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认定

抢劫罪八种加重处罚情节中,“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认定,是司法实践中的一大难点。从立法本意出发,分析“公共交通工具”的含义,可见最高院的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关于“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思考

“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是我国刑法对抢劫犯罪加重处罚的犯罪行为,对“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认定,是司法实践的一大难点,尤其是在“火车”这一具有特定空间的“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认定,更是有诸多的争议。本文以在火车上抢劫为视角,通过对在火车上抢劫加重处罚的价值取向,对火车运行中随着时空环境的变化与其变化相对应的抢劫行为的认定,在旅客列车上的转化型抢劫罪的行为认定三个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并在前辈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提出一些自己的观点。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学院
华东政法学院

抢劫罪加重处罚情节法律适用问题研究

本文从五个方面着手,论述了抢劫罪加重处罚情节的法律适用问题。首先,论述了抢劫罪的定义以及加重处罚中的情节加重犯和结果加重犯的定义,以特殊地点、特殊方式、特殊对象、严重情节、后果这四个方面对抢劫罪八种加重处罚情节进行划分。其次,简要地阐述了抢劫罪八种加重处罚情节的立法环境及立法过程。然后,对八种加重处罚情节的司法认定进行重点论述:(一)对特殊地点抢劫的加重处罚情节的司法认定,即入户与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司法认定。1.户的概念、基本特征、主客观方面认定;入户抢劫的对象是否必须是家庭成员;对居民住户中的特定第三人实施抢劫是否以入户认定;子女抢劫父母住宅能否以入户认定;户与生产经营场所、临时搭建的建筑物、宿舍、宾馆、居民院子、楼道的界定;对入户盗窃被发现转而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场所的认定;对共同犯罪分子是否都以入户共犯认定的问题。2.公共交通工具的概念、特征;黑车的认定;小型出租车的认定;班车的认定;抢劫公共交通工具的认定;当八种...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抢劫罪若干问题研究

抢劫罪是司法实践中比较多发的犯罪,历来是我国司法机关打击的重点。但在司法实务中,由于有关司法实务部门在对抢劫罪的构成特征及司法认定方面存在不同认识,因而产生不少争议,这不利于准确认定和惩处抢劫犯罪,本文根据有关的刑法理论,并结合笔者的刑事司法实践,结合大量笔者办理过的真实案例,对实践中认定抢劫罪常见的问题进行探讨。本文正文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笔者对抢劫罪的概念和构成特征进行了剖析,在该部分,通过实践中与涉及抢劫罪概念和构成特征认定的案例,以期对抢劫罪的概念和构成特征作出清晰的界定。第二部分:笔者结合具体的案例,对抢劫罪认定中的常见疑难问题进行探讨。主要从转化型抢劫罪的认定、抢劫罪情节加重犯和结果加重犯的认定、抢劫罪的停止形态问题等方面进行阐述。第一,关于转化型抢劫罪的司法认定在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一直是个争议的热点。笔者着重从抢劫转化的前提条件、客观条件、主观条件三个方面进行论述。同时,对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的人能否构成转化型...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抢劫罪情节加重问题研究

抢劫罪是我国现行刑法中规定的一种极为严重且常见的犯罪,具有暴力犯罪和财产犯罪的双重性,严重地侵犯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历来是重点打击的犯罪行为。1979年刑法规定的抢劫罪的加重量刑的情形包括两类,法学界将其分为:一是结果加重犯,即“抢劫致人重伤、死亡”;二是情节加重犯,即“抢劫情节严重”。1997年刑法第263条在规定了抢劫罪“基本犯”的处罚标准之后,继续保留了抢劫罪的结果加重犯,并将原来的“情节严重”按照犯罪地点、侵害对象、行为方式及危害结果的不同具体划分为八种加重处罚情形。在这八种情形中,除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属结果加重犯外,其余七种情形均属情节加重犯。本文即对此七种情节加重做了一些法律思考。首先提出了抢劫罪情节加重的概念,认为情节加重不仅是罪状所表述的客观情形,而是在抢劫罪的基本构成之上的一种新的犯罪构成——加重犯罪构成。对抢劫罪情节加重的认定,不仅要有罪状表述的客观情形,还要有相应的主观要素和对法益的侵害程度...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学院
华东政法学院

抢劫罪加重量刑情节与相关问题研究

抢劫罪是一种集侵犯公民财产权利和人身权利于一体的复杂刑事犯罪,我国同世界各国一样,一直把抢劫罪作为刑法理论研究的重点。1997年修订的我国刑法典对抢劫罪作了修改,主要是将1979年刑法有关抢劫罪中笼统规定的“情节严重”细化为八种具体的情节,以增强可操作性,便于司法实践中统一执法标准。但是,伴随着从概括到具体的转变,又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一是具体的规定往往有其局限性,造成了执法标准过于死板,那些由于立法者考虑不周全而遗漏的本应加重量刑的情节,由于无法可依只有按照一般抢劫罪处罚,造成了罪刑的不均衡;二是由于规定问题的具体化,使得对相关概念不同的理解和认识成为法学界和司法界新的争论焦点,导致执法标准的不统一,损害了司法活动的严肃性和公正性。尽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00年11月对抢劫罪适用法律的有关问题作了具体解释和答复,但是困扰执法的焦点问题仍未得到彻底解决。本文立足于修订后刑法对抢劫罪加重量刑情节的具体规定和相关的司法解释与答复,...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