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近现代史断限的标志和分期的有关问题

中国近代史和现代史断限的标志及分期问题,是研究中国近代史和现代史必然涉及的课题。从本世纪50年代以来,关于中国近现代史分期问题有过几次大的讨论,引起史学工作者的广泛关注。在20世纪快要结束的时候,回顾几十年来的讨论历程,对正确认识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确立科学的学科体系,促进学术研究和课堂教学,或许能够提供一些借鉴。解放前,史学界对“近代”和“现代”词语并没有明确的界说。对从鸦片战争以来的历史大都使用了“近百年来”一语,如李剑农的《中国近百年政治史》,张健甫的《中国近百年史教程》。有些著作也使用“近代”或“现代”一词,如蒋廷的《中国近代史大纲》,金兆祥的《现代中国外交史》,范文澜的《中国近代史》(上册)等。大部分著作涉及分期或基本线索问题,则按各自的理解,或按重大事件来叙述鸦片战争以后的历史。建国后,国家对学习中国近现代史十分重视。1956年至195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相继颁布了《中国现代史教学大纲》、《中国近代...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汉中师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7年03期
汉中师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司马迁父子撰史断限计划管见

《史记》(原名《太史公书》),乃司马谈、司马迁父子二人所为作也。司马谈发凡起例,确定了撰史的目的、内容、范围,并已着手“次旧闻”,论著其书;司马迁承父志,遵遗嘱,发愤著书,断以己意,终于完成了上至黄帝下至当代、记载三千年历史的不朽史学巨著。这些,都是毫无疑议的。然而,司马迁父子的撰史断限计划各是什么?由于司马迁在史书中没有明言,而在《太史公自序》中又记载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断限,令人费解,遂变得扑朔迷离,历代学者论说纷纭,莫衷一是。笔者略陈管见,以求教于有识之士。(一) 司马谈的撰史断限计划是什么?有不少学者认为,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中所记载的“述陶唐以来,至于麟止”为司马谈的撰史断限计划。我却以为不然。 考论司马谈的撰史断限计划,主要应当依凭司马谈关于撰史的历史资料。而这种历史资料流传下来的,只有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中转述其父的两段话。如果我们仔细阅读,从中亦可看出,司马谈对撰史断限夕特别是记事上限,有着明显的交待。先看司马谈...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新疆地方志》1989年01期
新疆地方志

也谈县志的断限

断限是志书体例最基本的要素之一.修志首先应明确志书的起止年代,才便于资料的收集和筛选.近年来方志界对新方志的断限问题,已有不少论述,这些不同观点,虽均言之成理,启迪思维,却也不免使修志人员无所适从.因此。县志的断限问题,仍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 一、县志的上限 《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第二章第八条中说:。上限不作硬性的统一规定.”我闺地域辽阔,各地情况不同,建臀历史不一,史料多寡悬殊很大,对志书上限不作统一规定是符合实际的.由于自行决定上限,就出现了以下几种做法:1、追溯到各项事业的发端;2、追溯到建置之始:3、起于建县之时:4、以某一重大历史时期或事件为起点;5、衔接上届志书。 关:了:追溯到各项事业的发端.就一个县而论,恐怕不会有多少事物发端的史证可供记载.方志工作者很难逐个考证本地火小各事物发端的历史,我们只能根据史料或专家们的研究成果,来记述当地的历史.即使有文字记载某事物的最早历史,也不一定就是某事物的发端。因此,县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地方志》1998年03期
广西地方志

土地志的断限和主要内容刍议

1995年国家土地局颁布施行的《土地史志编纂暂行办法》明确“首届土地志的年代断限,可以由各级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根据实际情况自行断定……”由于土地志是行业专志,且土地是自然资源中最基本、最宝贵而又不能再生的稀缺资源,是人类赖以繁衍生息的物质基础。正如马克思所说“土地是一切生产和存在的源泉”。土地作为自然资源之首,又史无专志记载,且现在所编纂的是第一部《土地志》,当不应受1840年或辛亥革命等哪个年代约束,而应从头写起,以弥补历史的空白。否则必然会折断历史,作茧自缚。广西各级土地志自1994年全面启动编纂以来,一直严格坚持《暂行办法》的原则要求。但从已出版的陆川、合浦、玉林等3部土地志,及已完成初稿的10多部志书的情况来看,在志书历史年代“断限”和史料的收集整理上尚存在较大的问题。“断限”方面,主要问题是断得太晚。如陆川、合浦两部土地志,虽然在《凡例》中分明注明上限溯源事物发端和汉代,但除了建五沿革部分溯源较早外,有关土地管理的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1979年03期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浅谈著者的时代断限问题

关于著者时代断限问题,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长期以来众说纷纭,争论不休,但也是必须解决的一个朋题。这个问题,不仅现在分类编目(卡』:‘目录、书本目录)需要解决,及至将柴使用电子计算机时还将碰到。如果没有一个比较科学的办法,就会屡屡出现分岐和泌乱,给工作带来损失和麻烦。 本文的目的,是力图探索一一些有关著者时代断限的一般规律,以求尽量减少些分岐和混乱。但由于水平所限,只能提m一些粗浅看法,就教于同志们。(一)著者时代,以卒年为主较 以主要经历为主更科学 长期以来,关于著者时代断限的问题,存在着不I司的再法,有人主张以卒年为主,其它为轴,有人则主张以著者主要经历为主,其它为车Ili,这样便出现了分岐。 例如一九五九年出版的《北京㈧书馆善本书目p,把顾炎武、黄宗蔹、方以智的时代划入明,一九五八年出版的《北京大学图书馆蒋本书日j则把上述三人的所属时代划入消。达任图书分类法上,也有类似的情况。 以卒年为主还是以著者主要经历为主,两相比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学刊》2016年06期
浙江学刊

《四库全书总目》宋元易代文学的断限与批评

在中国文学史研究历程中,文学的分期与断限,一直是学界关注的热点问题。因为对于易代文学断限问题的考察,不仅能够体现文学在演进过程中,创作主体、作品内容、文学体裁、文学流派、文学思潮等诸多因素的发展演进历程,亦能展现出划限者的研究立场、研究方法、研究角度及其背后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多重因素结合形成的审美期待视野。作为清代官方意识形态产物的《四库全书总目》(以下简称《总目》),是在清朝中央集权的政治生态与乾嘉考证实学的文化语境中编纂而成的。其对易代文学的断限与批评定然会受到种族、权力与学术角力互动的文化环境的影响,演绎出特征鲜明的《总目》式的易代文学批评与文学史观,从而揭示出清代官方的权力意志向文化思想领域的渗透,而目前学界对此问题的研究尚为薄弱(1)。宋末元初是中国文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此一时期士人群体的数量是相当庞大的。邵廷采的《宋遗民所知传》即云“古之遗民,莫盛于宋”(2),这就不免产生宋元易代文学分期与批评的难题。然...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