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馆的时代含义

2001年8月6日,中央台一套的晚间新闻联播节目播出了一则消息,亚洲的伊斯兰国家伊朗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在闭馆多年后又重新开放,正在展出西方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中央台的解说词虽然播的是法国画家图卢兹-劳特累克等,但电视画面却定格在英国现代艺术的重要代表培根犤1犦的画作上,接着画面又转到展厅外面的两件雕塑,分别是亨利·摩尔及贾柯梅蒂的作品。看过这一消息后,吃惊的同时,使我立刻联想到南京博物院艺术陈列馆中的现代艺术陈列馆及其展示风格。南京博物院艺术陈列馆是1999年才新建开放的,由楼宇智能化管理的一座引人入胜的场馆。有着怡人的环境和舒适的空间。除了玉器、瓷器、青铜、织绣、绘画等等这些几乎所有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博物场馆都同样命名的展示古代艺术珍品的专门展厅外,还并列开放着现代艺术陈列馆。它是流动的,可以短期内连续展出或更换展览内容;它是兼容并蓄的,中西方的文明都可以在此展出;它又最具当下情怀,可以亲近现代人的艺术创作和观赏潮流,成为当下的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美术大观》2007年10期
美术大观

浅谈现代艺术中“中国语言”的重要性

在现代艺术中,往往许多创作理念都趋于“全球化”、“一统化”。这是因为现时欧美一些国家的资源丰富,科学技术进步,而刚好很多艺术是和技术结合的。艺术的创作,必须凭借技术材料的支撑,所以造成这些西方国家凭自己科学技术的进步,来统领着世界的潮流。也因这一统领使得发展中的国家要向其靠拢和持平,使得发展中国家的创作理念也趋同一化,使得全球的艺术走入了令人窒息的“一统化”局面中,因而发展中的国家艺术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化和独创性。其中也包括了我们中国的部分艺术,特别是需要技术或材料支持的艺术,这样的艺术就打不开世界市场之门,在强烈的竞争中就失去自己的位置。像我们国家的设计艺术,最明显例子是手机设计,中国十几亿人口,人人基本上有一部手机,这是多么大的市场,但现时这个市场大部分都被欧美、韩日所占领。这都不能怪中国消费者的崇洋思想,造成这样的最主要原因是,我们的很多中国品牌的设计中,都是参照欧美、韩日的大牌手机生产商的设计意念,有的甚至照抄,这样等别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知识文库》2017年02期
知识文库

从卢梭自然主义思想看社会文明进程

在18世纪的法国启蒙思想哲学之中,卢梭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之一,他在西方哲学史、思想史、政治史上都占据着重要地位。但卢梭同时也是当时思想者中的“异类”,在人们都倡导理性之上的文明社会之时,卢梭却将自然主义思想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又借此对当时思想浪潮之中的社会进步观进行批判。本文将论证传统的自然主义思想在经过卢梭的批判继承之后,于其各类思想之中的贯穿,并探讨卢梭的社会历史观点。一、卢梭的自然主义思想有关自然主义,是一个比较古老又语义有些模糊的哲学概念。参考《哲学大词典》定义:“(自然主义)泛指主张用一切自然原因或自然原理来解释一切现象的哲学思想、观念。”同许多法国启蒙哲学家类似,卢梭也没有给“自然”一个最精确而单一的定义,他同时用“自然”表示“自然界”、“人类出现文明之前的时期”和“人类的纯真状态和自然人性”。我们把重点放在最后这个意义上进行论述。在卢梭之前或同时期,也有许多人崇尚“自然主义”,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的德谟克利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海学刊》2015年04期
南海学刊

黎族社会文明进程中的秩序与身体——以文身为中心的探讨

黎族作为海南岛上的先住民,有着自己独特的风俗习惯,文身是其中代表性的存在,这种用身体传递文明的方式不但是图腾崇拜的表达,也是刻写在身体上的文明。黎族女性藉刻在身体上的特殊符号呈现本民族文化,这种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世代相传的风俗成为黎族的民族标识。然而,随着海南岛被纳入中华文明的版图,黎汉之间文化的碰撞与融合逐渐展开,黎族社会的文明进程也由此开启。正如埃利亚斯所言:“社会所经历的几百年的文明进程,体现在文明社会中每一个正在成长的人的身上,他们从小就程度不同地、机械地经历着个人的文明进程”[1]3。毫无疑问,在文明发展的进程中,个体身体不仅是参与者和实践者,也是文明秩序的呈现者;另一方面,文明也将不同的身体划分在其分类系统中,在秩序的规范下,身体成为了被关注、规训和争夺的对象。可见,“身体表面不仅仅是光滑的皮肤,而且有复杂的社会印记”[2]。就文身“被文明”的发展进程而言,可以清晰地看到分类系统、文明秩序及身体本身在其中扮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长江论坛》2002年02期
长江论坛

人的素质与社会文明进程

文明,是人类改造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成果,是人类社会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进步状况。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人类文明的进程史,在几千年人类文明的进程中,人的素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人的素质的高低,决定人类文明进程的速度、质量和方向。同时,社会文明的进步状况影响着人的素质的高低。现在我们处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时期,在这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时期,要巩固和发展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伟大成就,促进两个根本性转变,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面对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相互激荡和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迎接综合国力剧烈竞争的挑战,就必须建立丰富的物质文明与高度的精神文明,而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建设,必须以提高人的素质为基础。因此,正确把握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与人的素质之间的关系,全面提高人的素质,对于我们现代化事业至关重要。一、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是人类文明的两大支柱社会是人所构成。人是物质的,同时也是精神的。心理学认为,人的生存和发展是以人的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学评论》1987年05期
文学评论

文学的困惑与审美的二元视角——论一种文学现象

我们当然不会忘记《爱,是不能忘记的》,这不仅因为在此之前新时期文学还没有一部作品如此直率地显露自己的困惑心绪,还因为,在此之后,作家在形象价值取向上和生活伦理审度上的困惑,成为一种经常的文学现象。 随着社会文明进程在中国大地上以前所未有的势头急邃推进,生活开始了一次悄悄的、然而又迅速有力的裂变。蕴藏在现实关系、生活方式和行为规范之中的人的生产性因素,或有利于每个实践主体潜在创造力发展的人性因素,都因其对文明历史发展方向的顺应,得到大大的强化。《乡场上》的冯么爸挺起了脊梁;转瞬之间,挺直脊梁的玛么爸们便以“燕赵之士”的刚劲演出了一幕经济变革的壮剧。发生在《鸡窝洼的人家》的故事,也许不那么劲健豪放,但在它戏剧性的家庭重组之中,更深沉地透出“自在状态”对生产主体的强大吸力。所惜者,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并不尽是一派赏心悦目的风光。此时此刻,王润滋痛心地注视着那些被物欲吞噬了良心与同情的阮家湾人(《卖蟹》);张炜也为“巧取豪夺”的变相再现写下...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