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地下文物埋藏区”制度的研究

一缘起制度的研究成果还很少。一方面,因近年来国家城镇化的加速,工程三地下文物埋藏区的定义建设已经成为影响地下文物保护的最大威胁,大地下文物埋藏区,是经专门的政府机构划定量未定级地下文物点在工程建设中遭到破坏的和公布的地下文物分布密集的特定地理区域。情况屡见不鲜;另一方面,为解决工程建设和地埋藏区设立的目的,是通过对选址于埋藏区下文物保护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的省市通过在内的建设工程执行事先文物调勘,以解决文物保地方法规中制定“地下文物埋藏区”制度,将未定护和工程建设的矛盾,做到“既有利于工程建设、级地下文物点纳入其中进行保护,试图以此达到又有利于文物保护”。工程建设与文物保护之间的平衡。为探讨埋藏区地下文物埋藏区,不仅是有可能埋藏文物的的定名、定义、起源和发展历程,在文物法规中建地方,而且是经考古技术手段证实为地下文物集立埋藏区制度的必要性以及优化对埋藏区的文中分布、埋藏密集的地方;否则,容易导致埋藏区物管理,特展开本研究。外延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北京市人民政府公报》2016年30期
北京市人民政府公报

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公布北京市第五批地下文物埋藏区的通知

京政发〔2〇16〕22号各区人民政府,市政府各委、办、局,各市属机构:为进一步加强对本市地下文物的保护,市文物局、市规划委、市规划设计院和市文物研究所划定了本市第五批地下文物埋藏区,并已经市政府同意,现予公布。第五批地下文物埋藏区图纸由市文物局、市规划委、市规划设计院和市文物研究所另行印发。附件:1.北京市第五批地下文物埋藏区名单2.北京市第五批地下文物埋藏区说明2016年6月20日附件1北京市第五批地下文物埋藏区名单一、金中都城址地下文物埋藏区(二期)二、朝阳区辛庄地下文物埋藏区三、石景山区金顶山地下文物埋藏区四、房山区岩上遗址地下文物埋藏区五、房山区南尚乐遗址地下文物埋藏区六、顺义区牛栏山地下文物埋藏区七、大兴区安定镇地下文物埋藏区八、渔阳城遗址地下文物埋藏区九、平谷区马坊地下文物埋藏区十、密云区高各庄古村落及墓葬埋藏区十一、延庆区水泉沟冶铁遗址地下文物埋藏区十二、通州区通州城遗址群地下文物埋藏区附件2北京市第五批地下文物埋...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北京文博文丛》2014年01期
北京文博文丛

公众的地下文物保护意识研究——以北京地区的抽样调查为例

北京在建设世界城市的过程中,文化 人员分成两个调查组,每个小组由四人组软实力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作为中国 成。在住宅区、公园、地铁站、校园、机最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古都,北京埋藏在地 关单位等人员聚集区域发放问卷。下的丰富文化遗产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载这次调查,先后回收普通抽样问卷体,涵盖了北京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 400份。为了解问卷所设内容没有反映的形成的极具特色的文化内容。北京地下文 问题,我们还采取了人物访谈的方式,物的保护,对长远保护首都北京伟大悠久 先后访问市民40名,详细记录了他们对文化的物质载体,建设“人文北京”,对 地下文物保护的态度和相关知识。于彰显城市魅力,提高城市品位和文明问卷的设计采取了选择题的形式,共素质,增强城市凝聚力,实现首都社会 17组问题。所涉及的问题包括:1.被调查乃至于中国社会的可持续协调发展, 者的个人基本情况;2.公众对北京文物资都具有深远意义。 源的认识;3.公众对考古及文物知识的为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北京市人民政府公报》2014年21期
北京市人民政府公报

北京市文物局关于发布《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预案备案办法》的通知

京文物〔2014〕880号各区县文化委员会、各建设单位:《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预案备案办法》已经2014年6月9日第13次局长办公会议通过,现予发布,自2014年9月1日起施行,请遵照执行。北京市文物局2014年7月10日(联系人:李响;联系电话:64044448)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预案备案办法第一条为规范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预案备案工作,根据《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管理办法》,制定本办法。第二条《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管理办法》规定的需事先向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备案的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应事先制定地下文物保护预案,报建设工程所在区、县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备案。第三条地下文物保护预案依照北京市文物行政管理部门所制定的范本如实填写项目名称、建设位置、四至范围等基本情况,明确建设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的责任分工和发现地下文物的应急处理措施。第四条备案材料应至少包括以下几项:(一)地下文物保护预案备案申请表;(二)地下文物保护预案、规划或建设行政管理部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物科学研究》2013年03期
中国文物科学研究

基本建设地下文物勘探存在问题及对策

地下文物,顾名思义,指埋藏在地下的具有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的文化遗存,像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等,它们与地上的古建筑、石窟寺、石刻等文物一样,同属先人留给当今社会的共同财富,具有不可再生性,一旦遭到破坏,将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由于地下文物埋藏地点的隐蔽性和不可完全预知性,导致其保护难度大大高于地上文物。长期以来,地下文物安全的最大威胁来自关乎民生和社会发展的基本建设,基本建设愈发展,地下文物安全面临的威胁就越大。要想确保基本建设中地下文物的安全,就必须在基本建设工程开工前掌握地下文物的分布情况和重要程度,并采取必要的措施加以保护。而目前判断地下文物的有无和重要程度的主要手段,就是专业考古人员进行的地下文物勘探。通过文物勘探,不仅可以调查、了解地下文物遗迹的分布情况,为考古发掘提供可靠的依据,而且可以避免地下文物遭受建设性破坏,确保文物安全。同时,还可为基本建设工程排除可能存在的地下隐患,保证建筑工程质量。为此,如何加强文物勘探工作,...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北京观察》2009年03期
北京观察

北京市政协开展地下文物保护调研

为建设“人文北京”,保护古都历史文化,北京市政协把保护地下文物作为今年参政议政重点课题,将针对当前扩内需、保增长,新一轮大型基础项目陆续开工,地下文物保护面临的严峻形势,就地下文物保护工作的现状和函境、影响和制约地下文物保护的觅待解决的问题展开调研,提出意见建议,促成相关政策法规的制定,推动地下文物保护工作有法可依、有序开展。北京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组成调研课题组,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应邀向委员们介绍了北京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