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80年代初至今新加坡华语使用状况分析及展望

一个民族的母语往往是这个民族使用的第一语言 ,也是日常社会生活所用语言。但在新加坡占人口大多数的华族却并不以自己的母语“华文”为第一语言 ,这种现象引起了语言学界、双语教育界、文化界许多人士的关注。最近 2 0几年 ,英语在新加坡各族家庭用语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 ,而华语的使用人数和水平都在下降。许多学者对这种现象的历史和现实原因做了细致的分析。本文将重点放在 2 0世纪 80年代初以来华语 (这一概念侧重于听说 )使用状况的分析上 ,力图从中把握它的发展特点及成因 ,并对未来新加坡华文的发展趋势提出自己的预测。一、发展状况及其成因(一 )分段及现状从新加坡建国到 80年代初 ,华文教育可以说是每况愈下。新加坡的家长从 2 0世纪 5 0年代末以来就逐渐将自己的孩子送往英校。到 1979年 ,在全部小学一年级学生中 ,就读英文学校的占了 91% ,华文小学仅占9% ,1984年登记进入华文小学一年级 (简称“小一”)的新生人数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际汉语学报》2016年01期
国际汉语学报

新加坡华语的语音与流变

一、引言新加坡是一个多种族、多语言的东南亚国家,总人口540多万,其中华族是最大的族群,占总人口的将近四分之三,此外还包括马来族、印度族和其他族群。华语作为官方语言之一,是新加坡华族社群的共通语,也是华族学生必须掌握的法定母语。新加坡使用的华语在各个语言层面与中国的普通话是一脉相承、大体一致的。然而,由于新加坡历史上曾与新中国隔绝长达三四十年,华语又长期受到汉语方言、英语、马来语等接触语言的影响,因此在新加坡范围内使用的华语又体现出不少自身的语言特色(参见周清海,2002)。鉴于此,新加坡华语常被视作现代汉语在海外的一个语言变体(朱德熙,1988;汪惠迪,2002;祝晓宏,2008)。研究新加坡华语的语言特征,不仅可以揭示现代汉语在多语共存语境中的变异,而且也有助于全面了解汉语域外变体的语言概貌。在以往的语言研究中,新加坡华语的词汇、语法以及规范化等问题受到的关注较多(陈重瑜,1986;Lock,1988;汪惠迪,2002;陆俭...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海外华文教育》2001年04期
海外华文教育

新加坡华语句法特点及其规范问题(上)

引言所谓新加坡华语句法特点,这是就新加坡华语跟中国普通话相比较而言的。新加坡华语是新加坡华人的共同语。新加坡华语跟中国普通话是一脉相承的,与中国普通话基本上是一致的。但是,无论在语音上、词汇上或语法上,二者又有所区别。在语音上,新加坡华语口语中几乎听不到儿化音;在词汇方面,区别就更明显了,像“组屋、使到、太过、摆放”等都是新加坡华语里的常用词语,可是在中国普通话里不用这样的词;而中国普通话里的“服务员、乘客、宇航员、救护车、摩托车、洗澡、劫持”,在新加坡华语里则分别说成“侍应生、搭客、太空人、救伤车、电单车、冲凉、骑劫”;在语法方面也有区别,拿量词的使用来说,新加坡华语里的量词跟中国普通话里的量词大多数是一样的,但也有不同,例如在新加坡华语里量词“粒”和“间”的使用范围特别广,而中国普通话里“个”的适用范围特别广。在许多场合,新加坡华语里用“粒”或“间”,而中国普通话一般用“个”。请看:中国普通话 新加坡华语 —个苹果 一粒苹果...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

清末民初中国与新加坡华语词汇对比

本文通过构建以1911-1912年《申报》和《叻报》中广告语料为重点的11万余字的语料库(包括《申报》(675期)约8万字和《叻报》(630期)3万字),对中国和新加坡近代华语词汇差异进行了研究。本文主要从两份报纸的名词、量词、动词、形容词以及时间词五个方面入手,分析清末民初汉语与新加坡华语存在的差异,以及两地词汇形成差异的原因。研究认为二者差异主要表现为四种类型:异形同义词、同形异义词、特色词语,还有同一词使用频率不同。差异的成因则有五:一是社会环境的影响,二是方言词的影响,三是英语、马来语等外来语的影响,四是政府政策的影响,最后是编者的个人语言习惯、政治态度等个体因素。其次,清末民初新加坡华语词汇形成了既有中国特点,又有自己特点的风貌,尤其是这一时期方言向通用语转变的面貌。在研究中我们还发现中国社会巨变尤其是辛亥革命对新加坡华人社会也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

新加坡华语特色词语考察

本文以2005年新加坡《联合早报》为语料,对收集到的273例新加坡华语特色词语进行了多角度分析,发现新加坡华语特色词语以名词为主且具有很强的兼容性,并对新加坡华语词语的发展做出预测。本文将收集到的新加坡华语特色词语按在普通话中有无对应词语分为两部分。对应词语包括实同形异和形同实异两类。对第一类词语,文章主要从构词语素入手进行分析,第二类则从词语义项义差异的角度讨论。非对应词分为反映新加坡社会某些领域特色的词语和新、港、台通用但普通话中不用的词语两类。从来源看,除新加坡本土原创的特色词语外,新加坡华语特色词语中还有大量的闽粤等方言词语、英巫语词语和汉语古旧词语。从新加坡华语开放的词汇接受系统可见,新加坡华语特色词汇具有很强的兼容性。新的新加坡华语特色词语会不断产生,已有的某些特色词语也会跨越地区限制,成为双区或多区共用词语。随着新中两国各方面交流的日益加深和加快、区域华语特色词语研究的深入以及语言自身的发展,新加坡华语词语与普通话...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海外华文教育》2017年09期
海外华文教育

新加坡华语语法研究现状与问题分析

一、引言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后,中国大陆开始了现代汉语的教学,同样受到该运动影响的新加坡创立了第一所新式华文学校——华侨中学,也开始了现代汉语的教学。由于当时新加坡的现代汉语教学“一切都是中国式的,教师和教科书都来自中国”(臧慕莲,1994),所以,应该可以说当时新加坡华文学校里所教授的现代汉语与中国大陆所教授的基本相同。然而,新加坡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在社会制度和经济、文化发展方面与中国不同。又加上新加坡与中国自1949年以来又曾经隔绝了大约四十年,也就是说,新加坡与中国大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或者说很少接触,而语言是不断发展的,两地的现代汉语势必会出现差异(陆俭明,2002)。新加坡华人大多来自于南方方言区(闽粤地区),现代汉语的发展不可避免地会受到闽、粤、客家等这些南方方言的影响(陈重瑜,1986)。又加上长期以来,新加坡将英语作为行政语言,尤其是1986年以后,运用汉语作为教学语言的华校消失,英语成为学校的教学...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