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跳舞·跳槽·跳不出的困境——评《摇滚青年》

曾声称.‘要给21世纪的观众拍片’“的田壮壮居然俯就拍了这么一部颇为耐看的歌舞片《摇滚青年》,有人说这是‘·金钱效应”、‘·娱乐效应..。不管怎么说,这都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然而,总体类型上的明智选择仍然无法掩盖内容的苍白与导演思维的拘谨,这却是田壮壮始料朱及的。 看得出,《摇滚青年》以现代最为流行的霹雳舞为艺术载体,或者作为表现当代青年的生命个性、情绪心态、精神风貌的符号,力图使舞蹈服务于整个故事情节,成为人物性格发展和故事情节演进的契机和手段,这对好莱坞歌舞类型片既是模仿也是超越。人物的职业选择和情节选择均以“霹雳舞”为圆心,由此衍发出故事和主题。龙翔从一个洋溢贵族气味的舞剧院的专业(以其才力和素质可知)舞蹈演员,“.跳槽”而成为一个自由的个体街头艺人—这既是全片的情节运行轨迹,同时也是一个从传统人格过渡到现代人格的大蜕变过程。也许龙翔自己尚未觉察。他只是觉得人活得应该洒脱一些,追求自己愿意干的事儿才更有意思有劲头,这对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电影艺术》1989年10期
电影艺术

田壮壮电影的二元并立

任何阐释都是暂时的,任何释义都随接受语境的变化而发展。在第五代作为一个探索电影运动已成历史之际,我们对田壮壮电影的评价已从与作者认同的立场转到了冷静剖析的立场,这时候我们不再将作者原意当作阐释作品的权威和标准,创作意图仅仅成为对本文诸多阐释中的一种。应该说,田壮壮的电影文本是开放的,每一个阐释者都有着相对的阐释自主。 田壮壮电影呈现出一个引人注目的特征,那就是在精神内涵、情绪流程、视听符号、叙事结构几方面展示出二元并立状态,即一方面抵捂着文化,一方面推崇着文化;一方面违抗着自然,~方面顺应着自然。所指如是,能指亦然,影片视听表层的艺术处理也连带相随地表现出双垂性:一方面继承沿袭着传统电影语言,一方面破坏抛弃着传统电影语言,两个方面既彼此对立又相互交融,折射出社会泛本文中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二元混合与对立,以及人类在二元选择上的彼此循环和永恒困惑。 抵悟文化与推崇文化 文化反思语境下的田壮壮电影同样在思考着文化,阐释着文化。然而田...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东西南北》2018年11期
东西南北

田壮壮:幽人独往来

田壮壮成了符号和图腾。张艺谋和陈凯歌拍出好电影的时候,人们想念田壮壮:田壮壮太可惜了,太倒霉了,点儿太背了。张艺谋和陈凯歌拍不出好电影的时候,人们依然想念田壮壮:这哥俩儿算是彻底堕落了,还好我们有田壮壮。人们喜欢悲情英雄的故事。“折戟沉沙”和“壮志难酬”都是可以被津津乐道的上好戏码,岁数到了,头发胡子白成一片,还能再加一个“廉颇老矣”。寂寞和失落是常被提起的词汇,人们想象出这样一个田壮壮:壮年之际被外力所伤,多年以来不忘对艺术的坚持,苦守着一个艺术家应有的清高和寂寞。人们可能自作多情了。出演张艾嘉电影《相爱相亲》之前的七八年,田壮壮基本远离了电影圈,整个人蒸发了一般。可人不在江湖,人们还是常常会惦记他,关于他的行踪朋友们总结出大致几项,教书育人,提携后辈,打高尔夫,以及还有阵子彻底失踪,据说是跟某个女朋友环游世界去了。跟《相爱相亲》结尾那个哼着《花房姑娘》一脚油门去远方的男人一样,至少表面上看,田壮壮并不寂寞。宿命张艾嘉把田壮壮...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旅游》2004年08期
旅游

田壮壮 旅行就是与人与神的接触

蘸蒸薰翡覆馨羹叠纂暮鬓馨矗鬓豁巍氢绷泛一.公﹁es一、肖川浪洲记者:为什么要拍“茶马古道”? 田壮壮:几年前从几位云南学者处听主了茶马古道这个以马帮运输茶叶、盐、粮毛记者:你在片中展现给观众钊习夕l月JI7I砂甲‘l月」一从二刀I洲卜洲与0,J月p一笋U声匕J‘‘护.J、二,J、.,占召..护.月‘‘J占月.,‘.,人月~月甘二‘.,昌丫,昌甲J日‘.钾-的古道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我又生了兴趣,从1 999年开始.我多刁道.越去越觉得那里太有意思了。.叫.L,寸这地梦,弓午:百,J匕tl日,‘-一巨怂.牛L口U二”二7口,三冠忿刀大‘f二护、,‘刁节了旧了,弋.曰一、老婆的赶马人跑了老婆的村长。谈过恋馨万广才劝l曰士七丫户、”二岁、古道,还有那里怒江流域原住民的生活那里的人和事远比城市更能打动我。他们像高山一样.不卑不亢充满神奇与自然和谐并存。我们这些外来人只能仰视他们欣赏他们赞美他们。而他们却不会因为你的赞美而改变什么口幼占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旅游》2004年08期
西北师范大学
西北师范大学

田壮壮电影中的文化精神研究

“第五代早已是时间集合上的概念,精神意义上的第五代早已分崩离析”。田壮壮在“第五代”导演中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与其他导演相比,他的导演之路太过坎坷。早期影片以《猎场扎撒》、《盗马贼》为代表,因创作风格和影片内容表达晦涩难懂,以至拷贝数量出现历史新低;中期拍摄电影《蓝风筝》因题材敏感被禁拍电影十年;如今田壮壮导演越来越游离于观众视野之外。对于影片拍摄,田壮壮始终有一种对自我的坚持和对艺术的追求,他注重影片内容的文化精神,注重影片主人公的精神世界,他始终是用自己的态度去对待电影。他挖掘人性中的那些最原始最本真最纯粹的东西,他以自己独具的导演风格,恪守着自己生活的信条,追求着自己的电影艺术理念。他淡泊名利,对外物诱惑不为所动,也正是田壮壮的这份坚持,在如今这个略显浮躁的社会下拍摄出一部部充满人文气息、关注人的精神世界、直击人的内心和灵魂的艺术作品。本文共分为四章,前三章主要是从时间维度上将田壮壮从始至今的导演生涯分为三个时期,每一时...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戏剧文学》2007年08期
戏剧文学

民族情结:我思、我导故我在——析田壮壮少数民族电影风格

田壮壮作为“第五代”电影群体中的一员大将,在电影创作的道路上一步步走来,与其他“第五代”影人不同的是他的道路似乎艰难了许多。梳理田壮壮电影的艺术脉络,我们会清晰地看到田壮壮电影中有一种一以贯之的电影文化的价值趋向,那就是对人的心灵和对大自然的关注、对少数民族朴素淳厚习俗的歌颂与尊重、对辽阔壮美的大自然景观的展现来表现天、地、人之间和谐平衡的理想境界、对人类生存和心理的探求来描述人与宗教/信仰、人与社会/政治、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淡化电影叙事功能,强调镜像语言的哲理包含,注重人物情感细腻流畅的描述,从而形成别具一格的田壮壮电影艺术风格。他守望“本体”,守望电影文化的精神家园,抵御着各种名利的腐蚀,有了作者电影的指涉与象征。田壮壮的坚守是一种精神,是我们这个时代逐渐丧失的精神。因为在中国当代电影史的书写中,“第五代”的精神已经印记在世人的心中。在一个强调“效率”和“竞争”、呼吁“富裕”和“物质”进步的年代,一些重要的社会指标,比如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