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福利国家

每个有工作(或从事个体经营)的英国公民每周都必须缴纳国民保险费和医疗保险费。雇主也要为每个员工出一部分钱,政府同样也要负担一部分。这项计划在1948年出台,旨在使任何需要就医的人(不管他有多贫穷)都得到医治;确保失业者每周都能领到一份救济金来维持生计;并为已届退休年龄的人提供一小笔退休金。每个人都可在其选择的医生处登记,如果生病,可请该医生看病而不必支付诊疗费,尽管需付少量药费。如有必要,医生可将病人转给专科医生或医院;在两种情况下,病人都可以得到治疗而无需付费。想请私人医生看病的人,费用自理,但他们仍然必须缴纳国民保险费和医疗保险费。生病期间,病人可以每周领取少量钱款以弥补工资损失。每位需要看眼科的人都可去国家注册的眼Every British citizen who is employed (or self- employed) is obliged to pay a weekly contribution to the n...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公共政策评论》2007年00期
中国公共政策评论

社会权利与和谐社会:关于中国福利政策的新视角

中国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推行市场化改革,创造了将近三十年的经济高增长奇迹。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迄今为止,五年的过渡期已经结束。这一切改变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还被认为充其量是一个“区域性大国”。进人新世纪以后,中国已经越来越被看作是新崛起的全球大国了。中国已经不大可能再被其他力量所“围堵”。毋宁说,中国正在被世界“围观”——观看的眼光虽然复杂却不无艳羡。中国人也许正在以世界的尺度惊讶地面对前所未有的生活体验。中国因此面对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新问题与新挑战。然而反讽的是,最大的挑战却来自于国内。经济全球化和市场化固然带来了经济的高增长,但是它的巨大冲击力也带来了社会不公平。20年前中国还是一个极为均平化的国度,今天,大量的国际观察家认为,中国内部存在社会不公平,其严重程度已经超过了美国和俄罗斯。[1]收入分配与生活机会的两极分化,造成了一系列严重后果。伴随高增长而来的,反倒是幸福感降低,焦...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国外理论动态》2019年01期
国外理论动态

英国福利制度改革:“社会关怀”还是“社会控制”?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福利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以1942年的《贝弗里奇报告》为蓝图,英国政府先后颁布了一系列与社会保障相关的法律,建立起“从摇篮到坟墓”的全民覆盖式社会福利保障制度。但福利国家制度并非完美的国家治理工具,以英国为首的西方福利国家在福利制度运行几十年后面临着无法解决的“危机管理的危机”(1)。为了应对危机,西方福利国家调整了以往的政策:一方面,不再坚持普遍主义的福利立场,而是逐步扩大差别主义原则;另一方面,政府不再作为一元主体的福利保障方,而是引入了包括企业在内的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承担庞大的社会福利开支。尽管如此,西方福利国家依然无法承载过高的社会福利开支,也无力解决顽固的社会贫困问题。单以解决贫困问题为例,到了21世纪,西方福利国家原有的贫困模式面临着两方面的新挑战:一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增长乏力限制了曾经的减贫动力;二是新自由主义的放任政策使得资本主义的不平等问题日益突出,这种因为个人的基本能(...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西安财经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西安财经学院学报

历史制度主义视域下的福利国家三重考:过程、谱系与转型

一、问题的提出在结构观上,历史制度主义一方面强调了政治制度对于公共政策和政治后果的重要作用, 另一方面也极为重视变量之间的排列方式;在历史观上, 历史制度主义注重通过追寻事件发生的历史轨迹来找出过去对现在的重要影响,强调政治生活中路径依赖和制度变迁的特殊性,并试图通过放大历史视角来找出影响事件进程的结构性因果关系和历史性因果关系[1]。当我们假设全球化对于福利国家的发展理路具有影响力,有两种情形会被考虑在内:第一种情形就是福利与市场是一对矛盾的前提下,全球化对于福利制度的各种形式的冲击和分析是成立的;第二种情形是福利与市场是相辅相成的前提假设,那么互动的“双向性”特征就十分明显了。由此可以推论全球化冲击最大的应该是自由主义型福利制度国家,而不是社会民主主义型福利制度国家。那么基于这种假设来看最近几年内,国际形式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特别是英国与美国近来的变革被一些专家学者认为是反全球化的一种新的趋势。美国特朗普上台后的一些列政策以及...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江海学刊》2019年03期
江海学刊

福利体制比较的类型学:源流与发展

问题的提出福利国家制度是源于欧洲工业革命并在20世纪40年代逐步确立起来的一种重要的制度建构,它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民族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与政治变革进程。福利体制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结果,也是社会进步的重要象征。社会福利的水平、构成和分配既取决于国家的政治权力模式,也取决于经济的再分配模式和社会中的意识形态。社会制度不同,福利体制或社会福利制度必然迥异。在全球化的今天,厘清福利体制的源流及其发展,尤其是对比不同的社会制度和相关的福利体制,对深化理解国家间的社会政策模式和经验,对促进不同民族国家的经济、政治与文化交流都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在社会科学领域,过去三十多年来比较研究正日益成为一种重要的研究方法,它对社会政策领域和福利制度的比较研究有着显著的影响。从理论上看,福利体制比较的类型学研究将有助于提升社会科学对国家制度建构与社会政策实践的概念化工作,深化对国家干预与社会建设进程之间联系的认识。而在实践层面上,当我们把...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北大政治学评论》2018年02期
北大政治学评论

福利国家的类型学分析:基于政府和市场

一般认为,福利国家最早出现在19世纪80年代的德国,俾斯麦的铁血政策不仅带来了德意志的统一,也使得以国家作为保障的对穷人施行养老金和失业保险庇护的政策在强人治下推行。到了20世纪30年代,以凯恩斯主义为向导的罗斯福新政使得社会保障的相关项目如养老金、伤残保险和失业保险政策开始在美国推行。虽然至今为止,美国因为公共福利供给比例的偏低和福利的市场化特点被普遍认为是福利国家中的例外,但这并不妨碍美国成为福利国家中较早推行社会保障的国家。英国的社会保障可以追溯到1909年,时任英国首相的劳埃德·乔治(Lloyd George)大幅提高个人所得税和遗产税,所获税收用以基本的养老金以及工人的失业保险和健康保险的筹资。a这为二战后“贝弗里奇”计划的推行奠定了基础。本文将从福利国家的概念和类型学角度,对福利国家进行初步理解。一 福利国家、政府和市场福利国家的概念,主要集中于内涵和外延两方面。第一,什么是福利国家?第二,哪些是福利国家?什么是福利...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