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南宁市土地-社会核算矩阵的构建

通过研究部门间的收入支出变化,可以分析经济政策变动对经济的全面影响,从而为经济政策的研究和模拟提供便利[1]。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国内也逐渐开展了对社会核算矩阵的研究,虽然只有十多年的历史,但也有不少科研机构的科研人员着力于它的编制工作,特别是随着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在我国的发展,作为模型的基准数据集,重新被人们所重视。从目前国内对社会核算矩阵的研究情况来看,学者们的研究大多处在利用社会核算矩阵对宏观经济变量进行分析,而对行业的分析则相对较少。近年来国内将SAM用于行业的研究比较多的是对资源环境的核算。随着我国于2004年提出采用绿色GDP的核算方法,并于2005年正式选择10个省份作为试点实施,国内运用SAM对资源环境的核算研究获得了较快发展。但由于相关的核算方法不够规范和统一,再加上现实中对准确数据的获取和有关指标制定的困难,资源环境与经济的综合核算仍处于探索阶段,离实际应用还有一定的差距[2]。尽管如此,在综合性的核算...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河南科学》2012年04期
河南科学

弱伴随矩阵的原矩阵

设A=(ai)jn×n为n阶矩阵,用A*表示A的伴随矩阵,我们考虑如同A*的构造形式构造的弱伴随矩阵原矩阵的相关问题.1预备知识定义1[1-2]设A=(ai)jn×n∈Mn×(nC),Mij为矩阵A中的元素aij的余子式,把矩阵*A=M11 M21…Mn1M12 M22…Mn2噎噎噎M1n M2n…Mnnnnnnnnnnnnnnnnnnnn nn称为矩阵A的弱伴随矩阵.定义2[3]对于任一n阶矩阵A=(ai)jn×n∈Mn×(nC),都有唯一确定的伴随矩阵A*与之相对应,我们称A为伴随矩阵A*的一个原矩阵.有了弱伴随矩阵和原矩阵的概念,我们来讨论弱伴随矩阵原矩阵的存在性及其性质.弱伴随矩阵的性质如下:1.1弱伴随矩阵与伴随矩阵之间的关系引理1[1]设A=(ai)jn×n∈Mn×(nC),则A*=P(*A)P,其中P=(Pi)jn×n,Pij=(-1)i+1,i=(j i,j=1,2,…,n),0,i≠(ji,j=1,2,…,n)...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高等函授学报(自然科学版)》2012年04期
高等函授学报(自然科学版)

矩阵运算在矩阵理论教学中的应用

1矩阵运算应用的研究背景莫里斯·克莱因指出“矩阵这个词首先是由Sylvester使用的,这是发生在地实际上希望引用数的矩形阵列而又不能再使用行列式这个词的时候”可见对于矩阵的概念应理解为“数的矩形阵列”即矩阵的本质就是数阵。目前对矩阵运算的实际应用分析成果已有很多,但对矩阵运算本身的特点以及它在矩阵理论中的地位与作用分析成果却很少。本文将归纳分析矩阵运算与数的运算的不同点、矩阵运算的内部关系和矩阵运算在矩阵的行列式、矩阵的秩、矩阵的关系和矩阵的初等变换中的应用,以充分把握矩阵运算的本质和矩阵理论的内涵,有效促进课程教学改革。2矩阵运算与数的运算的比较2.1矩阵无除法和开方运算实数的除法定义[2,3]是“除以一个不为零的数等于乘以这个数的倒数”,其中倒数的定义[2]是“乘积为1的两个数称为互为倒数”,如果将这一定义改写成矩阵就是“除以一个矩阵就等于乘以这个矩阵的倒矩阵”,那么这里所谓的“倒矩阵”是否存在?答案是肯定的,这就是逆矩阵...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北京石油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2年05期
北京石油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培训矩阵管理:改进培训效果的一种有效模式

培训能提升员工的思想意识和操作技能,增强员工对企业的归属感和主人翁意识,促进企业与员工、管理层与员工层间的双向沟通,增强企业向心力和凝聚力,塑造优秀的企业文化,能够提高员工综合素质,提高生产效率和服务水平,树立企业良好形象,能够增强企业盈利能力,适应市场变化、增强竞争优势,培养企业的后备力量,保持企业永继经营的生命力。总之,通过培训能够增强员工战斗力,增加企业凝聚力,并最终实现企业竞争力的提升。如果培训的方式、方法得当,能够达到预期的培训效果,培训将是一项高回报的企业投资。据报道,在过去50年间,国外企业的培训费用一直在稳步增加,美国企业每年在培训上的花费约为300多亿美元,占雇员平均工资的5%,约有1200家美国企业设立有自己的培训学院,像麦当劳、摩托罗拉的企业都有自己的培训学院、大学。一、目前培训工作常见的问题国外企业把培训视作一项高回报的企业投资,并取得了良好的效益。在我国一些企业,在员工培训方面存在着许多弊端、缺陷或误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自然科学学报》2012年02期
哈尔滨师范大学自然科学学报

广义对角占优矩阵与M矩阵的关系

0引言广义对角占优矩阵是一类很重要的矩阵,利用矩阵的对角占优性质讨论广义对角占优矩阵的特征值的分布是矩阵论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课题.1937年,奥斯乔斯基(Ostrowski)发现一类具有特殊构造的矩阵即阂可夫斯基(Minkovski)矩阵,简称M矩阵.M矩阵是计算数学中应用极其广泛的一类矩阵,它出现于经济价值模型矩阵和反网络系统分析的系数矩阵,以及解某类微分方程问题的数值解法中,在生物学、物理学、经济学和社会学等不同领域里的线性方程组或非线性方程组及特征值问题中的许多问题,可以归结为M矩阵问题.由于M矩阵的重要性,讨论M矩阵及相关的广义对角占优矩阵的判定及性质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1预备知识为讨论问题的方便,在该文中引人以下记号:用口却表示n阶复矩阵集合,N二{l,2,…,n} a艺的{1 1 la、止lN一NI:=A‘,1 oN}口“艺laij了。气J摊‘从从aiJ任二1 ai‘l,m。=N一;一1 aijl,i尹六击甄(P)、=...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河南科学》2012年02期
河南科学

m×n矩阵k次广义迹

人们始终是在方阵的基础上研究矩阵迹的性质及应用.毛建耀在文献[1]中给出了方阵k次广义迹的定义及性质,在此基础之上,结合文献[2-6]首次提出了m×n矩阵k次广义迹的概念,并研究了其性质.m×n矩阵k次广义迹的理论不仅是方阵k次广义迹的一个推广,还是对矩阵迹理论的深入研究与再认识,扩展了对矩阵理论研究的领域.引理1(Binct-Cauchy公式)设A是m×n矩阵,B是n×m矩阵,记Q=AB,则1)当mn时,│Q│=0;2)当m≤n时,│Q│=1≤α1n时,若矩阵軍A Om×(m-n)軍与軍B Om×(m-n)軍相似,则tr(k()A)=tr((k)B),k=1,2,…,min(m,n);2)当mn时,A軍=軍A Om×(m-n)軍,B軍=軍B Om×(m-n)軍为m阶方阵,由引理3知,存在m阶可逆矩阵T,使B軍=T-1 A軍T,由定理4中的推论2得:tr(k()B軍)=tr(k)(軍T-1 A軍)T軍=tr((k)A軍),则tr...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