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红楼梦》——黛玉的家产哪里去了

林黛玉应该有的家产一般人读《红楼梦》,都会觉得林黛玉是个寄人篱下的贫寒孤女。可是,很多研究者得出的结论截然不同:林黛玉实际上是有万贯家财的继承人,只是她的财产被伪善的贾府侵吞一尽!在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陈大康教授的新作《说红楼》里,详细分析了林黛玉父亲林如海的家境:林家是四代世袭侯爵的显赫世家,到了林如海这一代才改为科举入仕,在小说里出场时担任的是以肥缺出名的扬州巡盐御史。而且陈大康指出:《红楼梦》的作者并无意将林如海描绘为一个出污泥而不染的清官,相反,在几个重要的环节里,侧面描写了林如海深谙官场潜规则、出资帮助贪官贾雨村恢复官职。因此,林如海依靠继承的祖业以及在扬州任官的灰色收入,应该积累起巨额的家资。《红楼梦》第二十五回,王熙凤开玩笑,要给黛玉和宝玉说亲,说:“人物儿、门第配不上?根基配不上?家私配不上?那一点还玷辱了谁呢?”显然,林家应该是和贾家一样具有万贯家财的豪富之家。《红楼梦》作者交代了林如海是林家的嫡传,可是在他这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下半月)》2018年05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试论《红楼梦》的反差艺术——以林黛玉的“出场”与“退场”为例

《红楼梦》是一部经久不衰的旷世之作,关于它的创作技巧的研究成果层出不穷,且一直是学术研究的热点。脂评本《红楼梦》里直接有脂砚斋对其写作技巧的评点,“草蛇灰线”“两山对峙”“烘云托月”等提法成为一大亮点。新旧红学家也是从这部作品的人物塑造、环境描写、情节结构、语言艺术等角度展开了多角度论述。本篇论文也是采用文本细读的方法,通过对比的方式,来分析作品的反差艺术。因为黛玉是贾府中的外来人,她跟贾府中的成员之间没有太深的情感基础和恩怨纠纷,而且她孤傲不合群的性格又使他始终游离于这个大家族纷争之外,所以,透过她这面镜子,我们能更客观地观照人性。所以,顺着这个思路,笔者就以黛玉的“出场”与“退场”为例,来剖析这部作品的反差艺术的细微表现。受所论述对象的限制,笔者选取百二十回本《红楼梦》作为研读对象,希望相关言论能对前人的研究成果有所补充。为了论述方便,笔者把与林黛玉有过交集的人物分为三个不同的群体,分类标准就是他们与黛玉的心理距离的远近。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与研究》2016年30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爱《红楼梦》,为何不爱林黛玉?

中学生必读文学名著导读读者诸君一定知道有门学问计而近乎冷酷的言行——比如王林黛玉的才情秉赋、举止风度叫做“红学”,还分不同的门派,各夫人的丫鬟金钏儿自杀,王夫人心是大多数人所没有的。读者从自自的学说观点绵延至今。一位作里愧悔,宝钗从旁劝解的那些己的水准、利益、处境出发进行选家的一部作品的研究成为一门学话——读者若站在金钏亲友或者择,与其说是不喜欢她,不如说是问,这在世界文学史上大概算得绝处境相类的人的角度,会觉得宝钗不能认同她。读者如果要用林黛无仅有的事情,也证明了《红楼的话简直昧良心。再如,当众姐妹玉的眼界、尺度来衡量自己,只能梦》的伟大。的确,关于《红楼梦》一起围着贾母谈天时,宝钗是那么见出自己的愚拙、势利、粗俗。的研究汗牛充栋、浩如烟海;另一地乖觉奉承,从贾母对她的夸赞就读者如果认真不带功利地阅方面,对它的理解和阐释的可能知道她成功了。甚至有一回,“宝读《红楼梦》,会为林黛玉所折服。性,依然未有穷尽。这篇小文只能玉勾着贾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文(少年散文)》2007年01期
美文(少年散文)

由林黛玉之泪观红楼梦之泪

绛珠还愿,泪报今生。柔弱女儿,敢逆俗伦。生不逢时,惜哉悲哉。吾独怜爱,赏其清澄。《红楼梦》中有言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品红楼之味,应尽在这一“言”一“泪”之中。提起这“泪”,便可通观林黛玉的性格。我认为,黛玉的泪与众不同,是极富人物个性魅力的,其泪有根有源,也有依有据,有情有景,真挚动人,让人回味不已。人说及黛玉,遍道其多愁善感,落泪如流,所以,许多读者都不怎么欣赏这女子的悠悠愁恨之水,绵绵莹洁之泪。其实,作者早就有言在先,绛珠仙草得天地精气,修成女体,为酬谢灌溉之恩,要倾其一生眼泪来还报,此为泪之根源。虽说这泪确源得奇幻,却也应了“事出有因”之意。真所谓:此乃前世缘,今生涓流报。泪尽之说也已经预见了全书的发展必然。一是孤苦无依,寄人篱下,婚姻大事与薛宝钗比形成孤女与大家的门不当户不对的局面;第二,自铸真情,但不能自主爱情,加上体弱多病,面对风刀霜剑的日日夜夜,又何以生存下去呢?第三,树倒猢狲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卫生职业教育》2004年13期
卫生职业教育

林黛玉性格的再认识

在《红楼梦》里,作者形象地描绘了几百个人物,遍及各个阶层,其中作者着力刻画的十几个主要人物更是个性分明,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的女主人公林黛玉,便是这样一个具有典型性格的典型人物。1林黛玉性格中的幻灭意识在评论林黛玉这一形象时,人们多要谈及她的“多疑”、“小心眼儿”、“尖酸刻薄”和她的叛逆反抗等,但我们也不应忽视她性格中的另一面,就是她的幻灭意识。书中写道:“林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他想的也有个道理,他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生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故此人以为喜之时,他反以为悲。”这是林黛玉幻灭意识的一段典型剖白。对于人物聚散和花开花谢,一般的人,或者喜欢相聚和花开,或者宁愿分离和花谢,而林黛玉则两者都不是,她在相聚时就感受到分离时的伤感,花开时仿佛也看到了花谢,不愿承受分离和花谢的痛苦而在内心选择拒绝相聚和花开,因此她喜欢散,宁愿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华活页文选(教师版)》2007年06期
中华活页文选(教师版)

由《葬花词》看《红楼梦》的审美意蕴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林黛玉所吟之《葬花词》,蜚声艺林,空绝千古,是曹雪芹独具匠心的艺术创造。它是那样的脍炙人口,以至于只要说起林黛玉,就会想到“葬花”;说到“葬花”,就知是林黛玉。林黛玉和葬花结下不解之缘。因此,黛玉葬花时所吟唱的这首歌词,就构成了她整个艺术形象的光照点。《红楼梦》之哭泣其过于林黛玉,林黛玉之哭泣莫过于《葬花词》。“哭泣”是整个《红楼梦》的感情基调,贯穿在《红楼梦》的始终。那么《红楼梦》在“哭泣”什么呢?一摘泪珠见大千世界,抓住这个发光的泪珠,就可以照应全面.一、《林花润》之哭泣几对掩的段灭的哭泣《葬花词》哭泣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等价于“《红楼梦》在哭泣什么”.《红梭梦》是一部伟大的悲剧.这是世所公认的.《红楼梦》中的林黛玉之频策哭泣正是作者,雪芹哭泣的投影和心灵的映照.深入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曹雪芹不仅为贾、林两人的爱情悲剧而哭泣,更为自己的审美理想的毁灭而哭泣。在作品中曹雪芹提出了一种审美理想,而这种审美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