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法治建设履职纳入政绩考核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党政主要负责人履行推进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职责规定》,提出党政主要负责人应当将履行推进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职责情况列入年终述职内容,上级党委应当对下级党政主要负责人履行推进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职责情况开展定期检查、专项督查。上级党委应当将下级党政主要负责人履行推进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职责情况纳入政绩考核指标体系,作为考察使用干部、推进干部能上能下的重要依据。适用于县级以上地方党委和政府主要负责人。党政主要负责人履行推进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职责,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坚持宪法法律至上,反对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坚持统筹协调,做到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坚持权责一致,确保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坚持以身作则、以上率下,带头尊法学法守法用法。党政主要负责人作为推进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应对法治建设重要工作亲自部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重庆》2013年08期
新重庆

建立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政绩考核制度

一、现有政绩考核制度及其存在问题当前,我国现有的政绩考核主要包括:财政支出项目绩效考核、部门绩效考核、区域绩效考核以及领导层绩效考核等几种考核方式。(一)政绩考核的主要分类我国一直在对政绩考核制度进行改革探索,在经过了20世纪80年代初到90年代的起步阶段后,现在政绩考核评估作为一种有效的管理工具已经为大多数政府部门所接受,尤其是近年来政府明确要求建立科学的政府绩效评估体系,各级政府都以不同形式开展政府绩效评估工作的探索,形成了形式多样的政绩考核的方式和方法。1.财政支出项目绩效评估。1998年,国家层面确立了建立公共财政框架的改革目标,伴随财政管理制度的改革,加强了对财政支出的绩效管理,并于2002年出台了《项目支出预算管理办法》,对财政支出项目进行绩效评估。此后,很多省份也相继出台项目绩效评估的方案,例如广东省2004年出台了《财政支出绩效评价试行方案》,针对财政支出的经济建设、农业、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社会保障、政府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今日浙江》2013年11期
今日浙江

生态文明视角下的政绩考核制度改革

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是政府强力推进下的市场化改革。在这一背景下,政府政绩考核制度成为一个十分重要而且不可或缺的制度安排。但是,政绩考核制度安排的好坏直接影响到科学发展观和生态文明观的落实。好的政绩考核制度可以将政绩考核导向生态文明建设轨道,坏的政绩考核制度可以将政绩考核导向破坏生态文明的轨道。从我国现阶段的国情看,生态文明视角下的政绩考核制度必须进行三次改革。“GDP论英雄”必须转向“绿色GDP论英雄”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为了实现“高增长”,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问题的根源之一,就在于以“GDP论英雄”的政绩考核制度。“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是对“绿色GDP”模式的生动诠释。但是,在实践中“GDP论英雄”的影子依然存在,生态文明建设的政府职能被弱化。因此,生态文明视角下的政绩考核制度首先要完成从“GDP论英雄”向“绿色GDP论英雄”转变。真正把资源节约作为约束性指标,实施最严格的土地资源管理制度,实施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风窗》2012年20期
南风窗

反思官员政绩考核制度

地方官员政绩考核一直是我国政府官员管理的重要手段,目前更有强化的趋势。许多地方和高校都在忙着研究和建立健全所谓新的政绩考核指标体系,比如有一项重大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是专门研究政绩考核指标体系的,主持该课题的教授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各地方政府官员登门拜访络绎不绝,其原因无非是想该教授在设计政绩考核指标时对自己有利些。虽然关于政绩考核中存在的问题也经常见诸报端,然而,笔者认为,仅仅看到政绩考核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是不够的,由政绩考核本身引发的社会问题更应该得到重视,并且,我们应当反思政绩考核这个做法的本质。“应付”早就听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可所亲见的欠发达地方的基层官员应付政绩考核的做法还是超出笔者的预料,虽然,可能是个别现象,但它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应当引起人们警惕和重视。笔者略举调研中所遇到的几例,便可见一斑。其一是关于招商引资中的造假。在发展经济的大形势下,招商引资的做法本无可厚非。尤其后发展地区的发展愿望更为迫切,这一做法就成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决策探索(下半月)》2012年10期
决策探索(下半月)

反思官员政绩考核制度

虽然关于政绩考核中存在的问题也经常见诸报端,然而,笔者认为,仅仅看到政绩考核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是不够的,由政绩考核本身引发的社会问题更应该得到重视,并且,我们应当反思政绩考核这个做法的本质。“应付”早就听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可所亲见的欠发达地方的基层官员应付政绩考核的做法还是超出笔者的预料,虽然,可能是个别现象,但它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应当引起人们警惕和重视。笔者略举调研中所遇到的几例,便可见一斑。其一是关于招商引资中的造假。在发展经济的大形势下,招商引资的做法本无可厚非。尤其后发展地区的发展愿望更为迫切,这一做法就成为了后发展地区政府政绩考核最重要、甚至唯一的标准。能够招到商,引到资的就是能力强的官员。在这种情形下,不但所有的官员都负有招商的任务,而且任务层层分解、层层下达,直到村干部。当招商引资成为悬在这些地区基层干部头上的利剑时,“应付”就出现了。一个后发达地区的干部向笔者讲述了他身边发生的“曲线”引进外资的实例:为完成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先锋队》2012年36期
先锋队

夏正林:反思官员政绩考核制度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夏正林撰文指出,虽然关于政绩考核中存在的问题也经常见诸报端,然而,仅仅看到政绩考核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是不够的,由政绩考核本身引发的社会问题更应该得到重视,并且,我们应当反思政绩考核这个做法的本质。目前地方政府官员政绩考核的做法就其本质而言,充其量只能说是政府层级的考核,或者说是政府层级管理的一个措施,而不能说是政绩考核。真正的政绩,说到底是人民对政府的评价,而不是由政府自身来评价。这种做法最大的特点是将最大的压力转移给了下级,特别是基层政府,而上级政府往往只负责考评。其实政府本身设定的任务与政策也是经常变动的,其执行也存在所谓的潜规则。比如经常说的“一把手工程”“、一票否决”,这些事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