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熊猫父权确定的DNA证据

大熊猫父权确定的DNA证据冯文和,张安居,方盛国(四川联合大学,成都610064)(成都市园林局,成都610082)(四川师范大学,成都610066)摘要本文对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成都动物园、福州大熊猫研究中心及昆明动物园圈养繁殖的大熊猫14胎次、19只幼子、25只次参配雄兽个休的被毛、血液、精液、肝、甲醛固定组织细胞,以及粪、尿等样品,采用同位素与荧光素标记基因探针作DNA指纹图谱分析,得到了一些有意义的结论:(1)同一大熊猫个体的被毛、血液、精液、肝、甲醛固定组织细胞及粪、尿检测,其DNA指纹图完成一致。(2)大熊猫一雄配一雌.或多雄配一雌,受配雌善所产任一个子代个体的DNA指纹条带,均分别来自父亲、母亲.以及父母双亲,没有新带出现,无误的确定了19只子代的真正父亲.排除了非父。(3)5个双胞胎,即10只子代个体的DNA指纹图谱,均具个体特异性,表明为异卵双生,其中4个双生子个体为异卵异父双生,为大熊猫在一个发情期不一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红蜻蜓》2004年Z2期
红蜻蜓

朱鹮告诉大熊猫

熊猫看见朱摇鸟,嘴笨(bèn)忘了说你好:以前从未见过你,你们数量一定少!朱鸟,咯(ɡē)咯叫:大熊猫,说对了,走遍世界到处找,中国才有朱摇鸟!我们数量极稀(xī)少,和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记者观察》1997年11期
记者观察

大熊猫人工繁育的杰作

“大熊猫为了适应环境而改变了自己,从食肉变为食竹;人类为了适应自己而改变了环境,使大熊猫几近陷于绝地a现在,太熊猫只有依赖人类采取有效的保护和繁殖措施,才能免遭灭绝之灾。”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主任张和民在同记者交谈中,不无感慨地说出这番话。看他那神情,这话好像不是从嘴里说出,而是从心里喷出的。 。 ●◆ 大熊猫是中国的“国宝”,也是地球上第四纪冰川运动孑遗下来的全人类的共同遗产。为了保护好这一十分珍贵的野生动物,1980年中国与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现名为世界自然基金会)达成长期合作协议,在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建立“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承担起繁衍和保护大熊猫的艰巨任务。中心所在地风景优美、气候宜人,是一处醉人的旅游胜地。可是,这里的生活条件毕竟很艰苦。从80年代到90年代,这里先后分来有关学科的大学毕业生几十人,他们有的来看一看,又悄悄地走了;有的来工作一段后,又托辞他去。始终抱定献身大熊猫科研事业的张和民、汤纯香等一批业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记者观察》1996年11期
记者观察

大熊猫故乡见闻

fI成都出发,沿著名的川藏公路行驶200多公∥\里,便进入四川省宝兴县境内。宝兴是个人u不足6万、在国内不甚知名的小县,但却与大熊猫的历史紧紧联系在一起。 1869年,法国传教士戴维在宝兴发现了大熊猫,他的这一发现轰动】’全世界,从而使人类首次结识了大熊猫这一地球最古老的动物,也使宝兴赢得了“大熊猫故乡”的美誉。 ■0熊≥龇躁磷≯; 据史料记载,1862年,36岁的法国天主教神甫戴维由教会指派来到中国工作,对自然历史科学造诣颇深的戴维对中国的野生动物区系和植物区系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在中国,戴维收集了大量珍贵的动植物标本,但他最著名的发现是大熊猫。 在戴维的日记里,他这样写道:“1869年5月4日:我的猎手们在穆坪(即宝兴)东部地带等候了两个星期之后,为我带来r一只黑白熊,这只黑白熊特别可爱。”戴维敏锐地感觉到“它可能是科学上一个有趣的新种!.. 为了弄清这只“黑白熊”的身世,戴维想把它送往巴黎,然而“黑白熊”经不住途中山路的颠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与自然》2002年03期
人与自然

探秘大熊猫王国

保护区内的大熊猫生活得子分惬意初识“食竹专家” 今日的卧龙好似成都市的远郊区,两地相距仅两个半小时的汽车路程,有平坦的柏油马路相连。驶过一个很长的隧道来到木江坪,就进人了鼎鼎大名的卧龙自然保护区。在保护区海拔1900米的桃坪,建有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研究中心的大熊猫圈舍虽比动物园简陋,然而圈舍外的自然环境就是野生大熊猫的栖息地。这一点是任何都市中的动物园无法比拟的。 食肉动物的吃相常使人目不忍睹,不敢恭维,而大熊猫的进餐则如一场特技表演,叫人百看不厌。在我面前的是一只叫做“冬冬”的大熊猫,只见它四平八稳端坐地上,咬住一根笋壳,嘴一边拉着,爪一边转着,像削铅笔一样,笋壳旋即纷纷剥落。冬冬将笋心放在嘴角,上下两排牙齿有如快速运转的切割机,眨眼之间一根笋由长变短不见了。全套动作规范而流畅,嘴巴、爪子、牙齿配合得天衣无缝,处理起竹笋、竹茎和竹叶得心应手。进化使大熊猫完全适应了以竹子为食的生活方式。然而,有一利必有一弊,大熊猫一旦进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信息》2000年17期
中国经济信息

大熊猫的科研之家

位于成都北郊斧头山的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是国内开展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大熊猫移地保护的重要基地之一。目的是拯救珍稀濒危的大熊猫,扩大人工饲养大熊猫种群数量,通过野化训练和适应性过渡阶段后,最终将其放归大自然去补充和重建大熊猫野生种群‘以维护和提高大熊猫野生群体的遗传多样性,扩大和复壮野生种群,维持大熊猫·物种延续,让稀世珍宝大熊猫与人类共存。 兴建于1987年3月的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经过10余年的建设,现已完成第一、二期工程,占地37公顷,建成并逐步完善了科研大楼、实验室、兽医院,功能较全的大熊猫兽—幼--------------室和繁育饲养区,造园手法上模拟大熊猫野外世瞩目的成果,从1980年到1997年,共繁殖的配套服务设施,总面积近4000平方米。馆生态环境,又分别建立了大熊猫成体区、亚成大熊猫35胎,产53仔,成活32仔。被誉为内共展出各类珍贵的图片资料800多幅,展体区及幼休饲养区,总面积34781.8平方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