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女性意识探微——从王安忆《我爱比尔》《小城之恋》说起

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是在女权运动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产生的,它是女权运动在文学创作和批评领域深入发展的产物,是当代西方文学理论与实践过程中充满解构色彩的反菲勒斯中心文化的文学批评方法。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以性别因素为理论特征立于文论界,由于女性主义文学理论具有极强的政治色彩,因此在不同国家出现了不同的理论样态。英美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侧重从人道主义和经验主义立场出发,注重文本分析,重在揭露创作和批评领域的性别歧视。法国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擅长借用、修正各种男性大师的理论,强调对语言方面的探索。由于中国社会历史的特殊性,我们缺乏自己的比较系统理论模式。自上世纪80年代引进了西方女权主义批评方法以来,中国涌现了大批女性作家及女性作品,开始了“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中国化”的进程,进入了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自觉时代。王安忆处于时代的浪尖,她严肃的创作态度,以及反映在作品中对其强烈的女性意识的呼唤,使之成为这个开启自觉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家。她的“三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06年05期
名作欣赏

“只能用‘不是什么’来说明它是什么”——读王安忆散文《情感的生命》

这是一篇专门论述散文这一文体诸种特征的议论文,也是一篇带有作者自身创作体验的“实话实说”的文艺随笔。作者王安忆,创作多为小说这一以虚构为其特征的文体:《本次列车终点》曾获一九八一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流逝》《小鲍庄》分获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二年、一九八五年至一九八六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长篇小说《长恨歌》更是为她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赢得了第五届茅盾文学奖的荣誉。关于散文,其创作数量虽远非小说可比,但也出版过《蒲公英》《母女漫游美利坚》(合著)、《寻找上海》等散文集。这篇《情感的生命———我看散文》,也可以说是集中地代表了她作为小说家的散文观。散文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古老的文学体裁。在古代,曾根据文句的押韵与否,而将文学作品列为韵文(诗、词、曲、令)与散文两大类,介乎两者之间的,则称为骈文。二十世纪“五四”文学革命后,文学体裁的四大类别:小说、散文、诗歌、戏剧文学得到确定,并沿袭至今。与其他三种文体相比,散文这一文体常常使人产生错觉。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绍兴文理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2006年05期
绍兴文理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

亲历生活与探触心灵——浅论王安忆创作的转变与成熟

一王安忆一直是个独具慧眼、引人入胜、回味无穷的魅力作家,总是让人既羡慕她的才气,她的勇气,甚至是她的“傲气”,又使人钦佩她那耐人寻味、亦远亦近的缥缈之感。王安忆的魅力之作如《雨,沙沙沙》《小城之恋》《纪实与虚构》,又如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长恨歌》以及《富萍》,再如《上种红菱下种藕》《发廊情话》等,无不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的魅力人物,拓展了不同的精神向度,呈现出不同的审美空间。她往往是在人们以为她使出了全身解数之际,出人意料而令人欣喜地开拓出一方全新的心灵家园。20世纪90年代后,王安忆的小说从表面看似乎转向了“上海故事”,我们有时候就把王安忆的名字与写上海联系起来。甚至还有人说,王安忆的小说是属于上海的,属于女性的。但王安忆对此是非常反感的。王安忆自己就曾写文章《王安忆:我不是上海的代言人》说:“我不是上海的代言人……我没有必要对上海发言,描绘上海精神不是我的任务,我的任务是写小说……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是两条线并重的,一条是‘寻根’文...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下半月版)》2014年09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

浅谈王安忆作品中的上海形象

一、王安忆作品的概述王安忆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一名特立独行的作家,她的作品风格总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她早期的代表作品《小鲍庄》被文学界誉为寻根文学的里程碑,而《小鲍庄》之后的作品,像《长恨歌》、《米尼》、《流逝》等等,已慢慢地脱离了寻根文学的范畴,开始渐渐地与写实文学、先锋文学以及新时期的女性文学接轨,总的来说王安忆的作品很难让人对其分类。相关的学者指出,尽管文学界很难对王安忆的作品进行分类,但是她的作品中体现的女性意识以及上海情结比较强烈。因此,从这一角度上讲王安忆可以被归为海派文学的阵营中,王安忆是海派小说在八九十年代的最大代表,无论是女性意识的体现上,还是上海情结的叙述中,王安忆的作品都表现的淋漓尽致,受到了广大读者的青睐。王安忆的创作史从整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八十年代中期前,这一时期的作品大都以知青生活为主题,体现着那个年代中人们的人生追求以及向往,代表作品是《69界初中生》,这部作品可以说是王安忆的练笔之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考试周刊》2019年54期
考试周刊

从“小妹阿姨”到“月娥”——浅议王安忆笔下两个时代的帮佣阿姨

王安忆女士写于2016年1月、收录于2017年出版的中篇集《红豆生南国》中的中篇小说《乡关处处》,围绕一位在上海工作十余年的钟点工阿姨“月娥”展开。读完这篇小说,很容易叫人联想到她完成于1985年末至1986年初的、以保姆“小妹阿姨”为主要人物的小说《好姆妈、谢伯伯、小妹阿姨和妮妮》与《鸠雀一战》。这两部中篇小说情节相连,第一篇中,十二岁就被买下当丫鬟的保姆“小妹阿姨”是小说主要人物之一,到第二篇,她更是成了中心人物。《乡关处处》与八十年代中叶的这两部小说创作时间相差三十年之久,但因为主角职业的相似性,读起来不仅觉得相似,更是连差异之处也有种一一对照之感。仿佛竟是王安忆在有意无意之中,把如今的钟点工与三十多年前的保姆进行对比,以反映出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时代的巨变——比如,小妹阿姨出生在余杭乡下,月娥是上虞乡下人,二人都不识字;小妹阿姨将自己视作上海人,老了也一定要留在上海,月娥则坚持老了必须回家乡;小妹阿姨在帮佣的家中把自己视作...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鄱阳湖学刊》2017年06期
鄱阳湖学刊

地方理论视域中的王安忆上海书写研究

地方(Place)理论是生态批评研究的一个重要理论。美国生态批评家劳伦斯·布伊尔(LawrenceBuell)认为:“对环境人文学者来说,地方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概念……地方变成了环境批评中一个格外丰富而复杂的舞台。”(1)对这一理论的肯定,恰恰回应了生态批评创始人之一格罗特费尔蒂(CheryllGlotfelty)在1996年所提出的疑问:“除开种族、阶级和性别,地方是否也应该成为一项新的批评类别。”劳伦斯·布伊尔、格伦·洛夫(Glen Love)、厄休拉·海瑟(Ursula Heise)等生态批评家将地方理论与文本分析实践相结合,证明其合理性和广泛应用性的同时,又为文本分析提供了新的研究视角。劳伦斯·布伊尔在《为濒危的世界写作》一书中,运用地方理论研究狄更斯等作家的经典城市书写,为国内的城市书写研究提供了启发。中国的城市书写自20世纪90年代受到文学界的热切关注以来,虽然与其相关的“城市文学”“城市写作”等具体概念受到争议,但是...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