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超越有限的图腾——论李白《大鹏赋》与庄子《逍遥游》的继承关系

无论人类自身是否意识到,作为个体的人,生命的时空是短暂的。自我的生命结束后,宇宙还存在,但自己已消亡。宇宙不再是自己的宇宙,而是他人的宇宙。生命如此短暂,人的一生所占有的空间如此狭小。人从一开始就知道最终的结果,虽然有些凄凉,但却产生了超越有限的幻想。佛教是人类的来世梦,它满足了人们渴望超越有限的欲求,因为这张支票不需要今生今世兑现,死后的世界人又无所知晓,所以佛教的传播越来越广。道教是人类的白日梦,它指引人们在现世要超越有限的时空,但很多人都证明是枉然,所以衰落得更快。只要科学地思索,人类企图超越有限的渴望其实是根本无法实现的幻想而已。然而,却留下了无数精神财富。作为一个充满幻想的诗仙,李白的《大鹏赋》便是超越有限的精神图腾。从《大鹏赋》的序言可以证明,李白是要脱离人世间的凡夫俗子,因为他们只能在狭小的时空中实现自我的价值,而这实在是太渺小了。“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因著《大鹏遇希有鸟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高等函授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4期
高等函授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逍遥游》的主旨

《逍遥游》是《庄子》中最难理解的一篇,同时,又是最重要的一篇。关于《逍遥游》的主旨,从古至今,都认为是在阐述庄子的精神绝对自由思想。但如果按这一思想去理解《逍遥游》,就有许多不通之处。难怪古人叹曰:“庄子《逍遥游》旧是难处。”(《世说新语·文学》)笔者认为本篇的主旨不是讲精神自由与不自由,而是讲怎样处事,即无为、无用以处事。一、题目的意义“逍遥”一词自向秀、郭象解释为自由自在义之后,几乎无人提出异议,现代汉语也沿用此意。《辞海》、《辞源》将其解释为“安闲自得貌”。《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没什么约束,自由自在”。《古汉语常用字字典》解释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逍遥”难道只有“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这一个义项吗?《诗经·郑风·清人》有:“清人在消,驷介麃麃。二矛重乔,河上乎逍遥。”此事见《左传·闵公二年》:“郑人恶高克,使帅师次于河上,久而弗召,师溃而归。高克奔陈。”说的是郑文公讨厌大臣高克,趁狄人攻卫时,派高克率兵到黄河边设防,...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全国新书目》2005年23期
全国新书目

落魄而幽默着——读《逍遥游》

读远方出版社最近推出的《逍遥游》充满轻松与愉悦。这种感觉陌生。上次依稀可以让人联想的名字是王朔,再往前溯源,便是钱钟书钱老。这样说,没有想得罪大师。只是,快乐与读书几乎早已成为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极,相距如天上人间,越来越远。阅读的快感久违,所以惊喜李师江《逍遥游》的面世与出版。 青年小说家李师江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上过名校,做过多年媒体,所做的事一直与中国文学有关。这让他在驾驭文字时游刃有余,得心应手,形成了本书最受诺病、也就是最有特点的叙事语言。像手术刀一样准确与锋利,却没有故弄玄虚,更不形而上学,没有任何学院派的酸腐气—茄子就是茄子,白莱就是白菜,像古代的说书人一样平直而坦率,且更加口无遮拦。他就是用这样的语言,坏笑着、几乎散文化地讲了一个寻常的故事,从中我们看到的是许多似曾相识的影子,或许还有生活经验。可能是自己,也可能是他人。因为不是悲剧,自然用不着哭天抢地,就愉快地让师江贫嘴加饶舌,听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月刊》2016年10期
语文月刊

走向“逍遥游”——《逍遥游》学生三问

教学《逍遥游(节选)》。学生有三个疑问:强调“小大之辩”。一,《逍遥游》行文怎么如此啰嗦?二,《逍遥游》“汤问棘”段出自《列子·汤问第五》。从古文气怎么如此不畅?三,大鹏南徙是逍遥游吗?书传抄情形及前后文语境推测,此段应是抄者这三个问题,直指文心,可用《庄子·齐物论》的一句话评价:“不亦善乎,而问之也。”解决了这三个问题,体悟《逍遥游》将会更“逍遥”。衍文导致累赘中学语文教材所选《逍遥游》即《庄子·逍遥游》首章,共646字。而鲲鹏故事,在此短章中,作者连用三次,用字174个(尚不包括“蜩与学鸠”两次重复的内容),占比27%。在写作惜引《列》注《庄》,后人将其窜入正文。理由如下:第一,从庄子行文习惯看,他没有啰嗦的习惯,或者说是没有叠床架屋运用材料的习惯。学界公认《庄子》内篇七文,应该是庄子撰作。七篇中,除了《逍遥游》有这样的累赘意外,没有他例。相反,内篇中凡内容有前后钩连处,后出者,往往采用概述手法,一笔带过。如《齐物论》中曾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7年Z1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逍遥游》的境界遥不可及吗

在教学《逍遥游》时,学生有这样的困惑:逍遥游如果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确不错,很让人向往,但是总感觉有些缥渺,是一种难以企及的生活方式。因为无论是“鲲鹏”“蜩与学鸠”“朝菌”“蟪蛄”“大椿”,还是“知效一官”的人、宋荣子以及列子,都没有能够达到逍遥游的境界,似乎只有“至人”“神人”“圣人”才可企及,而这样的“至人”“神人”“圣人”具体是谁,好像又并无具体的说明,所以,学生觉得逍遥游太难企及了。学生的困惑值得深思,这不仅是开发文本教学资源的重要突破口,而且为教师提供了难得的借文本语言来观照人生的教育契机。其实,从《逍遥游》问世以来,世人对其中的思想一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认为此种思想虚无缥渺,自庄子本人以来,鲜有及者,故而视之为神话,处在远离现实人间的云端,只可仰视,甚至只可想象;有人以为这一思想大而无当,不知所云,对之颇有微词;有人则觉得即使在现实中偶尔有人践行且得道,也实在是曲髙和寡,故虽心向往之,然实则难至,所以选择知难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7年03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对教材中《逍遥游》注解的商榷

《逍遥游》是课改以来从人教版到地方版大都选用的名篇。其节选“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一句中的“苍苍”和“正色”等词语,不同版本在解读上存在较大的差异。提到“天之苍苍”,我们自然会想到“天苍苍,野茫茫”。于是很多资料也据此把它理解为“深青”“深蓝”等。但语境不同,语义就会产生微妙的变化。我们的教材和不少资料都有简单化的问题。第四册185页注解把此句译为:“天色深蓝,是它的真正的颜色呢?还是因为天高远而看不到尽头呢?”笔者以为,这样的理解既与上文“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脱节,也与下文“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游离。我们先来看整个语境:《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f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人教版教参的译文是:《齐谐》,是记载怪异事物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