔。也说明他们是在学习了佛法之后,心灵已产生了某种体悟,所以除了祈福求功德之外,“报恩”一词开始出现在发愿文中...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法》2010年08期
中国书法

敦煌吐鲁番写本中的写经生与学仕郎

种经人的身份大体可分为僧尼活身份容易与写经生相混淆不同角度探讨的途径信奉佛教雇与佣书业的兴起密不可分所区别再作四至段业非常发达还养着抄书人抄晚唐宋代才逐渐式微抄不同工『学仕郎』境遇和书法艺术等问题抄用文士。写。写书籍为生十其中写经生的情况较受人关注佛经许多僧尼写。敦煌吐鲁番发在印?术未发明以前写经敦煌一些探讨对疆而言。,,一世纪的本文就敦煌吐鲁番而这就使得佣、。、生写经生抄道经等典籍对,写经,与写经的关系和僧尼本。是指在寺院官府设有负责抄书事务的了写经。、。中⑴隋唐时期写经生的身份对僧尼和信众来说是学习佛法信众所造佛经往往并非自写经人佣书业现存较早的有经生题记的佛经是北魏写经生正是这写生来说则是获取报酬现的数万件汉文佛经写本。书,。I所。佣书人业得以发展起来養是一中写直持续至雕版印刷逐渐发达的。,。『AZ|生,在敦煌学习的年轻人这就是晚唐写。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的佣书、书籍的复制和传播主要靠手普通信众和职业本中的从有题记的写本来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藏研究》2009年03期
西藏研究

吐蕃统治敦煌时期的写经制度

唐建中二年(781年)至大中二年(848年),是吐蕃统治沙州时期。此时,正值崇奉佛教的赤松德赞和赤祖德赞在位执政,两位法王热衷佛法,积极兴建寺院,开凿石窟,剃度僧尼,敦煌佛教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赤祖德赞时,下令在其统治区域范围内大规模抄写佛经,与之相呼应,写经事业在敦煌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抄写的对象主要是《佛说无量寿宗要经》和《大般若经》。《佛说无量寿宗要经》在敦煌写了数千部,而一部600卷的《大般若经》也几经抄写。要完成如此大规模的抄经任务,在抄经人员编制、监督体制、后勤保障等方面必须有一套完整、系统、持续和缜密的制度。本文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吐蕃统治敦煌时期的抄经制度做一尝试性探讨。一、写经生的选派吐蕃时期在敦煌的写经规模是非常大的,P.ch3243卷前面为音注本《开蒙要训》,背面为藏文文书,残存13段,是某一次写经活动的纸张和佛经分配记录,文中“丑年孟冬二十五日酌量命令如此分配”和“寅年仲夏二十七日酌量命令如此分配”[...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画》2005年08期
中国书画

唐代写经生及其书法

敦煌藏经洞发现的写卷,上起两晋,下至宋元,其中的大部分是唐代的写经卷子,并且有很多写经卷子有抄经者以及年月的题记,为我们了解唐代经生及其书法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今就相关问题作一探索。 一、写经生的身份及其抄经情况 唐代主要写经者身份是十分复杂的,为了阐述方便,我们将其大体分为官府经生与民间经生。 (一)官府写经生 此类经生大体是秘书省和门下省的“楷书手”(又称书手、楷书、群书手)。属秘书省的经生抄经如:斯1456《妙法莲华经卷第五》末题:“上元三年五月十三日秘书省楷书孙玄爽写。”当然,秘书省经生抄经隋代已有,如斯2295《老子变化经》末题:“大业八年八月十四日经生王涛写”,后署“秘书省写”。 属门下省抄经的情况较多,如:斯2637《妙法莲华经卷第三》末题:“上元三年八月一日弘文馆楷书任口写。”斯3348《妙法莲华经卷第六》末署:“上元元年九月廿五日左春坊楷书萧敬写。”按:弘文馆属门下省,左春坊位于东宫,但制拟门下。 没有注...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读书》1992年08期
读书

丹心白发萧条甚

台静农先生曾藏有一小张拓片,是抗战后所得。当时他托友人在西安搜买碑拓本,这一小片纸便夹存在儿十种丰碑拓本中间带来。台先生说,此拓片造像已失,仅存题记十一行,共三十七字—“字体工整,当是出于写经生之手”。其文如下: 咸亨元年四月八日,弟子 刘玄咫母樊,为夫征辽,愿一 切行人乎安,早得归还,敬造 弥陀像二铺。 这么一张小小拓片(横二十四厘米,纵五厘米),要是到了一般文物工作者手头,恐怕未必会引起怎样注意。许愿祈福,所在多有,无非一些寻常熟闻言语,据以影印或提供陈列,此件似乎都还不够格。可是台先生“经过八年之久被侵掠的战争之后,看到这一造像的人的析求,心中真有说不出的感触.。他因而写了一篇《辽东行》,文中说:“这为人妻子的仅仅一旬话一个愿望,竟吐出了一千多年后的侵掠者与被侵掠者人民的悲号与无力的控诉。”台先生身经丧乱,触目悲感,情文相生,于是就像针拨骼障,顿侠我这个不经心的读者,也为之神思震动了。‘ 唐初征辽,经历太宗、高宗两朝,被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1992年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