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方父权制文化与女性主义心理学

西方主流心理学根植于西方主流文化──父权制文化(patriarchy culture)。男性中心主义(androcentrism)是父权制文化的本质特征。在父权制文化影响下,西方主流心理学推崇自然科学的科学观与方法论,追求客观性与价值中立,忽视主观性和个人经验的价值,忽视和歪曲女性经验等,反映了心理学研究中的男性中心主义偏见。女性主义心理学正是对父权制文化影响下西方主流心理学研究传统的反叛和“纠正”。它有力地批判了父权制文化影响下的主流心理学中所体现的男性霸权,试图建构女性主义心理学的研究模式,对心理学的科学观和方法论的重构起了重要作用。一、西方传统主流文化──父权制文化父权制(patriarchy)是指“父权的统治”,是男性对女性实行统治和控制的基本和普遍的单位。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父权制被定义为男尊女卑的系统化机制,“现在通常被更广泛地用来描述借助于男性或男性优势机构鼓励科学精神、提倡男性优势的情境与过程。”①女性主义者...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电影文学》2017年19期
电影文学

父权制文化视角评《驴得水》的女性角色

电影《驴得水》,一部在话剧舞台上演了近十年的舞台剧,如今搬上大银幕,赢得了好口碑、好票房,是一部令人笑中带泪、揭露人性、讽刺现实的黑色幽默影片。该片的历史背景是民国时期,讲述一个发生在偏远乡村学校里的故事,故事情节连贯紧凑、跌宕起伏,在笑与哭之间,让观众真真切切地看到人性的善与恶、真实与虚伪、自私与贪婪。影片刻画了五个男性角色:孙校长,原本怀揣梦想却变得屈服现实;裴魁山:原本充满救世思想却变得利欲熏心、自私褊狭;周铁男:原本刚正不阿、无所畏惧却变得屈从权势、畏惧死亡;铜匠:原本单纯朴实却变得肮脏丑恶、睚眦必报;特派员:原本无才无学地混迹官场却变得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这几个男性角色的性格、价值观都在故事情节的推进中发生着变化,甚至可以说是极速反转。然而,影片中没有变的是几位女性角色,她们不畏世俗、不惧强权,最终,却成了全体男性攫取利益的牺牲品。这似乎是父权制文化下女性角色的必然结局,然而,女性角色迸发出的刚毅和顽强却是对男性角色软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文学》2007年05期
山东文学

父权制文化语境中的女性呐喊

一、引言英国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和托马斯·哈代同处于维多利亚统治时期,处于资本主义不断发展、传统与现代冲突裂变的时期。他们塑造的女性形象简爱和苔丝都是当时具有社会典型意义的人物,她们是传统宗法社会中的底层人物家庭教师和农民,是作家向传统习俗和社会不公进行宣战的利剑。在当时,家庭教师是一个受2、歧视的职业,夏洛蒂对此是深有感触的。而农民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逐渐地丧失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正逐步地沦为一无所有的雇佣工人。这两个生活在同一国度、备受压迫和竣视的女性,却有着坚强的性格和反叛的女性意识,她们没有做父权制文化语境中的“失语”者,而是大声呐喊主张自己的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二、男性话语为中心的社会中的新女性简爱和苔丝都是优秀女性的代表。她们勤劳善良、淳朴坚强,富有同情心和自我栖牲的精神,是作家刻意塑造的理想人格的化身。夏洛蒂真正地从女性的体验与感受出发,塑造出一个身材按小、其貌不扬,但自尊自强、决不仰人鼻息的女性形象简爱。哈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北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11期
湖北教育学院学报

对爱玛形象的女性主义解读

当世人所深恶痛绝的潘金莲式女性多次被置于被看与被骂的境地时,她们在人类的历史上发不出任何声音,任人诟骂任人宰割。人们往往会咬牙切齿地说,又一个伤风败俗的招千刀万剐的中国的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成了通奸、荡妇等难堪字眼的代名词,她所代表的罪恶永远也刷洗不清,她在人们的诅咒声里被打向了地狱的底层。人们何以像惧怕瘟疫一样惧怕她们,人们又为何津津乐道地讲述一个女人的所谓堕落史,他们的行为在潜意识层面意味着什么呢?更令人困惑不解的是,为何没有一部作品是讲述一个男人背叛婚姻的伤风败俗史?为何在中外文学的人物长廊里没有一个潘金莲、包法利夫人式的恶魔男性存在?在父权制社会,女性缄默无语,被男权话语任意塑造、随心所欲地讲述,女性的生存价值标准被男性社会规范并以男性价值标准为核心,女性只有顺从的天使和背叛的恶魔两个极端,而男性妻妾成群几千年来都是合法的,拈花惹草是风流倜傥,现代一夫一妻制同样主要用来限制女性的贞操,男性在两性关系中游刃有余,永远不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学报》2015年07期
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学报

《灶神之妻》的生态女性主义解读

生态女性主义是女性解放运动和环境保护运动相结合的产物。它从性别的角度切入生态问题,主张在人与自然、男性与女性之间建立一种新型的关系,探究父权制对自然和女性所施加的双重剥削和压迫。这篇论文将以生态女性主义为方法论,对华裔美国作家谭恩美的第二部畅销小说《灶神之妻》进行深刻分析和探讨。1.反叛的女性形象《灶神之妻》主要讲述了一位受中国儒家思想深刻影响的母亲文妮在父权社会中从被奴役到觉醒到反抗的故事,解构了传统的灶神之妻的形象,使其获得了新生。在这部小说中,主人公文妮讲述了一个关于灶神的故事:一个姓张的农夫有着富裕的家境和一个非常勤劳善良的妻子,但他不懂珍惜,爱上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并娶为妾,后来还让小妾把勤劳善良的妻子赶出了家门。之后,他和爱妾不事生产,很快就挥霍光了所有的财产,变成了一个乞丐,小妾也跟别人跑了。一天,他在路边又冷又饿,晕了过去,醒来后发现,他正是被他赶出门的妻子一现在已经是一个富有的贵妇—给救了。他羞愧难当,趁妻子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齐鲁学刊》2012年06期
齐鲁学刊

生态女性主义与传统美学的反思

生态女性主义思潮兴起于西方20世纪70年代,其内部流派诸多,具体观点也不尽相同。尽管如此,“却有一条共同的主线贯穿其中,那就是,对女性的统治和对自然的统治是紧密相连、并彼此促进的”[1](P180)。那么,造成两种统治的根源又何在呢?哲学生态女性主义学派对这一问题作了深层的理论探讨。代表人物沃伦将两种统治的共同根源称为“压迫性概念框架”,主要有三个特征:一是“二元思维”,即把事物区分为彼此对立、相互排斥的两极,如男人/女人、人类/自然、理智/情感等;二是“价值等级”,即根据提前预设的道德观,“认定一类群体具有的某种价值特征使这一群体在道德上比缺乏这种价值特征的群体优越”[2],如男人优于女人、人类优于自然;三是“统治逻辑”,即以价值优劣为证据和理由,进一步论证二元中的一方统治另一方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如男人统治女人、人类统治自然。另一代表人物普鲁姆德则将两种统治的共同根源称为“二元论”逻辑。所谓的“二元论,就是指以主/从地位组织两...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