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杀死比尔2

剿横: 安琳与她的未婚夫要结婚了。这一天,安琳和未婚夫以及双方的亲友在室内彩排婚礼的仪式。彩排间歇的时候,安琳走到室外,她看到比尔出现了。 比尔是个杀手,安琳曾经跟着比尔当过杀手。当安琳有了孩子以后,她就不想再做杀手了,她要结婚,过正常人的生活。现在,比尔突然出现,安琳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安琳把比尔介绍给自己的未婚夫,她撒了一个谎,说比尔是自己的父亲。未婚夫见安琳的父亲都来了,喜不自禁,连忙邀请他加入他们的彩排。 就在彩排重新开始的当几,四名持枪歹徒冲进屋子,一时屋子里血肉横飞。比尔指使人把除安琳以外的所有人都杀7 幸存者安琳发誓一定要杀死比尔。 安琳首先找到了比尔的弟弟艾尔,她手持巴特刀,一心想把他剁成两半。没承想艾尔早有准备,一枪射来,就把安琳击倒在地,然后把她钉进箱子,活埋了。 安琳在跟比尔当杀手的时候,曾经跟过一个叫白眉的中国人学过指功,她手指上的功夫好生了得。此刻,她在箱子里用手指发力,戳穿箱体,居然从泥土里爬了出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北师范大学
西北师范大学

昆汀·塔伦蒂诺黑色暴力电影叙事艺术研究

昆汀·塔伦蒂诺,作为当代美国最成功的独立电影人之一,有着别具一格的创作风格和特立独行的表达方式。他的电影充满了怪诞诙谐的黑色幽默以及后现代的叙事风格。他的电影充满了不同地域、不同种族与不同文化的元素。他通过拼贴、组合不同的元素,使得影片像一部内容丰富的电影集锦,但这并不代表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只是一味的模仿与致敬。在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戈达尔的新浪潮电影、梅尔维尔的黑色帮派电影、莱昂尼的意大利警匪片,以及香港九十年代的动作电影的元素。昆汀·塔伦蒂诺正是汲取这些经典作品的精髓,并结合美国本土黑色电影的元素,创作出独一无二的昆式电影。要研究昆汀电影的叙事艺术,就要对昆汀电影的各个叙事元素加以解构和分析。通过剥离这些单个的叙事元素,我们能清晰地发现昆汀·塔伦蒂诺电影叙事的艺术与表达的方式。通过将这些零散的、剥离的元素加以分析和归纳,我们可以清晰的梳理出昆汀·塔伦蒂诺电影整体的叙事脉络与风格策略。本文的第一章是绪论,这个...  (本文共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电影评介》2014年17期
电影评介

中国风,美利坚制造——《杀死比尔》对邵氏兄弟影片的恶搞式征引

电影《杀死比尔1》剧照*一、剥削电影与恶搞美学从处女作《落水狗》(Reservoir Dogs,1992)到最近一部《被解放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2012),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这位明星式美国鬼才导演成功将B级片(B grade movie)美学带入美国主流电影,获得评论界和票房的双重认可。剥削电影(exploitation film)是充斥着大量性和暴力镜头的低成本B级片的一种类型。艾瑞克·谢弗(Eric Schaefer)在其剥削电影研究专著中说到:“经典美国剥削电影始于20世纪20年代,直至20世纪50年代才渐渐隐没。”[1]剥削电影的两大突出特点为“主要题材是一个‘禁忌话题’,包括性与性卫生、卖淫与恶行、吸毒、裸体以及其它任何在当时被视为代表坏品味的题材。”[2]“电影由小型独立公司制作,成本低廉,影片水准十分低。”[3]在美国电影审查制度影响下,剥削电影一直以来都被...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东华大学
东华大学

电影中的个人标签视听元素探索

视听元素顾名思义就是视觉和听觉元素,电影是“视觉”和“听觉”合二为一、相辅相成的艺术形式,而这两大元素也是影视艺术最基本的表达语言。既然是一种语言,那它的作用之一就应该是要传播某种信息的。因此,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视听语言就是利用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刺激向受众传播某种信息的一种感性语言。本文对个人标签视听元素的探索与研究是基于对昆汀·塔伦蒂诺等有鲜明风格的电影导演的作品研究基础上的。力求通过对昆汀作品全方位的剖析,来阐述个人标签视听元素在影视艺术作品中的作用,并且能让更多的国内影视工作者意识到独特的、个性化的电影风格对提升电影表现能力以及丰富电影内涵是至关重要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影视从业者加深对作品中个人标签视听语言的理解和认识,总结提炼出较为实用的个性化电影视听语言的设计方法,以便运用到我们日常的影视工作当中,制作出真正具有艺术魅力的优秀作品,也使得我们国内越来越商业化和模式化的影视作品能有更加丰富的内涵和表现形式。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电影》2004年07期
电影

昆汀有点变——《杀死比尔2》赏析

1和2之间《杀死比尔1》,昆汀把强烈的复仇情绪渗入到女主角“新娘”(乌玛·瑟曼饰)的身体中,这是一部极其血腥的电影,每个场面都有鲜血从伤口喷出的情景。“新娘”咬掉强奸者的舌头,鲜血满衣;杀死好色的医院男看护巴克,鲜血满地;和“眼镜蛇”在起居室摧枯拉朽的拆房大行动,鲜血满脸;到了“新娘”以一挡百的时候,即使色彩转换为黑白,黑色地上的血滩和白色空中飞舞的血珠,依旧污秽一片。《杀死比尔2》,鲜血和打斗似乎却被冗长的喋喋不休的大段对话所取代,我们熟悉的爱多嘴的昆汀又回来了。我们在《杀死比尔2》的其中两张海报里,可以看到“Kill is Love”(为爱而杀),相比上卷昏昏沉沉、接连不断的追杀外,在下卷里渗入了颇多“Love”的元素。不再单纯是“一个新娘的复仇追杀”了,还会有新娘与比尔的情仇、与艾丽的嫉恨、与女儿的温情。正如昆汀自己所说,《杀死比尔1》是美国黑帮片、香港功夫片、日本武士片和卡通片的大杂烩;而《杀死比尔2》则是意大利通心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电影》2004年07期
《电影评介》2015年18期
电影评介

多元艺术表现形式语境下的暴力美学

昆汀·塔伦蒂诺是美国著名导演、编剧、制片人、演员,擅长于利用非线性叙事手法对其电影作品中的内容进行叙述,也就是说,在对影片内容进行记述的过程中,昆汀·塔伦蒂诺并未采用传统的顺叙、倒叙或插叙的叙事手法,而是将原有的故事结构进行拆分,并根据内容、情感等不同因素对各个拆分后的部分进行重组,以更具有跳跃性的故事构架对影片中的内容、情节发展和主题思想进行表现。除了擅长灵活运用非线性叙事技巧与灵活的对故事结构进行解构重建,在进行电影作品的创作与拍摄中,昆汀·塔伦蒂诺还擅长对“暴力”主题进行淋漓尽致、独树一帜的表达。昆汀·塔伦蒂诺对于“暴力”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因此,在对该类型题材的电影进行创作与拍摄活动时,其所运用的拍摄手法和表达方式与传统意义上的该题材电影作品有所不同。在对暴力题材电影进行艺术表达的过程中,昆汀·塔伦蒂诺既继承了传统暴力题材电影中的血腥、残酷的镜头画面,又在此基础上将各种不同属性、艺术特征的文化元素融合在影视作品中,使“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