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文学史追求科学性与人文性的历史回顾

任何理论的创造都必须奠基于对历史和当前实际情况的深入思考之上,我们要构建适合于中国自身特点的文学史理论,也必须对中国百年来文学史书写的历史做一点有针对性的梳理和回顾。只有这样,我们的文学史理论才可能是有根基的、有生命力的,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理论与实际的结合。一、建国前的文学史书写概况从中国文学史书写的历史来看,科学性从一开始就受到文学史家们的重视。“五四”新文化运动推崇赛先生,力图以科学精神来改造中国的传统文化,实现民族的复兴与强盛。处在起步阶段的中国文学史书写自然置身于时代的潮流之中,于是这一时期人们都把文学史视为一门科学,以求真为其目的。郑振铎就本着科学的精神对之前的中国文学史著作颇有微辞,认为到那时为止“还不曾有过一部比较完备的中国文学史,足以指示读者们以中国文学的整个发展的过程和整个真实的面目呢”,而他的目标在于“写一部比较的足以表现出中国文学整个真实面目与进展的历史[”1]。另外,刘大杰也在其《中国文学发展史》序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9年01期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

新的“中国文学史”可能吗——以《剑桥中国文学史》为中心的批判考察

正如大多数与西方现代观念密切相关的文化实践那样,谈及中国文学史的现代书写,确需追认西方传教士及汉学家的筚路蓝缕之功。在1901年出版的《中国文学史》(A History of Chinese Literature)一书中,英国汉学家翟理斯(Herbert A. Giles)不无自豪地宣称,不同于传统中国人专攻“个别著作的批评和鉴赏”,以“时代的系统的研究”讲述中国文学的历史,实属该书首创。20世纪20年代,藉由学者郑振铎的肯认,【注文1】翟版中国文学史的“创始之功”广为世人接受。直至半个多世纪后新文学史料的发现,才将这“第一”的名号让与俄国汉学家瓦西里耶夫(V. P. Vasiliev)《中国文学史纲要》(1880)。【注文2】近年来,更有学者认为德国汉学家肖特(W. Schott)《中国文学论纲》(1854)大幅刷新了西人写作中国文学史的时间上限。【注文3】然而考虑到西欧各国的汉学研究与本国主流学术的互动和相互影响,可以预期,...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上)》2019年05期
参花(上)

中国文学史教学内容探究

文学史教材经过不断推陈出新,目前诞生的文学史著作有很多,其中,袁行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一直是古代文学教学中的通行教材。很多学生通过对《中国文学史》的学习,系统地掌握了文学史的知识,建立了文学本位、史学的思维方式。但随着古代文学学术性研究的新发展,关于中国文学史的教学内容也有了新的方向。一、基础性与学术性的统一中国文学史的教学应坚守基础性与学术性的统一。文学史是文学的历史,古代的作家与作品本身是静止地停留在历史的长河中,如沙中之珠,等着人们去挖掘。但文学史本身也是不断发展的,作家作品的价值因朝代的不同而呈现出新的价值与意义。如陶渊明作品在后代地位的不断提高,杜甫诗歌在宋代地位甚至超过李白,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这也是文学史教材要不断与时俱进,文学史被不断重写的客观依据。很多教师对新时代所取得的学术进展缺乏敏感性,没有掌握最新的学术成果,在日常教学中延用以往的研究成果,教学内容与十年前如出一辙,学生的文史知识以教材为依归,教学内容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闻与写作》2018年06期
新闻与写作

传承中国文学经典的策略研究——评《新著中国文学史》

《新著中国文学史》叙述了自先秦至现代的中国文学史,全书共分10编,基本上是按“文学性”来定位布局,分为诗歌、散文、小说、戏曲四大块,尤重小说和戏曲。该书认为国文学与政治有着密切而不可分离之关系,这一观点对当时乃至今后文学史体例的编著都有一定的影响。这是一部完全采用了“纯文学史观”的“纯文学”著作,曾被译成日文在日本发行,具有相当的文学价值。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屹立于世界长达五千年之久,历经了艰辛的历程。我国商朝时期就已经出现文字,距今已经有3500余年历史,中国文学凭借着特殊的内容、经典的形式以及独特的风格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特色,与世界其他民族的文学艺术一同发展。中国文学经典是中华民族文学发展的瑰宝,时至今日这些经典的文学著作中蕴藏的历史价值与珍贵智慧对当代社会仍然有十分深远的影响。因为这些作品不仅仅有文学性,同时也拥有震撼心灵的感动,它是国家、民族形成独特思想艺术的保障。要将这些宝贵的文化资源传承下去就需要针对当前中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艺术时空》2016年06期
中国艺术时空

构建“梅学”理论 彰显中华传统文化——张一帆著《梅学初得》序

一帆君的书《梅学初得》是他继硕士论文人提倡有了新文学,便认为京剧及以前那些文后,十多年来的又一本新作文集,功力见长,学都是旧文学,应该弃旧迎新那是十分不合理令人欣悦。他立志于攻研梅学,努力耕耘,潜修不辍,精神可嘉,是当代研究戏曲文化的青年学人中自强不懈、稳步进取的良才。的。也不能因为新文学是与西方文化接轨的,而认为值得重视,而旧文学就都是古老腐旧之物。这确如有了子女,使把父母抛弃不顾。中研索昆曲、京剧是绕不开梅兰芳大师的。国传统文学自有其一套生生不息的活的永恒的梅公是中国的,民族的,也是世界的,甚或说是全人类的。昆曲、京剧已经先后被联合国教生命。”(第295页)斯言诚然,旧说京剧难登大雅之堂的偏见,可以休矣。京剧就是继唐诗、科文组织认定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昆曲、宋词、元曲、传奇而后演变而成的,绝不逊色。京剧的时代价值已然超越国界,超越地域,超越民族、文化、宗教和社会制度的不同,为人类共同、长久所有。近读钱穆先生的《中国文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语文(教学研究版)》2017年03期
现代语文(教学研究版)

唐诗中的日月春秋

唐诗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因此,需要挖掘它的精神内涵,汲取一定的思想精华,来武装学生的头脑;需要欣赏它的艺术价值,获取一定的艺术细胞,来提高学生的人生品位。日月山水,春花秋月,是唐人眼中的好题材,需要好好的学习,将这些诗句当做实现人生梦想的铺路石,一块一块地装到自己的行李袋里。一、唐诗中的“日”任何文学作品的太阳,比不上唐诗中的意象丰富,情感真挚,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春天来了,诗人早上一出门,看见火红火红的太阳挂在高空,不由自主地发出“日出江花红胜火”的惊呼!太阳底下欣欣向荣的景象不仅仅是大自然的,也是属于黎民百姓的;不仅仅是属于一个春天的,更是属于一个盛世的,因此意象是非常丰富的。诗人有了雅兴,继续旅游,来到庐山脚下,看见日出随口吟出“日照香炉生紫烟”。早上的雾气经太阳折射出五颜六色的景象来,显得特别的壮丽,这种朝气正是诗人所具备的那种桀骜不驯的个性特征。诗人坐在河边,极目眺望,看见西坠的红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