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视对“剪灯”系列小说的研究——《明代“剪灯”系列小说研究》序

一中国古代叙事文学发展至明代而空前繁荣起来,以戏曲而论,宋元南曲戏文融合金元北曲杂剧而形成的传奇,作品总数当在千种以上,傅惜华《明代传奇全目》收950种,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又有增补;而存世者亦近二百部,李修生《古本戏曲剧目提要》收有传奇199部,书后所附吴书荫《明传奇佚曲目钩沉》著录126种。同戏曲一样,小说创作也出现了同样局面,刘世德《中国古代小说百科全书》收明代小说160余种;宁稼雨《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著录明代作品688种,其中有些作品是否属于小说,尚可斟酌,但也有失收者。由此可见叙事文学两种主要形式戏曲和小说在明代的繁荣盛况。同时,无论戏曲或是小说的创作队伍,也由历来的世代累积型的集体创作或艺人编制,到了明代进而有文人学士掺入。沈宠绥在《度曲须知》中说:“名人才子,踵《琵琶》、《拜月》之武,竞以传奇鸣;曲海词山,于今为烈。”[1]王骥德《曲律》亦云:“今则自缙绅青襟,以迨山人墨客,染翰为新声者,不可胜记。”[2...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湖南城市学院学报》2006年01期
湖南城市学院学报

论张承志的草原系列小说

张承志是一位少数民族作家。他写了很多反应草原生活的作品,人们习惯称这些作品为“草原系列小说”。张承志的草原系列小说具有草原民族独特的草原芬芳和情趣、草原韵味和旋律。张承志对草原人民的心境、情绪、生活方式、风俗人情有着独特的感悟,对草原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和独特的把握。一、草原情结内蒙古大草原是张承志据以立命的第一块大陆,他初露锋芒时的歌唱寄托了他对广阔草原的无限依恋。他曾在草原小说选集《美丽瞬间》自序中写道:“草原是我全部文学生涯的诱因和温床。甚至该说,草原是养育了我一切特征的一种母亲。”确实,张承志绝非草原的过客,四年在牧区插队的经历真正塑造了他的个性特质。在与牧区人民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四个春秋中,他充分认识到劳动人民的默默无闻、吃苦耐劳、善良无私和淡泊坚忍,很快就把自己的爱与恨、悲与欢和草原人民联系在一起。这一段时间的生活经历对他以后的文学创作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多少年以后,他依然把草原当作自己的精神家园。每当作家与他笔下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1年18期
文教资料

海明威尼克形象系列小说的主题剖析

尼克形象系列小说的实质是:海明威在不同的时段,以某个相对固定的视点,用短篇小说的样式记录了尼克的生命历程和心路过程,死亡、爱情和暴力。作为20世纪初美国青年的一种典型,尼克的成长过程揭示了美国那一代青年失望、迷惘乃至颓废的根由,具有广泛的社会意义。一、死亡情结千百年来,爱与死都是文学史上永远写不完的主题,作为自然规律,死亡是任何有机生命体都不可避免的现实。正像海明威在《午后之死》中所说的:“‘一切故事,讲到相当长度,他就算不上一个真正讲故事的人。’所以死亡是反复出现的主题。”海明威的尼克形象系列小说也不例外,死亡是他表现的重要主题,甚至尼克故事也是从死亡开始的,他的尼克形象系列小说带有浓郁的死亡情结。尼克形象系列小说中死亡情结的初现是在《三声枪响》中,这也是尼克故事的开端。死亡带给主人公的是一种无孔不入的恐惧。作者将死亡作为童年尼克面对的第一件事情,从教堂的赞美诗“生命总有一天会断送”中,尼克没有像其他小孩一样听到对生命的赞美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7年02期
名作欣赏

王勇英儿童文学的乡土诗意化写作——论“弄泥的童年风景”系列小说

“弄泥的童年风景”系列丛书是广西女作家王勇英的作品,一共六本:《巴澎的城》《花一样的村谣》《弄泥木瓦》《和风说话的青苔》《火纸》《阿唱》。作者以自己的家乡———广西玉林市博白县东平镇大车村为背景,以她自己的童年生活为原型,讲述了浓厚的乡土气息下客家人淳朴的生活故事,在地域文化浸润下的王勇英的作品呈现了独一无二的艺术气质。新时期的儿童文学中,作家的乡土叙事呈现了别样的美,曹文轩笔下的苏北水乡展现着柔和之美,彭学军笔下的凤凰清新美丽,而王勇英笔下的广西博白散发着浓郁的艾草香。一、作者童年生活经验的书写王勇英“弄泥的童年风景”系列小说“写在前面的话”中,作者说道:“这是我的童年足迹。写我在广西博白县东平镇大车乡村度过的童年时期最纯真、美好的记忆。”生长于广西博白的一个叫大车的小山村的王勇英,在自己的作品中总是专注于写南国乡村的风情,她的小说总带有大车村的影子,她的文字给人一种温暖又令人陶醉的感觉,字里行间弥漫着乡村青草、花香与动物气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天中学刊》2017年05期
天中学刊

借鉴与超越:阎连科“耙耧”系列小说与存在主义

源自现象学派的存在主义哲学在20世纪横扫欧美国家并受到广泛推崇,也催生出了诸如萨特、加缪、海德格尔、波伏娃等多位著名存在主义哲学家。但是存在主义却未曾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思想体系”,众位思想家也未曾建设成有正规制度、步调一致的“团体”,相反,众位思想家之间矛盾显著,无法就哲学观点达成一致。正如存在主义哲学研究者沃尔特·考夫曼所说:“有多少存在主义者,就有多少存在主义哲学。”(1)基于这种状况,存在主义一词的使用就显得困难重重,为了避免不同人因对存在主义的不同理解而产生不必要的争执,也为了更好地论述阎连科对存在主义的接受和发展,笔者有必要对存在主义的内涵先行勾勒:(1)世界是虚无荒诞的,但世界的无意义或者虚无,实际上是对人的解放,毕竟没有先验意义的束缚,人是自由的,但同时也是虚无的。(2)“自由”是与生俱来的,人生就是一系列选择时刻的堆积,同时,人也是一种面向未来谋划着并努力实现谋划的存在,其根基是空洞的无,因此人不得不为自己创造意...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创作与评论》2017年16期
创作与评论

论曹志辉情感系列小说的女性意识

湘籍女作家曹志辉的文学创作多以散文见长。她的散文取材广泛,女性空间、亲情伦理、民情乡俗、天南地北、时代社会、家国情怀,无所不包。近年来,曹志辉以她一贯的人文情怀和细腻文笔,将重心放置在小说的创作之上。她的《清欢》《女歌》等情感系列小说,皆以女性的情感与命运为主线,从性别、城乡、历史等多维度呈现出了当代女性的生存境遇与情感方式,真切地表现了现代女性在城市与乡村、传统与现代、理想与现实面前的伦理困境,并借其显豁的女性意识叩问了人的尊严、人的价值、人的存在等人类精神的重大命题,具有较强现实反思力度。一《清欢》《女歌》以一个家庭三代女性的情感与命运为核心,分别讲述了娘、冬青、半夏的人生故事。娘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更是一个忍辱负重的贤妻良母。除了日夜不息的辛勤劳作之外,娘还会绣花、唱女书。相对于那些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娘在心性、见识、胆魄等方面显然高出她们一截。但尽管如此,对于女性亘古如斯的低贱地位、对于命运的一连串打击,娘也只能...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