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抗战的呼唤——艾青《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探微

《雪落在中国土地上》是诗人艾青1937年12月28日夜间在武汉一间阴冷的屋子里写就的,后收在《北方》诗集里。《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是艾青继成名作《大堰河一我的裸姆》之后的又一篇反映中国农民和土地的力作。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沦入日寇之手,东北人民惨遭日寇铁蹄的践踏和蹂朋,中华民族陷入危急存亡之秋。但是不甘屈服和压迫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奋起抗战,东北人民组织了义勇军,在白山黑水之间与日寇浴血奋战,全国抗日呼声高涨。特别是1935年5月,红军经过艰苦卓绝的长征.胜利到达陕北之后,中国的抗日战争立即出现转机。中国共产党当年发表了震惊中外的“八·一”宣言,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团结对外,一致抗日”的正确主张。“宣言”立即得到全国各阶层人民的积极拥护和热烈响应,抗日决策深入人心。但是蒋介石集团从他们的利益出发,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主张。行动上,积极反共,消极抗日;军事上,集中兵力,大举进攻解放区。把整个东北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池州师专学报》2001年04期
池州师专学报

艾青诗作的精神取向:三种情结

在我国众多的诗人中,艾青的诗歌以深刻的主题及独特的视角在诗坛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可以说,艾青的诗歌在中国现代诗史上是继郭沫若之后自由体诗的又一座丰碑。 艾青(1910—1996),原名蒋正涵,号海澄,浙江金华人。笔名莪加、克阿、纳维等。他出身地主家庭,但因“命相”不好.生下后,被父母送往本村一农妇“大叶荷”家寄养,这使他自小就感染了农民的纯朴。19岁时,艾青赴法留学,专攻绘画艺术,并开始写诗。1932年回国后,因“颠覆政府”罪被捕入狱。自艾青在狱中创作了(大堰河——我的保姆)一举成名后,诗作一发不可收,著有(大堰河、(北方)、、、‘春天等诗集。 艾青的诗作,一方面吸收了西方诗歌艺术的精华。具有现代诗特色;另一方面深深根植于民族的土壤,表现出革命浪漫主义诗风和革命现实主义本色。经过艾青的苦心经营,弥漫在他诗歌中的土地情结、阳光情结、宗教情结,无疑体现了其诗作的精神取向。 【一)土地情结 在艾青的诗中,以土地系列物象——中国、土地、...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方论坛.青岛大学学报》2001年03期
东方论坛.青岛大学学报

爱与哀:艾青诗歌的悲悯情怀

艾青的诗之所以兢力永驻,究其根本原因在于他诗中渗透的悲悯情怀。这种饱含着爱与哀的悲悯情杯使艾青的诗歌境界得到升华,使他超越了他的时代和意识形态的局限。这也是艾青诗歌贯穿始终的主基调,是艾青的诗独有的一种特别迷人的调子。 悲悯的核心是爱与哀 艾青有两句让人读过之后就再也不会忘记的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爱这土地》严这两句诗生动地刻画了诗人自己的形象,也概括了艾青诗歌的主基调:悲悯情怀。 因为爱得深沉才会如此忧伤。爱与哀——是艾青诗歌中的悲悯情怀的两极一体的核心:哀是其表,爱是其里。由哀而爱,愈爱愈哀。艾青的爱实质上是一种博爱。土地和人民是他所最爱。艾青的爱国主义决不是慷慨激昂的,热烈乐观的,而是包含着深深的悲哀和伤痛。与郭沫若诗歌中狂放不羁的乐观的抒情主人公相比,艾青的诗歌中的自我抒清形象是个含着泪水的悲剧人物。唯其忧伤而匝得特别深沉,特别感人。由此也形成了艾青诗歌特有的迷人的调子。 《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黔南民族师范学院学报》2001年01期
黔南民族师范学院学报

这透明缘自“对世界之苍白的凝视”──艾青和他的《透明的夜》

关于新诗,请先看艾青曾说过的一段话: “目前中国新诗的主流,是以自由的、素朴的语言,加上明显的节奏和大致相近的脚韵,作为形式;内容则以丰富的现实的紧密而深刻的观照,冲荡了一切个人病弱的唏嘘,与对于世界白的凝视。” 说这话时,艾青已成为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最受欢迎的诗人之一。这段话包含着他对中国新诗发展道路的严肃思考。而这思考的结果,仍然体现了中国新文学的启蒙传统(至少就这里的表述而言),却也还有值得深究的地方那“一切个人病弱的唏嘘”固不可取,更不宜倡扬,但那“对于世界之苍白的凝视,却是不该一般地斥之即弃的,它是不可能一下子完全摒弃得了的;倒是应该思考一下:那凝视何以会”苍白“?因为文艺创作根本上是个人性的事,没有个人对于世界的切身观照,即对于世界的一种凝视,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文艺作家诞生,从头考察艾青的创作生涯,我们会发现,如果没有那虽则嫌显”苍白“的对于世界之凝视,就不会有《大堰河》集,就不会有诗人艾青。作为《大堰河》集中的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06期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试论艾青诗的宗教意识

一、诗歌意象与基督教提起艾青的诗 ,人们就会联想到他笔下阴郁的氛围 ,土色的苦难与忧郁 ,以及金色的太阳意象。应该说这些诗评准确把握了艾青诗的审美风格。但这些并不是个性意识极强的艾青所独有的意象与风格。描写乡村的苦难 ,有同样受象征派诗风影响的臧克家 ,而作为光明象征的太阳意象早在郭沫若的诗歌中就屡见不鲜了。认真解读艾青的诗作 ,便会发现艾青的诗中有一条贯串其诗歌创作的内在线索 ,即其诗中所表现出的宗教意识。艾青诗中对忧郁与苦难的体验方式与表达方式 ,都明显受西方基督教文化的影响。不用寻找艾青生平传记中有关艾青受洗加入基督教的记载 ,只须认真阅读艾青的诗作 ,我们便会看到艾青诗中频繁出现的宗教词汇及宗教故事。在其第一部诗《大堰河》中就有一篇长篇叙事诗《一个拿撒勒人的死》 ,直接以反抗异族人统治的耶稣为抒情主人公。这首长诗受到当时七月派的领袖人物———胡风的高度评价 ,并准确地评价了蕴含在诗中的宗教意识 :博大的人类之爱与为同胞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南民族职业学院学报》2008年02期
湖南民族职业学院学报

归来与歌唱——读艾青的《归来的歌》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艾青回来了!艾青还活着!“我们找了你二十年,我们等你等了二十年……”热爱艾青的人们,看到艾青的突然出现,感到万分惊喜,大家奔走相告,迅速传递着这一神奇的消息。艾青依然是艾青,“一辈子不知摔了多少跤。摔倒了自己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土就完了。我即使一边流血,一边还笑着——”他依然吹着芦笛,吹出的是一曲曲《归来的歌》。拿过“火把”的手,如今擎着“红旗”。他还是那样的乐观,也还是那样的达观。1933年1月,二十三岁的艾青在狱中,看着那纷纷扬扬的大雪,想起曾用乳汁养育他的保姆,不禁激情满怀,他唱出第一首歌《大堰河——我的保姆》。从此,诗歌作为纽带,把他和他的祖国与人民的命运紧紧联结在一起,一发而不能收。在国统区,他哀伤地歌唱着苦难的祖国,写出了这样的诗句:中国,我的在没有灯光的晚上所写的无力的诗句能给你些许温暖么?诗人高举“火把”,在雪地里,寻找着“太阳”。而真正找到“太阳”是在1942年5月,他参加了著名的“延安文艺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