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违宪审查”相关概念之分析

违宪审查是我国宪法学界20多年来的热门研究话题,从反思现行体制到提出改革方案,从介绍国外相关制度到探讨中国模式,从概念、思想的论证到具体案件的分析,“有关‘宪法监督’或‘违宪审查’的著述,已有汗牛充栋之观。”①但其中有些人对违宪审查及其相关概念的运用不够严谨,往往将违宪审查与宪法保障、宪法监督、宪法诉讼、司法审查、宪法解释等概念交替使用,使其内涵与外延混乱不堪。②根据我国宪法学界对“违宪审查”的理解,违宪审查的含义基本可表述为:违宪审查是享有违宪审查权的国家机关,通过特定的法律程序,对某些宪法行为进行的有法律效力的审查和裁决。一、违宪审查与司法审查“违宪审查”与“司法审查”都是为了防止权力腐败而对特定权力行使结果进行的一种审查监督制度,但二者仍有一定区别。“司法审查”的主体是司法机关,审查的程序是司法程序,从这个角度看,“司法审查”只是“违宪审查”的一种(“违宪审查”还有立法机关审查和专门机关审查)。“司法审查”的内容包括两个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06年02期
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中外宪法监督制度比较分析

宪法监督体制的完善与否,事关宪法能否得到很好的贯彻实施。新世纪机遇与挑战的并存,比较中外宪法监督体制的异同,学习借鉴外国经验,取长补短,显得很有必要。一、当代世界上的宪法监督模式与分析当代世界上有三种宪法监督模式,即议会或权力机关监督模式(也叫代表机关监督模式)、普通法院监督模式、专门机关监督模式。所谓代表机关,即是立法机关或代议机关。采取这种审查形式的国家认为,对于法律、法令、行政措施是否违宪的审查权应当属于立法机关。议会代表人民,其立法权没有限制,它能制定宪法和监督宪法的实施,只有立法机关才能行使这个权力,行政和司法机关都不得行使这个权力。英国首先产生议会监督模式,它奉行议会主权即议会至上原则,奠定了议会监督的基础。而违宪审查的制度,则最早起源于美国。美国的联邦法院,主要是联邦最高法院,拥有违宪审查权,审查国会和政府的行为是否符合宪法,这是美国司法审查制度的出发点,联邦法院进行司法审查的对象包括国会通过的一切法律、法令和政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年04期
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我国宪法监督制度的完善

1我国宪法监督的现状1.1公民的宪法意识淡薄在实施宪法中,公民的宪法观念、宪法意识具有重要作用,没有牢固的宪法意识,宪法的实施就会遇到障碍,监督便无从谈起。由于我国经历了漫长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国家长期处于封建的“专制、独裁”统治之下,人们的民主意识、法制观念非常淡薄,直到今天这种情况还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宪法至上”的观念依然比较淡薄。1.2监督机关与立法机关重叠我国宪法第62条、第67条分别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负责“监督宪法的实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负责“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这虽然表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是我国宪法监督的唯一机构,但由于宪法赋予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职权十分广泛,使得该机构难以承担起监督宪法实施的实质性责任,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宪法监督工作流于形式。从法律监督机理上讲,仅以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作为监督宪法实施的唯一机构是难以达到预期目的的。这是因为,宪法监督的主要方面是对立法的合宪性进行审查,以防止立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大研究》2006年04期
人大研究

论我国宪法监督制度及其完善

目前世界上存在着三种宪法监督体制:一是立法机关或者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监督体制;二是普通法院通过违宪审查行使监督职权体制,这一监督制度肇始于美国,现有60多个国家实行这一制度;三是设立专门机关监督宪法实施,主要是设立宪法法院或者宪法委员会等审理宪法案件的监督体制。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世界各国宪法监督制度出现了三种体制跨越不同的社会制度,日益结合、相互渗透的特点和趋势。这是国际政治格局、经济格局发展的趋势以及各国的民主宪政的发展在宪法上的体现。我国的宪法监督制度经过了50多年的发展历程,随着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的发展而不断得到完善。1954年宪法规定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监督宪法实施的职权;1978年宪法规定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监督宪法和法律实施的职权;1982年宪法在1954年宪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宪法监督制度。现行宪法第六十二条第二项规定:全国人大“监督宪法的实施”;第六十七条第一项中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宪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蚌埠党校学报》2006年04期
蚌埠党校学报

中国宪法监督体制核心要素之辨析

在发达国家,宪法监督的理论和实践早已步入成熟阶段,并且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日臻完美。从目前国内情况看,宪法监督中诸如宪法诉讼、违宪审查等理论也已经进入宪法学者的视野,并已端倪初显。学者们设计出了一些具体的理论架构,也取得了一定的学术成果。但是在实践中,这些看起来很美好的理论,在功能发挥上却常常遭遇严重阻滞。主要因为存在两个方面的争议:一是监督宪法的权力来源是否合法,二是能否产生有效的监督作用。如何既确保宪法监督的合法性又能发挥其有效性成为构建中国宪法监督体制的关键。一、关于合法性问题的辨析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全国人大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如设立一个专门机构或由司法机关来审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颁布的法律,就会产生高于立法权的权力,将违反宪法。这种理论上的矛盾正是宪法法院或宪法委员会在中国建立的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根据“反多数难题”或“反多数主义”理论,少数由任命产生的法官不能纠正多数由人民选举产生的代表所制定的反映人民意志的法律。因为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经政法资讯》2005年05期
财经政法资讯

对我国宪法监督制度研究观点综述

一、我国宪法监督制度的历史发展 对于我国宪法监督制度历史发展,李忠 认为从整体来看,我国宪法监督制度的发展 呈现曲折性和进步性的总体特征。1954年宪 法作为新中国的奠基之作,由于社会主义宪 政建设的经验尚不丰富,在宪法监督制度方 面的规定是残缺不全的。1975年宪法由于受 极左思潮影响,对宪法监督制度根本未作规 定。1978年宪法虽然是在结束了“文化大革 命”之后制定的,但许多内容仍不完备。现行 宪法在1978年宪法的基础上确立了宪法的 最高性和制裁性,同建国以来任何一部宪法 相比都更为全面可行。① 罗森对我国宪法监督制度的发展分三个 阶段进行了论述,第一阶段以1954年宪法为 代表,虽然1954年宪法没有明确规定全国人 大常委会有权监督宪法的实施,但却规定全 国人大常委会拥有法律解释权。实践中,当时 的立法解释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宪法解释的 作用,因此可以说1954年宪法确立了以立法 解释为表现形式的宪法监督制度。第二阶段 以...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