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投匦制度述论

所谓“投匦” ,是唐代统治者设置一种投放书信的“匦函” ,以接受四方上访之书信。投匦制度丰富和发展了唐代的谏议制度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看 ,当是我国古代的一种直诉制度 ,颇似我国当今的信访制度和举报制度。投匦制度创置于武后垂拱二年 ,是武则天大开告密之门的产物。然其广开言路 ,“申天下之冤滞 ,达万人之情况”的作用 ,为后来的统治者所沿用。对投匦制度的研究 ,至今已取得一定的成果 ①。但是笔者认为 ,当前的这些研究成果 ,于匦制的发展变化及其所起的历史作用等方面似显不足 ,有待进一步探讨。有的学者认为匦制是唐代监察制度的补充形成 ,这种提法也值得商榷。本文拟从匦函的设置、投匦制度的发展变化以及作用进行全面论述 ,权作引玉之砖。一、“匦”的设置高宗永徽六年 ( 65 5年 ) ,武则天被立为皇后 ,此后 ,武则天通过一系列手段进行篡权活动。弘道元年 ( 683年 ) ,高宗死 ,中宗继立 ,武则天在裴炎的配合下开始临朝称制。中宗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乾陵文化研究》2017年00期
乾陵文化研究

唐代投匦言事现象研究——以投“延恩匦”“招谏匦”为例

“虎有爪兮牛有角,虎可搏兮牛可触。奈作用和延恩匦类似。另外,投匦之人,没有身何君独抱奇材,手把锄犁饿空谷。当今天子份上的限制,既可以是普通百姓,也可以是朝急贤良,匦函朝出开明光。胡不上书自荐达,廷官员。坐令四海如虞唐。”这是唐代韩愈的一首《赠 唐肃宗《诏天下搜贤俊制》云:“朕闻惟唐衢》ui,其中,提到了唐代的“匦函”。所理乱在庶官。以先王旁求俊彦,思皇多士,以谓“匦函”,即唐武则天时期设立的投放文书倡九牧,阜成兆人。顷者奸臣执权……使忠臣的工具,以接受四方上访之书信,上达天听。不得尽其谋,才士不得展其用……多有老于郎而向匦函投放文书这一行为,则称之为“投署,滞于丘园,吏称无人,才不给位。……其有匦”。匦制,是唐代的重要制度之一。对于匦独负奇才,未逢知己,即仰投匦。”141制的研究,至今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果121。但“匦 制文明确说明,忠臣、才士、才不给位之函”的两个重要功能——“延恩”与“招谏”却人、独负奇才之人等皆可投匦,以求达...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珞珈史苑》2016年00期
珞珈史苑

承嬗离合——关于唐代诣阙内容继承与发展的研究

一、引 言“诣阙”是历史上重要的一种政治行为。①阙即阙门,关于阙门的作用,《后汉书》“光和年间洛阳男子夜龙射阙事”条文下注引《风俗通》中所记载的太尉议曹掾应劭对邓盛的说语,曰:“夫礼设阙观,所以饰门,章于至尊,悬诸象魏,示民礼法也。”①由此知,阙门体现的是天子的权威,起着昭示四方,与诸侯臣子别尊卑,示万民于礼法的作用。因而,诣阙在历史研究中往往受到学者的关注。如日本学者渡边信一郎《宫阙与园林一三一六世纪中国皇帝权力的空间构成》一文运用天空星象再现了汉、魏晋南北朝时期宫城的空间配置内涵,突出了阙门的重要作用。该文指出皇帝权力空间构成分为北方华林园的“皇帝裁判”与南方阙门“诣阙上书”两部分。②松本保宣的文章《从朝堂至宫门——唐代直诉方式之变迁》将诣阙上书纳人直诉范畴进行讨论。他认为上书经历了从朝堂到宫门的发展过程,且朝堂受理上书的职能是在北周到隋之间新获得的,以隋为界限,前后的朝堂内涵颇为不同。唐代的朝堂特征就在于其“受理上书这一职...  (本文共31页) 阅读全文>>

《科教文汇(上旬刊)》2009年10期
科教文汇(上旬刊)

试论李涉投匦上疏的原因

李涉是唐代中晚期一位比较重要的诗人,《增订注释全唐诗》卷四六六录有其诗作106题(其中4首疑为他人所作),诗作虽然不多,但历代学者都较为重视其诗歌作品,对李涉及其作品也有较高的评价。如宋代评论家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大历之后,我所深取者,李长吉、柳子厚、刘言史、权德舆、李涉、李益耳。”元代辛文房在《唐才子传》中这样评价李涉:“涉工为诗,词意卓犖,不群世俗。长篇叙事,如行云流水,无可牵制,才名一时钦动。”李涉一生经历坎坷,多次被贬,对李涉人生和名声都有重大影响一次就是宪宗元和六年,太子通事舍人李涉投匦上疏,被贬峡州司仓参军,一去十年。整个事件的经过到底是怎样的?李涉又为什么要投匦上疏?本文力求在研究大量文献的基础上,试图从思想、心理、性格等方面对李涉投匦上疏的原因进行剖析,力求揭开这件对李涉人生和名声都有重大影响的事件之谜。首先让我们通过文献了解一下李涉投匦上疏事件的经过:《唐诗纪事》云:“宪宗时,为太子通事舍人,投匦言吐突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南文化》2000年11期
东南文化

唐代“投匦奏事”制度初探

唐代从武则天垂拱二年 (686年 )开始实行“投匦奏事”制度,讫于唐末这种制度一直为朝廷所沿用。在武则天置“匦”之前,汉代和南朝梁时已出现了类似于“匦”的“薺 ?”和木 (石 )函。但都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管理制度。唐代设立了匦使院,由谏议大夫、御史中丞等监察官员出任知匦使和理匦使,直接管理匦务。同时,对投匦人的投匦时间、奏事内容的处理程序和时限、是否需要验看副本等也做了较为明确的规定。不过,到目前为止,学术界却都没有把“投匦奏事”作为一种制度来研究。本文从对“投匦奏事”制度的初步剖析,试图展示唐代监察制度乃至整个政治制度运作的一个侧面。 一   据《唐语林》记载:“汉时赵广汉为颍川太守,设薺 ?,言事者投书其中,匦亦薺 ?之流” [1]。这表明,汉时已出现了类似于唐匦的薺 ?来作为投书奏事的一种途径,只不过限于一郡,没有在中央实行。到南朝时,“梁武帝诏于谤木、肺石函旁,各置一函,横议者投于谤木,求达者投肺石函,即今匦也” [2]...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唐都学刊》2007年01期
唐都学刊

论唐代的献诗

唐代太常寺管理的音乐中,有一部分歌词来源于士人或大臣的献诗。即太常寺在士人或大臣给朝廷的献诗中选择歌词,然后配以音乐,在朝廷演唱。献诗,也是太常寺歌词的来源之一。献诗是一种重要的社会现象,所献诗歌有重要的文学意义,但献诗没有得到学界足够的关注。本文即对唐代的献诗问题进行研究。一、献诗的类型在唐代,献诗的类型大略可分为两种。一种是讽谏性质的,即献给皇帝的诗歌含有讽谏之意。《旧唐书》卷98《魏知古传》云:“先天元年冬,(魏知古)从上畋猎于渭川,因献诗讽曰:‘尝闻夏太康,五弟训禽荒……《辛甲》今为史,《虞箴》遂孔彰。’手制褒之曰:‘夫诗者,志之所以,写其心怀,实可讽谕君主……今赐卿物五十段,用申劝奖。’”[1](P3063)《新唐书》卷202《吕向传》:“吕向,字子回……玄宗开元十年,召入翰林,兼集贤院校理,侍太子及诸王为文章。时帝岁遣使采择天下姝好,内之后宫,号‘花鸟使’,向因奏《美人赋》以讽,帝善之,擢左拾遗。天子数校猎渭川,向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