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简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1我国关于市场支配地位的概念在介绍相关内容之前,我们首先要明确的是市场支配地位的概念。欧共体委员会对此的定义是:“一个企业如果有能力独立地进行经济决策,即在决策时不用考虑其他市场参与者的情况,那么它就是一个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企业。同时如果一个企业通过技术秘密、取得原材料和资金的渠道以及其他重大的优势如商标权等,能够决定相关市场大部分的价格,或控制生产和销售,这个企业就处于市场支配地位。”[1]美国反托拉斯法原则上不使用“市场支配地位”这一词,而是使用垄断势力或者市场势力[2]。而根据我国《反垄断法》17条第二款的内容,所谓市场支配地位,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由此可见,市场支配地位是指市场经营者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是指经营者在市场中对交易条件和市场进入的控制和影响能力[3]。2市场支配地位以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与不足2.1市场支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标准必要专利权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法律规制

自“华为公司诉交互数字公司案”和“高通垄断案”以来,标准必要专利的反垄断规制问题引起了业界人士的高度关注与重视,相关领域的许多学者也针对其特殊性以及规制的必要性撰写了大量文章。由于标准必要专利是在结合了标准和专利的基础上形成的,具有特殊性,所以不同于反垄断法对于一般经营者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分析与判定思路,对于标准必要专利权人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分析和判定思路也同样具有特殊性。同时,标准必要专利权作为知识产权的一部分,也具有知识产权本身的无形性特征,再加上知识经济时代技术市场快速发展等原因,造成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各种各样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因此,我们需要对这一领域中权利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进行深入的研究。标准必要专利权是一种特殊的专利权,体现出锁定性的特征,在这种锁定性特征的作用下,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容易形成市场支配地位,为了最大限度地谋取利益,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往往利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一些列滥用行为,对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  (本文共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商》2016年09期

简析高通案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2015年2月10日,伴随着国家发改委2015年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布,高通公司接到约合60.88亿元人民币的天价罚单,自2013年以来全球最为关注的持续时间长达14个月的高通反垄断案件终于落下帷幕。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全文共一万多字的处罚决定书中,详细披露了对高通公司的市场支配地位及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认定依据,包括高通在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和基带芯片市场均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当事人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行政处罚依据和决定。从2013年11月国家发改委宣布启动对高通公司的反垄断调查,高通公司随即声明否认国家发改委的指控,到2014年5月高通公司向国家发改委抛出一份认定自身并无违法行为的报告,再到2015年2月《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布,以及高通公司在决定书公布后3日内即迅速将高达60.88亿元人民币的罚款缴付,高通公司垄断案一直备受关注,成为继“华为诉美国交互数字公司案”以后,由反垄断执法机关查处的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6年09期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垄断高价行为的法律规制探析

反垄断意义上的垄断高价行为就是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脱离价格机制的作用,把市场价格提高到竞争水平之上,索取垄断价格,使自己受益,而使相关经营者和消费者受损的行为,是价格垄断的最主要形式,主要包括垄断高价和垄断低价两种情形。在经营者的角度表现为超高定价和超低定价行为。垄断高价行为作为一种危害市场经济秩序健康有序发展的行为已为世界各国反垄断法普遍关注。我国亦是如此。然而,我国市场上垄断高价行为的情况更为复杂,更多的时候它与行政权力和自然垄断交织在一起,使得法律对其的规制更加困难。由于反垄断传统的缺乏,2007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以下简称《反垄断法》)对垄断高价行为的规定较为审慎,使得实践当中难以操作,有待在实践中得到进一步完善。2009年8月12日作为该法的配套法规,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反价格垄断规定(征求意见稿)》并公开征求意见。该规定对垄断高价行为做出了更为明确的规定,虽然还有不尽完善之处,却也揭开了规制垄断高价...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论知识产权滥用的反垄断规制

进入二十一世纪,世界各国之间的竞争已经转变为以科学和技术为核心的综合国力竞争。在知识经济的条件下,各国政府为保护本国利益设置了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旨在保护创作人利益,以鼓励创新,促进发展。从实行效果看,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在鼓励和推动创新方面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某些企业利用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滥用自身权利,形成知识产权垄断的局面。知识产权滥用所带来的社会危害暴露无疑,比如抑制创新、阻碍技术进步、破坏竞争以及损害消费者利益等等。另外,知识产权的滥用行为常常披着保护知识产权的合法外衣,颇具隐蔽性,使竞争对手不易察觉因而疏于防范。这也是知识产权滥用最为危险和最值得警惕的社会危害。由于我国反垄断立法的不足,加之部分国内企业对知识产权滥用认识不足,国内一些行业遭受掌握大量知识产权资源的大型跨国企业的沉重打击,一些国内企业甚至因此而退出竞争舞台。运用反垄断法对知识产权滥用行为进行规制,从短期效果来看,可以使垄断企业尤其是跨国企业的经营行为更...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2019年03期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

澳大利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之立法刍议

一、澳大利亚反垄断法规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概况澳大利亚反垄断法对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规定最早确立于《1974贸易实践法》的第四十六条。但是,直到联邦最高法院在1989年就Queensland Wire Industries Pty Ltd v Broken HillProprietary Co Ltd①做出的判决中首次提出明确的司法审理标准前,全澳法院在审理有关市场支配地位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时,均没有明确指引。因此,有人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就该案例所做的判决为全澳法院在适用第四十六条时提供了一个清晰明确的框架。[1]但事实上,对第四十六条的适用非常复杂。在实践中,要区分一个激进的并且可以起到损害或排除其他竞争者的合法行为与一个起到同样作用但是却是非法行为是非常困难的。第四十六条并没有禁止激进的并且可以起到损害或排除其他竞争者的合法行为,因为澳大利亚立法者认为,这是市场竞争中合理的并可以预见的结果。因此,在随后的司法实践中,澳大利...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9年15期
法制与社会

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分析框架

2008年《反垄断法》出台以来,越来越多的反垄断民事案件被纳入到本法调整范畴。权威数据显示,与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为有关的民事纠纷在反垄断民事纠纷案件中占据主流地位。随着此类案件的增多,相关法律规制和司法实践也出现不少问题,一方面不少案件,如盛大网络案、中国移动案等,本身就不应适用《反垄断法》,属于反垄断伪案,但却被纳入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范畴进行处理;一方面随着社会发展,许多新型案件不断出现,如奇虎360诉腾讯案、粤超诉广东足协案等,对司法实务中认定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为具有一定借鉴意义;随着司法改革的进行,法院判决文书被要求详细地说明判决理由、推理过程,这也要求理论和实践进行更大程度的对接。因此,本文试运用请求权基础分析方法,结合理论和实践,构建起审理和认定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为的框架。一、相关市场的界定关于市场支配地位,中国现行反垄断法作出如下界定:市场经济主体在所属市场范围内具备对商品数量和价格的控制能力或其他经营条件,亦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