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10世纪敦煌寺历所记三窟活动

10世纪敦煌寺历所记三窟活动马德敦煌文献中,有一批9、10世纪时敦煌寺院的“入破历”类文书(本文简称寺历)。文书所记,为寺院各项活动中有关食品、纺织品、纸品等的收入和支出情况。在石窟上的活动,是寺院僧徒活动的内容之一,也是这些寺历所记支出项目之一。寺历将敦煌石窟群的进石窟记作“三窟”:“窟上”、“东窟”和“西窟”,即今天的敦煌莫高窟(窟上)、安西榆林窟(东窟)和敦煌西千佛洞(西窟):9、10世纪的吐蕃和归义军时代,“三窟”又称“三队禅窟”,是敦煌佛教僧团的修禅基地。①三处石窟的直线距离是东西约100公里,而以敦煌莫高窟居中,西千佛洞在莫高窟西40公里,榆林窟在莫高窟东60多公里。从寺历中的有关记载看,这三处石窟的日常管理和维修都由敦煌僧团负责,诚所谓“检校三窟,百计绍隆;能方能圆,自西自东”。②而寺历中关于安西榆林窟、敦煌西千佛洞历史活动的资料,虽然数量有限,但却是全部敦煌文献中仅有的,在其他文献中更为罕见,珍贵之处不言而喻。寺...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铜仁学院学报》2017年04期
铜仁学院学报

唐宋之际敦煌寺院“纳官”考释

唐代的纳官,史料中多有记载,主要有两种含义:官方主动的收纳充公和民间被动的缴纳赋税。如张鷟《朝野佥载》载:“安南都护崔玄命女婿裴惟岳摄爱州刺史,贪暴,取金银财宝向万贯。……安南及问之至,擒之,物并纳官,裴亦锁项至安南,以谢百姓。”[1]77此属于前者。而后者,如ДX.3865(3-1)号李季兰诗有“婿作盐商十五年,不属州县属天子。每年盐课纳官时,少入官家多入私”[2]76,即商人向政府交纳赋税。此外,还有屯田以及公廨园上的纳官。如《唐神龙二年白涧屯纳官仓粮帐》记载唐神龙二年(706)吐鲁番白涧屯交纳的仓粮[3]372-373。又如阿斯塔那184号墓文书《唐请处分前件物纳官牒文稿》记载交纳的公廨浆(1)等物[4]290。敦煌寺院经济文书中的“纳官”和以上两种情况大有不同。张弓先生指出,敦煌的纳官是寺院造食贺官[5]591。袁德领先生指出,敦煌文书中所纳之“官”,分“僧官”和“窟上官”两类,僧官当为教团的僧官,窟上官即为“勾当三窟”...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敦煌学辑刊》1970年20期
敦煌学辑刊

敦煌寺院中的都师

敦煌寺院中的都师田德新在九到十世纪的敦煌归义军时期的文书中,尤其是在敦煌寺院的籍帐入支类文书中。常能见到作为僧官的“都师”一职。从其职掌来看,大抵是管理寺院杂务及日常入支事务的,其地位并不甚高,但由于文书中出现颇多,管领事务又较为纷杂,故是一不可缺少的僧官,近年来,已有人注意到了都师的活动,对都师一职作了初步的研究,如姜伯勤与湛如二先生皆认为,在敦煌文书中,都师是寺院三纲之一都维那〔亦称都维、维那)的另一种称法,纲管寺院杂务(可参见姜伯勤《敦煌社会文书导论》第七章“教团”,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92年版;湛如《论敦煌佛寺禅窟兰若的组织及其他》,载敦煌研究院编《段文杰敦煌研究五十年纪念文集》,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1996年版,第95页。)然而,马德先生却在研究敦煌莫高窟的洞窟营建史中认为,在敦煌工匠中,也有被称为都师的一类工匠,地位较高,与都料、都匠职位相埒,是建筑行业中的组织者与规划者(可参见马德《十世纪敦煌工匠史料述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献》1988年01期
文献

关于敦煌寺院水硙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在敦煌写本中见到一种以水流为动力的碾皑设备,用来将麦粟等颗粒粮食磨成面粉。这种设备,名叫水皑。它的经营方式和收入以及与此相关的皑户等等问题,历来为研究者注意。早在四十多年前,日本那波利贞已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中晚唐时代敦煌地方佛教寺院的碾皑经营》一文①,一九五六年巴黎出版的谢和耐著《中国五至十世纪的寺院经济》一书亦有专节论述②。本文在前人研究基础上,就以下几个问题,进行再探讨。如有不当,请批评指正。 皑课入与皑入是否等同? 在敦煌寺院帐目上有为数相当多的皑课入、皑入的记载,研究寺院水皑的收入,必须正确理解皑课入与皑入的含义。 什么是皑课入?所谓恺课入,是将水皑出租于人所收的租费,或者是指用水皑替他人将麦粟等颗粒粮食磨成面粉所收的加工费。皑课,无论是加工费或租费,一般都以颗粒粮食麦粟等计算支付。举例如下:P.4694号诸色入破历计会残卷⑧: 麦七十二石,自年皑课入。P。2974号乾宁四年((897年)某寺诸色入破历计会稿: 麦五十八...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献》1988年01期
湖南大学
湖南大学

五~十世纪敦煌寺院财产管理研究

敦煌寺院经济文书记载了五~十世纪敦煌寺院的社会经济生活,其中,经济文书中涉及大量账簿记录,这一珍贵的历史资料为我们了解和研究五~十世纪敦煌寺院的财产管理制度提供了宝贵的研究基础。敦煌寺院财产管理的对象主要包括常住斛斗及什物管理,寺院财产来源于高利贷收入、地产收入和宗教活动收入等。这些财产来源的收支管理活动通过科学严谨的财产管理机构与相应的财产管理人员来完成,如儭司、行像司、功德司等10多种管理机构以及都僧统、寺主、直岁等直接参与财产管理的人员。在财产管理方式上,以算会和点检两种方式为主。敦煌寺院的财产管理活动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内部控制思想,如以“量入为出”的原则进行财产审计和预算控制;通过寺院徒众直接参与财产管理人员的任免,对财产管理人员实行定期轮换,合理设置财产管理机构和确定权责等实现组织结构控制;通过合理设置账簿、定期进行会计结算与提交结算报告实现会计核算控制。这些内部控制的行为虽然没有明确的制度文件予以强制执行,但却时常体...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文化学刊》2017年08期
文化学刊

唐五代敦煌寺院仓司研究

佛教传入中国之后,寺院逐渐与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环境结合,这不仅体现在脱胎于封建官僚体系的僧官制度上,也表现在寺院通过占有土地和控制农民,发展起了独特的寺院经济模式。佛教寺院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种寄生于政治权利和民众信仰之间的供养体系。而“仓”作为这一体系重要的一环,其职能亦随着寺院经济的触角逐步扩张。从最初存放什货杂物的仓房变为管理寺院收纳和民间借贷的中枢机构,“仓”的职能扩展反映了佛教寺院积极参与社会经济活动、谋求世俗利益的过程。唐五代时期,“仓”的经营管理逐渐制度化,“仓司”作为仓的执掌机构,不仅管理仓的出纳,也作为寺院的财产管理机构,直接从事经济活动。一、仓司的设置和职能唐五代时期,敦煌寺院财力雄厚,建立起仓库对寺院财产和粮食进行统一管理。都司在灵图寺设置“都司仓”[1],并通过都司仓进行放贷活动。本文探讨的“仓司”是各寺院下属的对仓库进行管理以及进行相关经济活动的机构。分析现存的敦煌文献得知,至少永安寺、净土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