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教育信息化的概念内涵:社会学的视角

在信息社会来临的今天 ,教育信息化是一个重要的概念 ,对它的不同界定 ,反映了界定者所持的不同理念 ,而这些不同的理念又影响着人们的教育实践。对教育信息化概念的正确厘定 ,实际上是在匡正我们的不当理念。所以对教育信息化进行科学的界定 ,对于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健康发展十分重要。一、教育信息化 :一个技术化了的概念教育信息化这一概念来源于“信息化” ,这里存在一个合理的逻辑是 ,教育系统只是整个社会系统的一个子系统 ,整个社会的信息化理所当然要把教育信息化包括在内。所以学界对教育信息化的界定可以说是直接或间接地受承于人们对信息化的理解。一般认为 ,信息化一词起源于 2 0世纪的日本[1] 。关于信息化 ,有许多不同定义 ,科技哲学专家鲁品越等在《中国未来之路———信息化进程在中国》中认为 :“中国把信息技术在经济生活与社会生活上的推广应用 ,称为‘信息化’。”[2 ] 这无疑表明在中国把信息化等同于信息技术的使用这种观点大有市场。对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教育研究与实验》2005年01期
教育研究与实验

解读儿童的秘密——基于社会学的分析视角

秘密一词源于拉丁语的secretus,意为分离、拆散、隐秘川P,,。这一词源让我们了解秘密对人与人关系所具有的意义。秘密不只是体现了当事人与其自我或其内心世界之间的关系,也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秘密是社会互动的结果,不是个人独自的建构。秘密有一个社会变迁的过程,因不同的社会存在方式而改变其内涵,以前社会历史形态下的秘密现在成了可公开的,而以前可公开的现在则成了秘密和禁忌。秘密的变迁过程蕴含了社会对秘密的态度变化。就社会发展而言,秘密的产生总是缘于专制主义和社会压迫;就个体而言,秘密的产生多缘于对人际互动结果。秘密给人带来一种特殊的感受,一种紧张感,它只有在公开的那一刻才能得到缓解。儿童的秘密有一个从无到有的发展过程,它绝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儿童和社会双向建构的结果。对于儿童而言,泄密的可能性和诱惑一直徘徊在秘密的周围。秘密既是儿童人际交往的中介,也是儿童人际交往的障碍。秘密在人与人之间设置了一道障碍,秘密的目的只在于保护,它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3期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加强社会学与民族学的互动

《民族社会学概论》在2003年底开始酝酿、2004年初正式启动,经过一年多的实施,在各相关的民族院校的有效合作下,终于问世了。我之所以接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邀请,担任本书的主编,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第一,在理论上和实践上加强社会学与民族学的联系和互动非常重要。我与民族院校的关系、与民族学的关系,主要是从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百所重点研究基地社会学和民族学8个重点研究基地负责人联席会议起。2001年6月6—8日,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重点研究基地主任会议,这个会议除讨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管理办法》之外,还讨论了建立重点研究基地负责人学科组联席会的制度,特别是2001年联席会的活动计划。社会学3个基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北京大学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和民族学组有5个基地(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兰州大学和新疆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汉论坛》2005年10期
江汉论坛

试论社会学就是社会科学

雷蒙·阿隆在法国《拉鲁斯大百科全书》第十八卷(1976年版)“社会学”的词条中写道:“假如人们浏览一下世界社会学大会的议事日程,马上就会感到大吃一惊。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一项工作,没有任何一种具有特点的人类活动,不是与‘社会学’联系在一起并可称为‘某某社会学’的,其中包括政治、体育、宗教、闲暇时间、艺术、科学等。人们乐于使用一些并不一致的概念,其目的就在于提出一种看来既能为大家所用而且又是很重要的观念。各类社会学家的工作之间的划分,研究各种不同问题的社会学之间的分工,现在看来,划分得还并不严格,也并不是有条不紊的。社会学家们正在试图以某种观点或者按照某种方法,来理解或解释任何一种人类现象。”①正如雷蒙·阿隆所言,社会学研究人类活动的几乎所有方面,已经发展到了有多少论题就有多少社会学的程度。令人困惑的是,社会学研究者却总是试图从人类活动中划分出社会学的专属领地,而不是正视整个人类活动已经成为社会学研究领域的现实,因而把社会学只是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日本学刊》2005年01期
日本学刊

《日本社会学名著译丛》面世

北京日本学研究中心策划、周维宏教授主编的《日本社会学名著译丛》 ,最近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此译丛共十册 ,即 :富永健一著《日本的现代化与社会变迁》 ,作田启一著《价值社会学》 ,正村俊之著《秘密和耻辱———日本社会的交流结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重建文艺社会学三题

一作为一个口号,“重建文艺社会学”大致于 2001年正式见诸报刊。2003年,有论者甚至提出了用文艺社会学“收编文化研究”的主张。不过,“重建”其实早在 1970后代末就开始了。“重建”话语之所以在当下多元对话语境中得以凸显,盖缘于 1990年代末的“文化转向”既为文艺社会学学科发展带来了生机和活力,但也悬置了学科制度化建设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因此,“重建文艺社会学”既是为了完成1980—1990年代的未竟事业,更是为了协调文学研究和文化研究的紧张关系,与时俱进,使文艺学学科更具理论活力和实践应对性。从学科史角度说,首先应该清理和回答的,是一个时间概念问题。作为一种“范式”而不是“思想”,一门具有相对独立性的“学科”而不是学科“资源”,文艺社会学在中国创建于何时?具有代表性的观点是:创建于 1980年代。《文艺社会学概说》(1986年 )认为:文艺社会学“是还有待于建立的新学科”。《文艺社会学》(1989年 )认为:“文艺社会学作...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