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当下英语专业建设的几点思考

1我们该怎样面对批评英语专业面临批评与责难,似乎是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的,此后,批评与质疑的声音几乎从未间断过。这也促使英语专业的改革一直在路上。到了近几年,这种批评的声音又在不断走高,且在去年(2018年)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最典型的一轮批评,是去年下半年复旦大学蔡基刚教授(2018)的文章“英语专业‘病得不轻’”与《文汇报》的报道“大学英语缘何上了专业‘红牌榜’”(樊丽萍2018),以及网传的一系列文章与报道,这些对英语专业乃至大学英语的反思、批评与责难,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他们在文章和报道中所提出的英语专业属于“对不起良心”的专业的说法,更是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在我看来,这种种指责实际上蕴含着需要我们认真对待,需要认真做出回应,也是本文所关注的一些重要问题:我们应该怎样去批评英语专业?又该怎样看待英语专业?英语专业的核心素养与基本能力体现在哪里?英语专业的未来特色又表现在哪里?究竟该如何迎接新时代英语专业所面临的挑...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当代外语研究》2018年06期
当代外语研究

英语专业的困境与出路

zhamingjian163@163.com引用信息:查明建.2018.英语专业的困境与出路[J].当代外语研究(6):10-15.改革开放40年,我国的英语专业为国家培养了数以万计的英语人才和师资,为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对外交流和英语教育,做出了巨大贡献,但英语专业现在也存在着多年累积亟待解决的诸多问题。这些问题,有学科和专业层面的理念问题,也有英语专业规模超大化带来的现实问题。需要对这些问题进行梳理和辨析,才能明确和坚定英语专业未来发展走向。1.英语专业当下的困境及其原因衡量一所大学、一个学科、一个专业办得好不好,现在有很多量化的标准,但真正的标准只有两个:人才培养质量和创新性学术成果的产出。整体上看,全国英语专业在人才培养上确实不尽人意。我们常常用“小才拥挤、大才难觅”来形容英语专业毕业生的现状。也就是说,英语专业毕业生大多具备一定的听说读写译技能,但真正精通英语,具有扎实的专业功底和专业素质,并在事业上有可持续发展能力,...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当代外语研究》2018年06期
当代外语研究

英语专业究竟哪一点对不起良心?

1.引言2018年11月3日,由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主办的主题为“加快‘双一流’建设,实现内涵式发展”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在宁波隆重召开。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就全面整顿本科教学秩序进行发言并强调:“专业、课程、教师、质保,这四点有变化,我们整顿本科教育就有突破口。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有人说专业是人才培养的腰,腰要是不好的话,这个人站不直,挺不起胸、抬不起头。因此,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应该停办了。对学生发生作用的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单元和核心要素,我们要把课程建好,就是要消灭水课,打造有创新性、挑战度的金课。”蔡基刚于2018年11月16日《文汇报》第7版撰文《大学英语:如何避免“水课”成就“金课”》指出:我国高校确确实实存在“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和“水课”,而且为数不少。就什么是“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蔡基刚认为有以下四条衡量标准:(1)这个专业的培养规模并不是国家和社会大量需要;(2)这个专业的教学内容并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当代外语研究》2018年06期
当代外语研究

从广义修辞学视角看英语专业救赎

zhengjun1978@hotmail.com林大津,福建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跨文化交际学、比较修辞学和教育语言学。电子邮箱:ldjwyb@fjnu.edu引用信息:郑珺、林大津.2018.从广义修辞学视角看英语专业救赎[J].当代外语研究(6):25-31.1.引言2018年11月6日,《文汇报》APP发布“英语专业是否是‘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复旦学者:病得不轻”一文(以下简称“蔡文”)。蔡基刚十多年来一直关注大学英语和英语专业建设,献计献策,直抒己见,一浪高过一浪,体现出超强的问题意识。此文虽然不长,但足见作者对英语专业如何生存的忧患意识,因为他认为大部分英语专业不仅“病得不轻”,而且几乎接近“对不起良心”的专业,我们对蔡基刚“良心说”敬重有加,但从广义修辞学角度看,我们认为“蔡文”对英语专业的把脉、问诊、开药均有待商榷之处。本文之所以取广义修辞学视角与蔡基刚商讨,是因为广义修辞学能够面对“蔡文”,在话语...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当代外语研究》2018年06期
当代外语研究

英语专业:对不起“良心”吗?

英语教育路在何方?蔡基刚提出英语专业是“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这样的问题,我们还是应该理性思考。第一,英语专业的生存问题。从大的方面讲,英语学科发展有两种路径,一是英语理论研究,其中包括各个方向的理论研究,如文学理论、语言学理论、翻译学理论、应用语言学理论等。二是语言应用,就是我们常说的使用语言的能力,这是我国绝大多数外语学习者的目的,其中也包括公共外语。随着国际交流的不断深入,全球各领域合作的不断强化,对外语人才不断增长的需求是毋庸置疑的。正因为此,不断唱衰英语专业,认为外语学习没有自己的专业是极其错误的想法,研究语言及其内在的规律本身就是自己的专业,各个领域需要大量外语人才也是不争的事实,这是我们首先要肯定的。第二,英语专业是否是“对不起良心的专业”问题。我们认为,问题的核心是英语专业办得是否对得起良心。这是因为英语教育质量问题不解决,将会严重影响我国的政企涉外活动的开展,甚至影响我国的持续发展,妨碍中国全球化的推进速度。我国各...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当代外语研究》2018年06期
当代外语研究

英语专业的属性:工具还是人文?

不能一概而论2018年11月6日,蔡基刚在《文汇报》APP上发出“英语专业病得不轻”的惊人之语,认为大多数高校的英语专业都快成了“对不起良心的专业”。蔡基刚列出了英语专业“对不起良心”的四个标准,抨击“英语教育本质上是人文教育”的片面观点,对英语专业的“就业危机”更是痛心疾首。文章结尾,他以救世主的姿态给全国的英语专业指明了“出路”:少数高校继续保留“英语语言文学方向”,大多数高校则要“转型”到“专门用途英语”,“除此外,没有其他路可走”。在网上流传的同名文章中,蔡基刚更是以毅然决然的口气指出,国内的英语专业要么“停办”,要么“转型”。蔡基刚的文章以偏概全,似有全盘否定英语专业的迹象,其中很多观点,让人不敢苟同,他将“对不起良心”与英语专业相提并论,即使没有哗众取宠之嫌,也有危言骇世之效。笔者认为,蔡基刚对国内英语专业所存在的问题或乱象,是搭错了脉,诊错了病,开错了药方。眼下存在的问题和乱象只是局部的,非主流的,与英语专业已经取...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