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宪政与主权:权力的有限性与权力的合法化

尽管国家并不是现代才出现的现象 ,但是只有到了现代 ,随着资本主义因素的孕育和发展 ,先是出现了绝对主义国家 ,后才出现了现代的民族国家。民族国家的出现推进了政治现代化的过程 ,无论是西方社会从绝对主义国家到宪政主义国家的发展 ,还是后发国家从立宪独裁国家到宪政民主国家的发展 ,民族国家构成了政治现代化过程的历史和逻辑的起点 ,这也就是说 ,只有在民族国家范围内政治现代化的历史和逻辑才能得到统一。一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 ,国家权力开始不断膨胀 ,日益强调并实现了国家对暴力的合法垄断 ,以克服封建主义国家的地方、种族或宗教的狭隘纽带 ,推动民族国家的形成 ,成功地实现了国家的统一和政治一体化过程 ,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社会发展的需要。这是因为统一的、强大的国家权力能够抑制地方的、种族的、宗教的利益关系所形成的政治冲突和社会动荡 ,为市场经济发展提供统一的、安全的、稳定的社会环境和规则体系。但是 ,国家权力的增长开始是通过非制度化的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今日中国》2017年04期
今日中国

高新技术引领中国经济发展

作为技术追赶中的后发国家,中国的创新先从降低生产过程成本开始,逐步改进工艺、吸纳先进技术,最终加强基础研究和技术开发应用。在经济下行背景下,中国的研发投入却逆势增长。在实体经济面临较多困难、企业经营压力加大的时期,政府还通过资助公益性研究来提供更多的创新“公共产品”,通过各类创新政策实施加大对企业的激励和扶持力度,激励创新,为中国经济的提质、增效、升级提供了坚实基础。可以看到,中国在大飞机、运载火箭、量子通讯、高铁、移动通讯等高新技术领域取得的科研成果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社会科学》2013年02期
黑龙江社会科学

马克思现代性理论视野下“后发国家发展困境”解析——以埃及政治风暴和利比亚战争为例

马克思关于现代性问题的思考历来都是我们研究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考察当前世界全球化发展趋势的重要理论武器。当前时代,以资本无限增殖为内在驱动,以资本跨界流动为外在特征,西方社会主导的现代性进程把越来越多的后发国家卷入到全球化发展的整体趋势之中。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发展模式被广泛复制到后发国家中。这种整齐划一照搬西方经济社会发展模式的做法,一方面在短时间内迅速打破了后发国家旧有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为实现这些国家的民族独立和经济社会复兴奠定了实践基础;另一方面,西方模式引入后发国家之后,这种西方化经济发展模式隐含的资本增殖和资本扩展冲动开始强势释放,从而在客观上导致了对后发国家经济社会正常发展的抑制,造成后发国家经济发展方式扭曲,社会发展秩序混乱。广大后发国家普遍在取得经济建设成就的同时,在社会发展领域却积淀了众多无法化解的深层次矛盾。近来,同处于北部非洲的多个国家发生了一系列政局动荡和社会冲突,使多个后发国家积累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商业文化(上半月)》2011年06期
商业文化(上半月)

对后发国家现代化发展的优势理论探析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随着民族运动的兴起,一大批新兴国家走上了独立发展的道路,在雅尔塔体制下形成的冷战格局以及苏联作为世界强国的崛起,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开始重视亚非拉美众多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发展。以美国为代表的学者,在其国家利益和全球战略的指导下,对后发现代化国家的发展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一、后发优势理论后发优势开始明确地作为一种理论进行系统的研究,随着社会科学的各门学科不断地在学科内日益精细化和学科外日益跨学科综合化的研究趋势出现,形成了现代化理论下的诸多流派。其中阐述最早最具有代表性观点的是美国社会学家M.列维。列维是第一个明确使用“后来者”的概念,区分“早发”国家和“后发”国家的界限的学者。他认为,作为现代化进程的后来者,后发优势有五点:(1)在现代化进程中,后来者对现代化的认识方面比先行者当时对现代化认识丰富;(2)后来者拥有大量大量采用和借鉴先行者们成熟的计划、技术、设备等的可能性;(3)后来者可以缩短现代化的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技管理研究》2009年07期
科技管理研究

东亚后发国家创新能力比较及对中国的启示

东亚后发国家的创新经验显示,追赶和跨越不仅是技术创新的结果,而且还有许多制度、组织的创新,从而是一种国家创新体系演变的结果,所形成的国家创新能力是解释国家经济繁荣程度差异的最重要因素。国家创新能力的差异反映出经济地理(比如企业之间的外溢水平)和各国创新政策差异(比如政府对基础研究的支持水平或对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两方面的变化。后发国家和经济发达国家由于创新战略的差异而存在不完全一样的创新能力培育和发展的模式。对东亚后发国家创新能力与发达国家创新能力特点的比较,有助于我们深入理解后发国家如何依靠提高创新能力来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这一进程,对于进一步提升我国的国家创新能力、构建创新型国家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1东亚后发国家创新能力的演进国家创新能力是一个国家在长时间内产生创新性技术并使之商业化的能力,它依赖于一组相互关联的支持创新技术产生的投资、政策以及资源投人[1]。Furm an等人在2002年提出了有关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综合框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社会科学》2006年06期
湖北社会科学

经济发展、社会冲突与后发国家政治能力的建构

任何国家现代化的实现都离不开两个前提条件:摆脱对他国的依附性实现民族独立,对外确立主权;创立统一的中央政府并向民主政制迈进,对内确立产权。后发国家在20世纪全球性的非殖民化潮流中赢得了民族独立,这为后发国家的赶超战略创造了条件。随着殖民主义政权的退场,后发国家制度建设的任务纳入了政治日程。斯塔夫里阿诺斯深刻地指出了后发国家面临着制度选择的困境,他认为后发国家曾经有过殖民主义的历史,现在又面临新殖民主义的挑战,“从殖民时代因袭下来的国内制度和国际经济关系不能战胜自独立以来一直存在的欠发达状态……只有改组这些因袭下来的制度……才能消除欠发达的现象”。犤1(犦p730)可以说,后发国家的欠发达状态不仅仅是指经济水平的欠发达,还指制度水平的欠发达。一、经济发展的民主意义后发国家在民族独立后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民主试验,但大多数国家最终确立的是威权政体,它们不同程度地表现出以下特征:政治领域的一党独裁或军人政权,社会领域的政府对经济的指令性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