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大千:毕加索故意乱画

毕加索曾经赠给张大千一幅画,画上只见硕大一张脸,五官不具人形。有人传说这幅抽象速写是毕加索为张大千画的肖像。张大千对此感到好笑:“我听说有人声称毕加索的这幅鬼脸壳子,一边胡子长,一边胡子短,是在强调他对张大千的印象。其实这都是牵强附会。”“毕加索怎么会选中这一幅画送您呢?”美国华文作家谢家孝问道。张大千指着他的夫人徐雯波说:“这要问我太太,她还后悔得不得了呢!”原来,毕加索曾经捧了五大本画册请张大千观摩,看到这幅画时,当时张大千只觉得画得很怪,坐在一旁的徐雯波也不由好奇地问:“这张画的是啥子呀?”毕加索说:“西班牙牧神,画得好不好?”徐雯波当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知识》2010年23期
世界知识

张大千会见毕加索

东西方文化交流史上,常有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发生,错位、误读乃至歪打正着,都不可避免,给后人留下许多似是而非的迷团。张大千会见毕加索,便是其中之一。张大千与毕加索,一个是中国古典绘画的继承者,顶尖级临摹高手,一个是西方现代美术的领军人物,艺术创新狂,两者可谓风马牛不相及。然而,由于特殊的机缘,两位艺术家曾经会晤,留下了引人入胜的花絮。据张大千晚年的自摆龙门阵,他会见毕加索,起因是《大公报》上一篇以毕加索的口气骂他是“资本主义装饰品”的文章,而他的习惯是,凡是捧他的文章他可以不看,凡是骂他的文章他倒要仔细看,看人家骂得对不对,于是萌生了见一见毕加索的念头。然而,实际的原因并不是那么简单,圈内人知道,张大千是一个擅长炒作的画家,能在中国画坛弄出那么大的名气,除了艺术天才,还与他喜好结交达官名流有很大关系。1956年夏,在陈西滢(时任台湾当局驻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任常驻代表”)的举荐下,张大千在巴黎东方博物馆举办《张大千临摹敦煌石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书城》2007年08期
书城

关于张大千会见毕加索

东西方文化交流史上,常有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发生,错位、误读乃至歪打正着,都不可避免,给后人带来许多迷惑和悬疑。张大千会见毕加索,便是其中之一。关于张大千与毕加索的这次会见,目前唯一可资证明的史料,就是张大千晚年以“摆龙门阵”方式自述的((张大千的世界》(台湾记者谢家孝笔录,《征信新闻报》1968年出版),而在毕加索那一方,迄今没有见到这方面的记载。张大千讲述当时的情形,已是古稀之年,距那次会见已过了十二年。事实证明,老人的回忆最不可靠,其误差不仅是记忆上的,更有心理上的,甚至人格上的,历史因此而显得扑朔迷离。张大千的自述表明,会见毕加索之前,他与这位举世闻名的现代艺术大师素昧平生,会见之后,也没有增加对毕加索的兴趣和探究的欲望。这并不奇怪,众所周知,张大千艺术上一辈子固守中国传统,对西方现代艺术素无兴趣,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不甚了了”。据张大千自己交代,他会见毕加索,起因是《大公报》上的一篇文章《代表毕加索致东方某画家》,因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城》2007年08期
《四川统一战线》2003年12期
四川统一战线

张大千巴黎拜访毕加索

箕继扁汽留拼熬毅形茸操时革新,感觉极为灵敏。他在中囊颤鑫鑫突然,他看见毕加索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对他淡淡笑了笑,旋即又转身过去了。正当张大千失望之时,毕加索的翻译忍不住了,他无法忍受毕加索对他心中的偶像一张大千如此怠慢,跑过去对毕加索说:“昨天约好了,今天与张大千见面,怎么只看一眼就走了?”毕加索说:“现在人太多,太乱,没有办法与他谈话,我明天在家里接待他。”这使张大干极为兴奋。 为迎接张大千的到来,毕加索在家里认真准备了一番。7月28日,他一改过去在家里那种光肚皮、光膀子的形象,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穿了一件茄克衫式的条格衬衣,站在门口迎接张大千夫妇。 张大千走进毕加索的画室,200多幅仿齐白石的绘画作品立刻吸引了他。张大千非常惊讶:没想到毕加索对中国画悟得那么深!毕加索请他指正,他直率地说,“你不会使用中国毛笔,黑色浓淡难分。中国画靠的是用毛笔醮墨,依靠含水多少来控制深浅,从而形成焦、浓、重、淡、清五色.……”应毕加索的请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世界文化》2000年06期
世界文化

张大千与毕加索的交往

凡是著名的艺术大师,往往都具有谦虚的品格,在他们身上,是找不出文人相轻的恶习的。著名国画大师张大千与著名现代派西洋大师毕加索的交往,很能说明这一点。张大千58岁时,居住在尼斯港的加尼佛尼亚城堡。他久慕毕加索的大名,很想前往造访。当时毕加索己有75岁,无论在年龄上还是世界画坛的影响上,都超过了张大千。一些留法的朋友都认为毕加索向来态度傲慢,唐突前往可能会吃闭门羹,因此都劝张大千要慎重。但是,张大千还是与夫人、翻译前往尼斯港,求见毕加索。出乎朋友们意料之外,第二天就得到了回音。原来,毕加索对张大千也是慕名已久的。毕加索在他的画室中接待了张大千夫妇,略事寒暄,毕加索就拿出五本画稿请张大千指教。张大千很感动,接过画稿一看,竟然都是毕加索学习齐白石中国画的习作。一个世界驰名的油画大师,如此专心地学习中国画,既不可思议,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作品》2008年03期
作品

游戏筹码——张大千会见毕加索

东西方文化交流史上,常有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发生,错位、误读乃至歪打正着,都不可避免,给后人带来许多迷惑和悬案。张大千会见毕加索,便是其中之一。一提起张大千,人们脑海中浮出的,是一个长衫道袍、美髯飘胸的东方老道形象,与矮小精悍、目光如鹰的西班牙人毕加索很难联系到一起。说起这两位,一个是西方现代艺术首屈一指的创新狂,一个是中国画坛顶尖级的临摹高手。然而,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奇妙,不同的两级,偏偏碰到了一起。关于张大千与毕加索的这次会见,目前唯一可资证明的史料,就是张大千晚年以“摆龙门阵”方式自述而成的《张大千的世界》(台湾记者孝家孝笔录《征信新闻报》出版),而在毕加索那一方,迄今没有见到这方面的记载。张大千摆这场龙门阵时,已是古稀之年,距那次会见已过了十二年。事实证明,老人的回忆最不可靠,其误差不仅是记忆上的,更有心理上的,甚至人格上的,历史因此而显得扑朔迷离。张大千的自述表明,会见毕加索之前,他对这位举世闻名的现代艺术大师素昧平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作品》2008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