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娱乐化浪潮中的媒介文化──文化研究与传播政治经济学的解读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市场经济推动下的媒介文化娱乐化已成为重要的文化景观之一。时至今日,这股潮流势头不减。毫无疑问,与传统的刻板、说教式文化相比,娱乐文化呈现出更加明快的色调。它以轻松的姿态为人们提供快感。然而,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娱乐文化在迸发活力的同时,也无情地吞噬了某些东西。在这看似热闹的文化表象背后隐含着哪些危机呢?在此,笔者从文化研究与传播政治经济学的视角出发,阐释当前媒介文化娱乐化现象盛行的内在机制。动态演进:媒介文化的娱乐化英国哲学家赫伯特·斯宾曾指出,人类在完成维持和延续生命的主要使命后,尚有剩余的精力存在,这种剩余精力的释放,主要是娱乐。随着大众传媒技术的不断创新变化,报纸、广播、电影、电视、网络等各种传媒已成为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传媒的信息功能与娱乐功能也使它成为现代社会的一种重要建制。早在上世纪50年代,社会学家赖特就曾将娱乐功能并列到拉斯韦尔的大众传播的三大功能中,构成传播学经典的大众传播四功能...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教学与研究》2007年07期
教学与研究

论现代政治经济学数理逻辑表达与创新的重要价值

现代政治经济学是指以经典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精髓思想为基础,根据现代经济发展变化的新情况而发展起来的关于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经济学的创新理论体系,也可以称作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现代政治经济学数理逻辑体系的创新与发展,就是要用数理逻辑来表达与构建其理论模型,这是现代政治经济学体系完善的一个重要内容。一、文字逻辑与数理逻辑的关系经济学因为使用文字逻辑和数理逻辑表述方法的不同而区分为文字经济学和数理经济学。文字经济学与数理经济学并不是经济学的一个分支或经济学的一个派别,而是经济学使用的两种不同的分析方法。顾名思义,所谓的文字经济学是指用文字符号来描述经济现象,通过上下文的语句逻辑进行推理的一种定性方法。而数理经济学是指利用数学符号、方程来描述经济问题,运用已知的数学定理来进行推理的一种定量方法。其实,文字经济学与数理经济学作为经济学的分析方法并不存在本质的区别,它们的作用都是从一些给定的假设或公理出发,通过推理过程得出一组结论或...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兰州学刊》2007年07期
兰州学刊

批判政治经济学视域中的广告浅析

当今社会存在着两种最普遍的社会生产,一是物质商品的生产;一是文化符号的生产。这两种生产都与广告密切相关,在广告这个庞大的文化产业的运作下,物质与文化、商品与符号之间相互重叠、界线模糊、难辨彼此。而广告以及与此相关的生产活动却被一种更宏观的政治和经济力量控制着,正如博德里拉尔德所说,“今天生产和交换的任何东西(物品、劳务、肉体、性、文化、知识等等),都不再像符号一样是严格地可译读的,也不像商品一样是严格地可衡量的;每一样东西都从属于总的政治经济学的范畴,其决定性因素既不是商品,当然也不是文化。”[1]一广告传播政治经济学批判研究是指以政治经济学这种社会分析方法对广告传播现象进行批判性的研究。对研究而言,政治经济学既是一种方法论,又是一种认识论。要明确广告传播的政治经济学的批判性认识的内涵,首先要清楚政治经济学的概念。我们这里对这一概念的解读并非要给它一个清晰的定义,而是要了解它所涉及的问题。正如雷蒙德·威廉斯所言,“当我们猛然觉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特区经济》2007年09期
特区经济

建立中国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思考

自我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原院长刘国光教授于2005年底发表了《经济学教学和研究中的一些问题》(载《高校理论战线》2005年第9期、《经济研究》2005年第10期),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中国改革与发展究竟是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指导,还是以西方经济学为指导?此文引起了强烈反响,甚至有人称刘国光掀起直指当前中国宏观经济的“刘旋风”,引发了关了中国经济学理论教学和中国改革发展的反思。本文从方法论意义就此问题谈一些看法。一我国自改革开放以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提出,建立中国政治经济学已成为经济理论界的共识。然而中国政治经济学到底应该研究什么?它与外来的经济学是什么关系?如何处理好理论经济学与经济政策的关系?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政治经济学的建立和发展。国家在一定时期的政策对政治经济学的左右,可以说是影响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挥之不去老问题。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编写社会主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科纵横(新理论版)》2007年01期
社科纵横(新理论版)

浅谈中国转型期政治经济学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经历了一场以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为主要内容的经济转型,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中国传统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已经明显落后于实践。一方面,它对国内改革与发展中的一些问题的解释缺乏足够的说服力;另一方面,它与不断发展的应用经济学理论之间的内在联系也不断弱化,加之反映现代市场经济运行规律的西方经济学近年来在国内经济理论界影响的日益扩大,曾经在我国长期起指导作用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础理论地位开始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与冲击。恩格斯说过:“人们在生产和交换时所处的条件,各个国家各不相同,而在每一个国家里,各个世代又各不相同。因此政治经济学不可能对一切国家和一切历史时代都是一样的。……政治经济学本质上是一门历史的科学。”[1]显然,我国传统的政治经济学必须要适应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发展,与时俱进,不断拓展新领域,充实新内容,研究和解决新问题,在此基础上构建一个能对中国转型期经济建设发挥积极指导作用的知识体系,才能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南城市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湖南城市学院学报

权力的视域:传播政治经济学与媒介研究

传播学诞生伊始,经验学派与批判学派的对垒就逐步奠定了该领域的基本格局。如果说经验学派的研究方法曾一度占上风的话,那么近年来,传播的批判研究正日益走上显学的道路,而后者就包括文化研究与传播政治经济学两大思潮。其中,传播政治经济学将研究热情倾注于媒介产品的生产与流通(经济)领域,并对其间权力运作的策略进行剖析,以审视权力介入下传播关系的不平等。它对传播现象的解读更切近本质,对传播制度的批判也更发人深省。有鉴于此,将传播政治经济学引入媒介研究,以拆解媒介与权力机制及权利格局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颇具意义。本文试图梳理传播政治经济学的来龙去脉,并探讨它可以为当前的媒介研究提供哪些新的理念。一、西方传播政治经济学的演进逻辑迄今为止,我们所熟悉的传播政治经济学通常是指20世纪40年代在北美逐步兴起,尔后延伸至西欧及第三世界国家的一种学术思潮。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该派的开创者是加拿大人达拉斯·斯迈思(Dallas Smythe)。1948—194...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