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认识论研究的几个生长点

识论是人类获得自由的方法论。站在世纪之交 ,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必须结合时代的热点 ,对人类现代认识活动进行反思 ,才能成为时代精神的精华。一、防止自由向必然的转化对人类产生的危害恩格斯科学地揭示了自由的内涵 :“自由不在于幻想中摆脱自然规律而独立 ,而在于认识这些规律 ,从而能够有计划地使自然规律为一定的目的服务”。[1—p153] 人类通过认识活动 ,在认识世界的基础上形成实践的目的和方法 ,并使实践活动改变自然界自在的存在方式 ,以满足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需要。这样的认识活动和实践活动体现着内在必然性和外在必然性的统一 ,从而使主体感受自由。人类在由认识指导的实践活动中不断地变自在之物为为我之物。自由会不会向必然转化 ?人们一般不提这个问题。黑格尔在批判康德以前的形而上学把自由和必然认作彼此抽象地对立着的观点时指出 :“这种不包含必然性的自由或者一种没有自由的单纯必然性 ,只是一种抽象而不真实的观点”。[2—p10 5] 黑格尔在...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年06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深入探析人类社会自我认识之谜——社会认识论研究的回顾、透视与展望

经过众多学者的共同努力,近年来我国的社会认识论研究取得了开拓性进展,其学术成果和理论地位为学术界所普遍关注、承认和重视。但从真正建设起一门相对独立的认识论分支学科的高度看,尤其是面对当代中国和人类实践所提出的大量挑战性实践间题和理论难题,我们已经做过的工作,严格说来又还只能称得上一种前期的基础性和外围性工作。要把这门新兴学科真正建立和巩固起来并使之趋于完善,还需要我们在视野、思路和方法上有更大的自我突破与自我更新。本文拟在简略回顾总结社会认识论研究历史和现状的基础上,分析和透视目前面临的重点难题,并根据现时代的特点,提出作者关于开展社会认识论第二期研究的初步构想,以求教于识者并征得更多的志趣者共同努力。一、回顾—已做工作及主要成果 我国的社会认识论研究是在1978年以来国内哲学研究大发展的宏观背景中逐渐发展起来的。80年代初期便有识者提出开展社会认识问题研究的倡议。真正比较深入、专门和系统的研究则是在80年代中期。当时各地的一批...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政治的哲学与哲学的政治——政治认识论研究的双重维度论析

一般认为,政治学知识是通过运用科学方法对政治现象进行归纳总结等认识活动获得的、反映政治现象背后本质和规律的知识形态,具有如此浓郁的现代精确科学知识观色彩的判断在中国政治学研究领域似乎是主流观点。但是,如果我们把视野放宽到政治学的起源处,这样的判断多少会受到一些修正。亚里士多德在阐释政治学的性质时曾经这样表述:“政治学考察高尚(高贵)与公正的行为。这些行为包含着许多差异与不确定性”,所以在讨论以这些行为为对象的“题材”时,我们“只能大致地、粗略地说明真”,“只能得出基本为真的结论”,“只要求一个数学家提出一个大致的说法,与要求一位修辞学家做出严格的证明同样地不合理”。[1]6 7显然,在亚里士多德看来,政治学知识与数学知识有很大的不同。政治生活是人类社会生活的基本形态,对这种社会生活的认知既受到人类认知过程一般性规律的制约,又具有政治认识的独特面相。本文尝试以政治哲学为基本理论视角,揭示政治认识活动的基本矛盾和内在规定性。一、政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史学月刊》2016年06期
史学月刊

重视和加强历史认识论研究

毋庸否认,大陆学界的历史认识论研究,经过新时期三十多年的发展,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也存在着明显的不足。但是,我不悲观地认为如今已经没有发展的空间或发展空间很小了。在我看来,无论是从中国历史认识论研究的现状来看,还是从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条件来看,这个研究领域的发展都是有着巨大潜力的。我们不能满足于过去三十多年所取得的那么一丁点有限的成绩就止步不前,相反,针对过去研究中所存在的不足,更应该在充分借鉴和吸收域外成果的基础上,结合中国本土的史学文化,重视和加强历史认识论研究,最终发展出“于思想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陈寅恪先生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说:“其真能于思想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此二种相反而适相成之态度,乃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而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之所昭示者也。”(陈寅恪:《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下册审查报告》,原载1934年8月商务印书馆冯友兰《中国哲学史...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08期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

当代社会认识论研究路径寻赜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影响当代社会认识论研究的一些外在因素,如21世纪作为一个全球化时代的发展趋向以及一系列要求我们回答和解决的社会现实问题,已经基本显现出来。毫无疑问,随着生活世界崭新的外在因素的基本显现,作为分支学科的社会认识论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契机,这也使得我们寻赜当代社会认识论研究的路径具备了必要性和可能性。当然,我们也不易作出准确的把握,毕竟影响社会认识论研究的一些外在因素还没有完全显现。正因为如此,在当代社会认识论研究的过程中,要求学界在积极回应21世纪的时代语境的同时,更应积极创新适应当代社会认识论研究的新路径,这也是我们肩负的重要的时代使命。基于此,本文尝试对当代的社会认识论研究路径作出前瞻性描述。不当之处,敬请赐教。一、30多年来社会认识论研究之概况回顾按照欧阳康的观点,社会认识论就是关于人们怎样认识社会的学说。它以人们认识社会的认识活动为对象,考察人们认识社会的特殊活动结构、活动方式、活动方法、进化过程和特殊规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10期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

基于社会维度的认识论探赜——近30年来国内社会认识论研究综述

对图书馆与信息科学领域而言,作为知识之知识的社会认识论,就是要对知识进行有效管理,以发挥知识的最大效能[1];而对哲学、社会学等领域而言,社会认识论能够赋予我们新的社会认知观,有助于人们解决社会实践过程中遇到的现实问题。毫无疑问,社会认识论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近30年来,社会认识论逐渐受到国内有关学者的重视,学术成果也不断涌现,成为认识论研究的一个新领域。本文将在对社会认识论这一新兴学科溯源的基础上,对目前国内学者关于社会认识论的文献和研究成果加以分析综述,进而指出目前研究存在的缺憾和问题,并展望未来发展趋势,以期为后续研究提供参考。一、学科溯源“社会认识论”(Social Epistemology,简称SE)最早是由美国的图书馆学专家谢拉(S.H.Shera)和宜甘(M.Egan)提出来的。1952年,谢拉和宜甘在《书目理论之基础》一文中尝试从宏观交流的角度来认识社会书目事业,并寻求建立一种新学科,即通过研究整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