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现当代文学女性形象的原罪意识

“两千年父与子的权利循环中,女性是有生命而无历史 的”,川当人类进入父系社会,在这由男性控制的舞台上,就 不停地上演着女性在传统强压下的悲剧。辛亥革命和五四新 文化运动标志着我国历史上自父系秩序建立以来第一个绝 无仅有的就父时代,在历史翻覆中将女性群体从社会文化看 不见的深处裹挟而出浮出了历史地表。女性文学是一种社会 存在,它与人类文化同缘,历史在发展,社会在进步,随着文 明程度的提高,女性文学发展至今已蔚为壮观,女性形象也 越发的自信独立和个性解放,然而,历史的沉积是何其深厚, 她们依然在女性“原罪意识”的侄桔中苦苦挣扎。 五四新文化运动掀起了颠覆封建礼教秩序的浪潮,时代 的波动赋予了文学新的生命,新女性们对作为“人”的尊严、 价值的呼喊和对事业、爱情的追求使女性文学达到了新境 界,伴着历史的脚步,女作家们冷静客观地审视着人类和社 会,探讨着女性的精神解放和生存状态,寻求女性的独立价 值与人格尊严.女性文学一片星河灿烂,冰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04期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五四”知识分子“原罪”意识批判——从诗歌中“人力车夫”形象谈起

“原罪”意识根植于“五四”一代知识分子的灵魂深处。它不仅直接影响到整个现代文学的格局与风貌,而且关系到其后数代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角色扮演。“原罪”本源于基督教义,认为亚当与夏娃违背上帝禁令偷吃禁果,始有善恶之辨、羞耻之感,因而受上帝责罚,被逐出伊甸园。每个人从其呱呱坠地之始就背负起人类始祖所犯的罪孽,整个人生历程就是漫漫的赎罪之旅。这种与生俱来的负罪感却成为“五四”知识分子长期难以挣脱的梦魇。与基督教义所不同的是,中国知识分子所犯的“原罪”是俗世的,是要向劳工群众赎罪,而不是先验先知的上帝;但却同样显现出宗教般的虔诚、执着与热忱。这在“五四”前后的“人力车夫”文学,特别是诗歌创作中得到突出体现。一、思想启蒙与自我质疑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人力车由日本引入中国,迅速风靡大中城市,一度被视为现代都市文明的标志,黄遵宪曾在诗中对此东洋车具大加赞赏。1910年吾庐孺在《京华慷慨竹枝词》中始以士大夫的悲悯情怀对人力车予以人道主义关怀:“短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淮北煤炭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4期
淮北煤炭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对中国民营企业“原罪”问题的思考

“原罪”(original sin)是一个神学概念,源自基督教的 传说,它是指西方传说中人类祖先亚当和夏娃犯下的罪 行,以及由之而来的亚当和夏娃的后裔—人类生而俱 来的、洗脱不掉的“罪行”。中国的民营企业怎么也犯下 “原罪”呢?他们的“原罪”是什么?我们该如何认识、处理 这一问题? 一、中国民营企业“原罪”问题的提出及其争论 (一)问题的提出 中国民营企业是在我国体制转轨时期开始发展的。 在这一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出于企业生存、发展的需要, 相当多民营企业在创业过程都存在着这样那样问题,出 现许多违背当时的法律、制度但又有一定的合理性并具 普遍性的企业行为。这些问题的存在,为企业的健康发展 埋下了隐患,甚至成为一些企业挥之不去的阴影。近些年 来,中国大陆一些知名民营企业家相继因涉嫌违法而“出 事”,如仰融事件、周正毅事件、杨斌事件等。这些事件的 发生,引起了舆论界对民营企业“原罪”问题的思考和探 讨,经济学界也泛起一股颇为时髦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重庆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5年03期
重庆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与“原罪”意识——从不同历史阶段进行梳理

在翻阅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知识分子生平传略时,我时常 被一个问题所困惑:为什么在抗战期间,在解放战争期间,在两 段这么艰难的道路上,中国的知识分子们能保持自己的精神自 由,思想独立,能凭着自己的良知与头脑,挥舞着批判的宝剑,向 那黑暗的不合理的没有自由的社会开战。然而就是这么一群勇 士,在新中国成立后的文化大革命中,丢掉了手中的独立“批判” 宝剑,这种现象在今天的我们看来实在是愚不可及,痛不可及, 我们不禁要问:同样一颗头脑,为何前后的差别这么大?这恐怕 不能仅仅只用政治环境压力来解释,我们必须返回他们自身,从 他们的精神根源处寻找答案。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让我们首先回 到中国现代知识分子诞生的那个时期。 “知识分子”一词在中国近代以前是没有的,它的起源应追 溯到西方。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一词有两个基本来源。一是 来源于19世纪的俄国,当时的俄国贵族在西方现代文明的冲击 下,对自己所处的黑暗社会产生了强烈的琉离感和背叛意识,由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诗歌》2018年05期
中国诗歌

原罪

我有不可饶恕的罪—-我爱过一个人,并且还一直爱着你饶不饶恕我,一点用处也没有因为,你改变不了什么我走在我一个人的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小说》2018年06期
当代小说

原罪与本罪

原罪一词来自基督教的传说,它是指人类生而俱来的、洗脱不掉的“罪行”。圣经中讲:人有两种罪——原罪与本罪,原罪是始祖犯罪所遗留的罪性与恶根,本罪是各人生所犯的罪。“原罪”被认为是人思想与行为上犯罪的根源,是各种罪恶滋生的根,会把人引向罪恶的深渊,又是使人难以自拔的原因。鲁迅先生一生竭力奔走呼喊,想要消灭的“国民劣根性”就是属于那个时代每一个人均有的“原罪”。原罪是扎根在人身体上的病毒,是懦弱、虚伪、贪婪……我们每一分每一秒都要为之警惕,用道德束缚它,用法律压制它,但是它就是这样的肆无忌惮,是漂浮在空气中成千上万颗沙子,小到能眯住你的眼睛,大到像沙尘暴一样吞噬、毁灭你的人生。徐衎《仙》,《上海文学》2018年第4期。“我们都不在人间了。”作者为什么要让两位主人公说这样的话?一位是追逐名利的“女导演”,一位是看似失足的女推拿师“飞飞”,小说讲述了在寒冷的除夕夜里,属于她们两个人的拍摄日常。两位女主人公都渴望着这个社会的认同,“女导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