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析牧溪《六柿图》的创作意境表现

法常号牧溪,蜀人,禅僧无准和尚之弟子。喜画龙虎、猿鹤、禽鸟、山水、树石、人物,不曾设色。多用蔗渣草结,又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妆缀。牧溪在文人画一脉中评价并不高,或者说很受忽视。元人汤垕著《画鉴》说:“近世牧溪僧法常作墨竹,粗恶无古法。”明朱谋垔在《画史会要》中说:“法常号牧溪,画龙虎、猿鹤、芦雁、山水、人物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妆缀,但粗恶无古法,诚非雅玩。”其实“雅玩”二字评价牧溪并不恰当,甚至媚俗。中国画论并不怎么推崇牧溪,他的作品大都留至日本,江户时代的日本收藏家把牧溪的作品都视为珍宝,这种观点当然也随着牧溪的作品一同来到了日本。虽然这样的画论进入了日本,但是日本仍然把牧溪视为最高。在牧溪的众多作品中,以《六柿图》最为后人所赞赏,并被世人公认为禅画中的经典之作。牧溪以简逸之笔法及分明的墨色表现出柿子的前后空间层次,画幅中只绘出六个柿子其余空无一物,留下一遍遥而无际的空间。这样的空间表现使得画中的白并不显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装饰(理论)》2016年06期
现代装饰(理论)

关于牧溪

牧溪是我国南宋时期的禅宗画家,蜀人,其生卒年不详,擅长绘事,因战乱颠沛而到杭州为僧。对于牧溪的绘画艺术,画史上褒贬不一,总体来看可分为两种不同观点:其一:最喜爱画龙虎、山水、禽鸟、树石、猿鹤、人物等,多用蔗查草结,随笔点墨而成。其二:枯淡山野。牧溪的禅画则多以生活中的常见实物为主,在整个作品中可以看出风格清新脱俗韵律感,给人一种不同世俗的既视感。牧溪最初在无准禅师座下学习,他与很多日本画工和尚都有所相交来往,他的大多画作多由此才传入日本的,随后牧溪的画曾一时影响日本禅画界,于是被誉为“日本画道之大恩人”。在我国宋代时期渐渐愿以禅道慢慢入画,于是绘画在茶道与欣赏绘画同时参禅论道的过程中展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牧溪的这种画风结合了禅学、书画、茶道,在南宋时期三者发展十分昌盛,所以对牧溪的一类禅学画作十分推崇,甚至禅学、书画、茶道在日本形成一种颇有仪式化的欣赏模式。在我国画坛中,对牧溪的绘画多持有不同意见,甚至多于贬义,以其“粗恶无古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画》2018年06期
中国书画

牧溪生平疑云考订

牧溪是南宋一代的禅僧和画僧,作品在日年(1207),年轻时曾中举人。兼擅绘事,追捕而出家,大村西涯觉得他是科举制度的受害本流传较多,在中国历代画史画论记载中多有受同乡前辈文人画家文同的影响。绍定四年者,曾经热心参加科举考试,屡试不中,遭受打击贬义,而且,文献中关于牧溪的记载也太少,他(1231)蒙古军由陕西破蜀北,四川震动,而出家[7]。高木森推断,如果真是牧溪觉得贾似的生平及遭遇如同迷雾一般,致使后人的研究他随难民由长江到杭州,并与马臻等世家道腐败而对其放言攻击,那在当时这样的人遍地歧议纷纭,莫衷一是。我们将研究重心放在牧子弟相交游。后因不满朝廷的腐败而出家为皆是,贾似道不会执着于追捕牧溪这样一介草溪生平疑云,梳理和考证已有相关资料,阐述僧,从师径山寺住持无准师范佛鉴禅师。在民[8]。牧溪的师傅无准禅师卒于1249年,所以牧溪笔者的立场,以期能够使牧溪生平的部分疑难这期间,法常受禅林艺风的熏陶而作《禅一定是在1249年之前出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2008年12期
文艺研究

牧溪水墨画的东传对日本文化的影响

一、中日学术界对牧溪水墨画的定位牧溪,佛名法常,南宋画家,杭州西湖长庆寺僧,俗姓李,四川人。善画龙虎猿鹤、花木禽鸟、人物山水,笔墨萧散虚和。亦作泼墨山水,或用蔗渣草结,随笔点挲,意趣盎然。这是中国美术有关辞典对牧溪的记载。元代庄肃在《画继补遗》中较早地评论牧溪画作:“诚非雅玩,仅可僧房道舍以助清幽耳”。《图绘宝鉴》作者夏文彦亦言:“僧法常,号牧溪,喜画龙、虎、猿、鹤、芦雁、山水树石、人物,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装饰,但粗恶无故法,诚非雅玩。”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对牧溪也持同样观点。牧溪的作品在中国遗留甚少,也只有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花果翎毛图》和北京故宫博物院存《写生蔬果图》手卷各一幅。在中国鲜见的牧溪画作在日本的许多博物馆却能看到。对于牧溪的绘画,日本古籍《松斋梅谱》中评价“: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装缀。”日本美术史家大村西崖的《中国美术史》对牧溪的评价:“不幸为夏文谳讥为粗恶而无古法,非可供雅玩,于是众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画家》2018年05期
国画家

牧溪作品

绢本 水墨105.9cm×52.4cm日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罗汉图54名画遗珍宋 牧溪(传)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书与画》2016年12期
书与画

浅谈牧溪对明代花鸟画的影响

牧溪的画因受梁楷影响,其绘画风格以随性、豪放、简洁的禅意画为主,在中国绘画史上并非主流。他的绘画风格并不被南宋及元人所普遍接受,自其圆寂后数百年一直声名不显。明朝建国初期,虽然也仿效前朝成立画院,然而却没有设立完整的画院系统,传统绘画的学科规范在文人画家厌倦墨守成规的保守化风格氛围中一步一步崩坏,画家们开始不停地尝试突破宋元以来的绘画局面。特别是资本主义萌芽出现以后,明朝商业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市民阶层迅速崛起的同时,也提出了基于市井阶层的文化诉求。牧溪简洁随性、不费装饰的画风契合了时代文化需求心理,对明代的花鸟画产生重大影响。一、牧溪为何许人关于南宋僧人画家牧溪的生平行状,历代文献中时见著录,通过查阅资料可知这些散见于不同时期的记载文献对于牧溪的俗姓、里籍、事迹、性格、生卒年等说法不一。如:元庄肃《画继补遗》云:“僧法常,自号牧溪。善作龙虎、人物、芦雁、杂画,枯淡山野,诚非雅玩,仅可供僧房道舍,以助清幽耳。”元吴大素《松斋梅谱...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